狂魔

第8回 叫什么

四十三 叫什么

殿内司马空和徐正甫等人都已坐好,柱子向他们一一施礼,垂手站在了一旁。

司马空上下打量打量柱子,只见他双目精光烁烁,步履轻盈,显然内法已有相当的修为。

柱子偷眼看去,司马空鬓角已生华发,而徐正甫脸上依然缺少血色,不知是否旧伤未愈,还是另有他因。

马万冲首先开口道:“柱子,你面壁三年,可有何感悟?”

“意驱法,法御剑,招为虚,气为实

。”柱子道。

“这是谁告诉你的?”司马空眼中精光一闪道。

“禀掌门,是当年吴尘飞吴师伯教的。”

“好。”马万冲道:“想罢你这三年来也没有荒废武功,你虹光剑法练的怎么样了?”

“禀师叔。原本练到第二十三招,可是最近只记着七八招了。”柱子道。

“呵。”马万冲干咳了一声转题道:“我不是问你武功,我问你可想明白为何让你面壁三年了吗?”

“弟子明白。”柱子道:“弟子当年不该和邪教妖女做那种事,更不该……”他说着看看徐正甫,他不是说不下去了,而是实在不知道自己不该做什么?不该救徐师姐吗?

而司马空等人看他看看徐正甫,理解的却是另一方面的意思。

“好,你即已悔悟,今日便可回天权堂。明日中阵选拔赛将开始。”司马空说着看看柱子心道他连虹光剑法忘的只剩下七八招了,这三年必定偷懒,没有练功,于是道:“你……你也不必参加了。”

柱子一愣,正欲告辞离开,忽听门外一人高声道: “他为何不能参赛。”

司马空等人闻声连忙起身,此时门外走进一青年,锦衣华服,虽然年纪较小,但是二目中放出精光,而且气度不凡,很有大家之气。他进门朝司马空抱拳道:“参见掌门师侄。”

司马空等也连忙还礼道:“参见师叔。”

柱子见状想笑,马万冲低声喝道:“还不参见你江师叔祖。”

柱子连忙施礼。

来人正是高出司马空一辈的江小贝,他上下打量几眼柱子,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原来自他到天权堂后,因他辈分太高,所以天权堂目前事务,都由他管理。他原本管理着半个鑫瑞钱庄的业务往来,一个小小的、只有五个人的天权堂对他来说简直不算什么。于是他在捋顺堂内事务之后,便将做饭之事,从堂内剥离了出去

。而且他发现因为天权堂没有师父,所以在派中一些事情上说不上话,于是他便以长辈的身份,处处为天权堂争利益。今日初八,他本想去御剑飞行的比赛那里搀和一下的,可是冯不凡告诉他柱子被掌门叫走了,于是连忙赶了过来,正好听到司马空说不让柱子参赛,心中大大的不悦,于是高声道:“他为何不能参赛?”

“师叔,柱子的虹光剑法现在只会七八式,如此水平参加选拔赛出不出线不要紧,若是被其它师兄弟伤到了可是不好了。”司马空道。

“错错错。”江小贝道:“他剑法虽然只会七八式,可他当年只会三式时便能达到一虹境界,却是何解?”

“这……”司马空想说是蒙的,可是身为掌门,这种话是说不出口的。

“既然如此,我们天权堂便是四个参赛名额,我、不凡、大宝和柱子。柱子,明日你到开阳堂领取比赛用品。掌门师侄,各位师侄,告辞了。”

江小贝说着带柱子向天枢殿外走去,看着江小贝的背影,柱子不禁有些感激。突然徐正甫笑道:“江师叔留步。”

“徐首座,你也不想让柱子参赛吗?”江小贝道。

“江师叔,老夫不是此意。只是柱子面壁三年,进去时还是个小孩子,如今已长成了一个一表人才的青年,而且派中之人大半都不知有柱子此人。”

江小贝眼珠一转,已大概感觉出了徐正甫的意思,于是点头道:“请徐首座继续说下去。”

徐正甫微微一笑道:“我们只是叫你柱子,却不知你大号如何称呼?”

“禀徐师伯,柱子便是大号。”柱子道。

“哈哈。”徐正甫又笑道:“如此便有些不妥。若是将来柱子在江湖中扬名立万,柱子这个名字似乎有些不够响亮。”

江小贝此时已听明白了徐正甫的意思,心道柱子被罚面壁三年,必定是犯了极大的错,此时趁着相貌与三年前有了大变,如果再改个名字,便可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禀掌门,我是米店李掌柜捡回的,他从小便叫我柱子

。”

“这样不好呀。”徐正甫接口道:“日后称你们少侠大侠的,总是要带上大号的,柱子只是小名,我看要给你取个大名的。”

薛不才在旁接口道:“柱子少侠,不好听不好听。”

江小贝道,“对了柱子,你姓什么?”

“我……我没有姓。”柱子道。

“啊,那你打算姓什么呀?”江小贝接着道,此时徐正甫看出江小贝明白了他的用意,于是笑着坐了下来,看年轻人的了。

“我也不知道。”

“谁会背《百家姓》,给他背背。”江小贝说完看着众人,大家都不啃声,于是他自己清清嗓子道,“我给你背下,你自己挑个喜欢的姓。听好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咳!”徐正甫干咳了一声打断道:“江师叔,这好像是《三字经》吧。”

“啊,背错了。”

“柱子,你既然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当然就不知姓什么。那么你想想有没有特别敬重之人,你便姓了他的姓也可以。”司马空道。

“不错,是个好主意。”

柱子想了想,摸摸怀中吴尘飞传给他的内功心法,又想起那日他与司马天的豪情一战,于是道:“有两位前辈,我十分敬佩。一位是忍辱负重的吴尘飞师伯,另一位是练成虹光十字剑招的司马天师叔。”

“不错,两人一人厚德载物、一人武功超群。那你便分别取了他们的姓和名,从现在起,你的名字就叫――吴天。”

“吴天。”柱子默念着,“我终于有名字了。谢谢掌门、谢谢师伯。”

“柱……不吴天师弟,恭喜了。”薛不才道。

“好。从今起,虹光派再没有柱子此人,只有天权堂的吴天。”徐正甫道。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四十三 叫什么)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