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10回 一盆花

第一暴后狂君

吴天只道自己领先不了,于是闭上眼睛,不断的催动内力,体内的魔彩珠似乎也受了影响,散发出丝丝的凉意,吴天顿感胸中一畅,脚下菜刀的剑芒再涨一尺。

这下可苦了旁边之人。原本吴天菜刀的剑气便对他们产生了一股压迫之感,此时魔彩珠再一发威,那股压迫力突然大了几倍。于是众人纷纷让开,等吴天睁开眼时,发现前面已没有人了。

“呀!”吴天惊出了声,心道自己只顾猛飞,莫非是飞错了方向。可是朝前看去,前方就是天权峰,方向没错。就在他略一迟疑之间,后面已有五六人接近了自己

。吴天连忙凝神静气,催法飞行。

忽然,一团的白雾不知从何起,挡在了众人面前。雾中传来几声鹤鸣,突然白雾一散,那只巨鹤挡在了吴天的身前。

“呀!”吴天惊叫一声,连忙减速,但是速度太快,眼见就要撞到巨鹤的身上。

那只巨鹤一声的长鸣,巨翅一扇,一股巨风飞来,柱子连同身后之人纷纷停了下来。

大家面面相觑,竞速多年,这巨鹤从来没有出现过,今日不知为何。

“鹤,鹤前辈。”吴天在剑上抱拳道。

巨鹤一声的长鸣,侧头盯着吴天脚下的菜刀,突然展翅冲来。

“啊!”众人一惊,连忙御剑四散。巨鹤不依不饶,紧追吴天。吴天大惊,只顾逃命。

其他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住了,根本忘记了比赛之事,纷纷御剑追上,看看巨鹤到底要做什么。

江小贝双脚落到天权峰上之时,郑桐和林强的脸都要绿了。原来他们与江小贝打的赌并不是吴天赢,而是江小贝赢。那二人好赌,但却不是江小贝的对手,两年多来已合计输了千余两的银子,江小贝看着于心不忍,于是此次打赌想一并把银子输给他们,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江小贝等众人出发后,就追了过来。可是突然出现了一片的白雾,等白雾散去之时,前面人都已不见。于是江小贝加速飞回到了天权峰,发觉自己居然是第一个飞到的。

“师叔祖,你必定又使诈。”郑桐颤声道。

“他们还没有到吗?”江小贝奇道。

“呵呵。”林强冷笑两声道:“师叔祖,你贵为钱庄少庄主,却为这千八百两银子,给我们使诈。你又把他们骗到什么地方去了?”

“没有呀,这次真的没有。”江小贝委屈道。

吴天根本飞不过巨鹤,片刻之间便被追上。巨鹤张口向他脚下的菜刀啄来,吴无处可躲,下意识的拿起血剑挡在身前。血剑上血芒一闪,巨鹤的身形突然停下,眼中露出恐惧之色。一声的哀鸣,盘旋两圈终于飞走了

“师弟,发生什么事情了?”薛不才赶到后问道。

“我也不知道。”吴天道。

其他人也纷纷赶到,看着柱子手中的玄铁黑剑,只觉寒气逼人,吴天连忙收起。

“无事便好,咱们先回天权峰用饭吧。”薛不才道。

秦弄玉一路之上不停的打量着吴天,回到天权峰之时,他突然在吴天的身后叫道:“柱子。”

“哎。”吴天下意识的答应一声,转回头时,看到了秦弄玉冰冷的眼神。

“果然是你这斯。”秦弄玉说着,一剑刺来。空中闪过一道五色的彩虹,罩向吴天。

“不可。”旁边的薛不才手疾,同意祭起一道五色的彩虹,为吴天挡下一剑。

“薛不才,你别拦着我,今天我要结果了他。”秦弄玉怒道。

薛不才见旁边的李玦也凑了过来,心道若是一人发飙我尚能应付,若是此二人同时出招,便不好对付了。于是沉声道:“秦弄玉,你要在这众人面前说那些事情吗?”

秦弄玉祭起的剑一顿,终于垂了下去。是呀,派中无几人知道当年之事,此时若是说破了,师父的脸面往哪里放?徐师妹更无脸出来见人了。想着狠狠的瞪了吴天一眼,转身向天枢峰飞去。

薛不才见李玦也停了下来,连忙对向这里投来目光的众人道:“无事无事,只是有些误会。大家吃饭去吧。”

虽然天权堂不负责做饭之事了,但是厨房依然设在天权峰上。因为此处正好为七峰的中间,而且不像其他堂那样人满为患。

这一顿饭,吃得有些沉闷。本来天权堂的郑桐和林强因为吴天出关,要好好的热闹一番的,可是一下子又欠了江小贝一千两银子,二人连死的心都有了。吴天本来十分的高兴,可是有了刚才秦弄玉之事,使他自己感觉始终还是个罪人。虽然改了名,换了姓。杜大宝和冯不凡的都是寡言之人,看着大家不高兴,于是更加的沉默了。

幸好还有江小贝,他先免了郑桐和林强的债,然后三言两语的逗的饭堂之人哈哈大笑,有人连饭都喷出来了

。渐渐的吴天的心情也放松了起来,他羡慕的看着江小贝,如此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的号召力。有此人在,天权堂便有出头之日了。吴天想着朝中间的那张桌子看看。那里原本是掌门师叔和五位首座以及江小贝的地方,如今江小贝坐到天权堂这边,而掌门和几位首座都没有到。

第二天便要开始中阵选拔赛了。虹光派向来重视中阵,因为中阵的七人,将来大部分都要成为各堂的首座甚至掌门。而且一旦入得中阵,身份和地位便与其他弟子不同,会有好多的机会在江湖上抛头露面。所有几位首脑,还有许多事情要商量的。

转眼已到第二天,是选拔赛开始的日子,奇怪的是并没有通知参赛选手集合,而是让各堂派人去开阳堂取东西。

跑腿的事当然是要晚辈干的。可是等冯不凡从开阳堂取回比赛用品时,大家都傻了。

本以为是比赛服、规则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冯不凡抱回来四个花盆。

“你没有抱错吧?”江小贝问道。

“当然没有!”在自己堂中,年纪又都差不多,所以大家没有那么多规矩。

“那这是干什么用的?”江小贝问道。

“薛师叔祖发花盆的时候说了,本次比赛以主要是以较量法力高低,每个花盆中各撒下了一粒太阳花的种子,此花需要每日用法力催发,才能生长。也就是说谁的法力高,谁的花长的大。”

“啊,居然是这样。”江小贝说着,挑了一盆土最多的,跑到一旁施法去了。

随后杜大宝也随便的拿了一盆,最后只剩下吴天和冯不凡的了。

“师叔祖,你先挑。”冯不凡道。

“不用,你挑剩下是我的。”吴天本来对比赛也没抱多大的希望。

“还有一点,开阳堂的薛师叔祖说了,这花只能以一人的内法催动,大家靠的太近就会干扰,不但花不会长,还可能死去。”冯不凡补充道:“七日后交花。”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四十五 一盆花)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