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9回 比赛吧

四十四 比赛吧

江小贝带着吴天从天枢殿向外走去。

“吴天,你可知徐首座为何给你改名吗?”江小贝看吴天似乎未能明白其中的玄妙,于是问道。

吴天心中只明白了几分,但是说不清楚,于是道:“不知,还请师叔祖指点。”

江小贝转过身来盯着吴天,目光烁烁道:“过去的柱子和他做的那些事情已经烟消云散,如今虹光派天权堂没有柱子,只有吴天。”

吴天看着江小贝愣了片刻,终于明白了徐正甫的良苦用心。且不论自己与徐若琪到底发生过什么,徐若琪成了今日的样子,毕竟与己有关。而作为徐若琪父亲、同时又是派内首座的徐正甫,此时让他重新做人,便是原谅了他的过去。吴天想着,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对着江小贝一躬到地:“多谢师叔祖。”

“谢我做什么。”江小贝随即恢复了顽皮的表情道:“吴天,御剑飞行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整天听冯师兄说你法力了得,你不妨也去搀和一把。我已和郑桐和林强打了赌,赌你今天夺冠的。”

“啊!”吴天一惊,“师叔祖,我连不凡都飞不过,怎么能和派中的高手比呢。”

“哈哈哈。”突然二人身后传来一阵的笑声,薛不才走了过来。

“薛师兄。”吴天抱拳道。

薛不才点点头,朝江小贝抱下拳。“吴师弟,据闻你三年来内法精进,你怎么也要回天权峰,正好趁此机会露上一手,也让愚兄见识一下。”薛不才说着,揽住吴天的肩膀走了出来。

天枢殿外杜大宝、冯不凡等人正焦急的等待,看见他们出来连忙围了上来,可是还没等他们开口,江小贝高声道;“几位,刚才掌门和徐首座已给他起了新名字,从今后以后,咱们要叫他吴天了。”

众人愣了片刻,有的明白了其中的用意,有的不明白

。但是见到吴天出关都十分的高兴,拉着手、揽着肩的问长问短。

“御剑飞行比赛就要开始了,你们二人先回天权峰。”江小贝对郑桐和林强道,“别忘了咱们下的注。”

“哈哈,忘不了。江帅叔祖,你今日必输无疑,我们要捞回输给你的银子了。”郑桐笑道。

江小贝微微一笑,心道:那可未必。

“柱……吴天师弟,我们向回天权峰等候大家。”郑桐说着,与林强御剑而起。

“呀。”看着二人飞走,吴天叹道:“三年不见,大家的法力都精进了。”

思过峰通往天权峰的吊桥前已挤满了人。不知何时,有好事者已在吊桥旁划上了一条长长的白线,作为起飞之线。前排的众人祭出了剑,准备出发了。

大家看到江小贝和薛不才来了,连忙让开了一条路,让他们走到了前排。

“江师叔祖。”前排的十来人向江小贝抱拳道。

吴天一眼扫去,这十来人中竟然有一半的面孔没有见过。而自己原本熟悉的秦弄玉、李玦,三年不见身材也魁梧了不少,因为马上就要比赛,几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名之气,显然这三年来大家都没有闲着,内法大有长进了。

吴天正要上前给大家打招呼,江小贝拦住了他,对众人朗声道:“众位,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天权堂的吴天,今日便是要与大家争个冠军,我已下了重注在他身上。”

吴天听了一阵的紧张,对江小贝低声道:“师叔祖,我不行的。别下重注呀。”

江小贝笑笑道:“也不算太重,只是想把赢郑桐他们的银子输还给他们。”

“哦。”吴天放心了许多,“一百两呀。”

“不,一千两。”江小贝道。

“呀,这么多。您不赢了他们一人五十两吗?”

“哈哈哈

。”江小贝笑道:“那是两年前了,如今已过去两年,他们连剑都输给我了,现在是我暂借给他们用的。”

吴天倒吸一口凉气,心道我今日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夺冠的。转而一想,自己笑了。凭自己的能力如何能胜的了虹光三杰和那么多的高手,我只需全力而为,看看自己和他们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吧。

“师叔祖,快要开始了,准备吧。”冯不凡刚才胜了吴天,此时心中高兴,念动法诀,琅琊剑腾空而起,剑上芒闪烁,冯不凡一跃而上,旁边众人也纷纷上剑。

吴天点点头,拿出了菜刀,念动法诀,菜刀上生出四尺白芒,周围之人被这剑气一荡,各自剑上的光芒居然都收缩回去三分,被逼的旁飞半尺,似有敬畏之意。前排几人心中大惊,特别是秦弄玉此刻上下打量几眼吴天,觉着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东方,太阳的第一道光芒照射到了最高的天枢殿,晨钟马上就要撞响了。于是江小贝退开几步,大叫道:“大家准备。”

前排之人听罢纷纷催动法力。后退的弟子们法力稍浅,不敢御剑悬空,只是准备祭起宝剑。只此一项,便看出了差距。

冯不凡已站到了剑上,可是旁边的吴天愣愣的看着脚下剑,若有所思。把自己当成一柄剑,那么腿脚便是剑柄,身体便是剑身,何为剑锋呢?难道十以剑为锋?

“师叔祖,集中精神呀,马上开始了。”冯不凡急道。

他这一说,打断了吴天的思路,于是他渐渐的将法力催至极限。菜刀的白芒不停的闪烁,旁边之人都感觉到了压迫之力,冯不凡向旁边移开一点。大家一惊,心道这位吴天果然高人,单是这剑气,在场的便无人能比。而且他手中这件宝物形状特殊,似剑非剑,使刀非刀,不知是从何处得来。于是大家只好强催内法,顿时间剑气飞舞,在吊桥前吹起一阵阵的旋风,小块的石头带被卷起。后排那些修为稍浅的弟子已无法招架,纷纷后退。

“当。”天枢峰上传来的一声钟响,大家如离弦之箭,飞了出去。

等烟雾散开一些,后排的弟子们想起飞之时,前排的十来人已飞过了小半。

“好。果然厉害。”江小贝喜道,御剑飞起,追了过去。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四十四 比赛吧)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