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二回抢亲去

十二回 抢亲去

“吴天师弟,吴天师弟。”杜大宝叫着。

“大宝,当年吴天究竟犯了什么错?竟罚他面壁三年。”江小贝问道。

杜大宝摇摇头,不能说。

“看来是事关重大了。”江小贝不便再多问,突然咬呀道:“吴天不能弃权,一定要比,还要出线。气气这几个老杂毛。”

众人皆惊。

“咱们如此如此……”江小贝的少庄主脾气上来了,他眼珠一转,想出了主意,低声给大家低声说着什么,杜大宝、郑桐听的目瞪口呆,冯不凡则露出了笑脸。

吴天离开天权堂没多久,一个黄衣少女便来到天权堂,她看着吴天背影,想叫住他,终于还是没有开口,转进了天权堂。

“参见师叔祖。”黄衣少女给江小贝见礼道。

“好,你有何事。”江小贝忙直膛,拿出长辈的架子。

“晚辈摇光堂林燕,奉师之名请师叔祖到摇光堂喝喜酒。”林燕道。

“喜酒?有人成亲吗?”

“是的,本堂一位师妹今成婚。”

走出天权堂,吴天心中一股悲愤之气。他想到了小英子,想到了徐若琪,还想到了逍遥仙子,还有对他有半师之恩的吴尘飞。

若是独眼前辈遇到这事,他会怎么做?他为让师弟回心转意,竟与司马天互换份,让自己的名字在江湖上臭名昭著,被人叫做叛徒。他这又是为了什么。

吴天想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走了多远。等他抬头看时,发觉竟走到了玉衡堂门外,愣了片刻想转离开,恰巧陈鹏从玉衡堂中出来,上下打量着他。

“柱……吴天师弟,真的是你吗?”陈鹏喜道。

“呵呵,陈师兄。”吴天道。

“三年不见了。”陈鹏拉着吴天的手道。“你是要去摇光堂吗?今天那里办喜事。”

“我不去,随便走走。”吴天说着要转,又问道:“办谁的喜事?”

“你不知道吗?你居然不知道!”陈鹏道。

“不知道什么?”

“今天是和你一起上山的英子师妹成亲之。掌门和各堂首座都被请去喝喜酒了。”陈鹏道。

“她要成亲……”吴天整个人僵在那里。

“她嫁给了云下镇米店的掌柜,这个时候该入洞房了。”陈鹏道。

“洞房在山下?”吴天道。

“当然是米店了。”陈鹏刚说了一半,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吴天不见了。

吴天全力催动血剑,向山下飞去……

云下镇,李家米店里依旧灯火通明,酒宴未散。

这里吴天是轻车熟路,他来到后门,翻墙而入,直奔新房,原来老掌柜的卧室。

新房之中两根红烛流泪,小英子盖着盖头坐在上。

吴天推门而入,小英子的子一震。吴天走过去一把抓住小英子的双手,小英子觉出来人不对,剑于是喝道:“你是谁?”同时念动剑诀,旁边一柄钢剑飞起。

吴天掀开小英子的盖头。小英子的脸上,还带着泪痕。

小英子先是一惊,但她渐渐的认出了眼前之人,“当啷啷”钢剑掉到了地上。“柱子。你怎么来了。”小英子想甩开吴天的手,可是吴天抓的很紧。

“你为何要成亲,为何成亲。”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况且我已少掌柜早有婚姻之约。”小英子道。

“你胡说,我在米店十几年,我怎不知你们有婚姻之约。”

“定亲之时我们尚为出生,更别提你了。”小英子甩开吴天的手,突然正色道,“柱子兄弟,想要喝酒请到前堂,这里是新房,外人不便乱闯的。”

“外人?我是外人吗。英子姐你别骗自己了,快跟我回山向掌门禀明,退了这门亲事,咱们成亲,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一辈子?你和逍遥仙子在内洞时你想过这句话吗?你救徐师姐时想过这句话吗?”小英子道。

“我当已中逍遥散,神志不清,况且逍遥仙子惑男人采阳补江湖上闻名,我当年区一个少年,又怎抵抗的了。至于徐师姐,我未与她发生**之欢,只是为了救她,将真气伸入到了她的体内。”

小英子边听边摇头,眼泪流了下来。

“你不信我说的吗?你不信吗?”吴天急道。

“一切都晚了,我即与人拜堂,便是**。你说的是真是假,都与我无关了。”

“怎会与你无关,你若不信我之言,咱们现在便上山找徐师姐当面对质。”吴天说的就要拉小英子起来。

小英子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一把甩开他的手哭道:“徐师姐,徐师姐。妄你叫她怎么亲,我信你又有何用,她未将那天之事向掌门禀明,只念着她的秦师兄不理她,结果害你面壁三年。我一直在恨,当年为何不是我中了逍遥散呢。”小英子说着坐到在地,大哭起来。吴天过去将她揽在怀里,不知该说什么。

前堂众人听到哭声,忙过来查看。

“什么人?”少掌柜冲进来道。

“走。”吴天袖子一甩将洞房内烛火打灭,抱起小英子跳了出去。

“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今找徐若琪将当之事讲清楚。我一直以为是我害了她,如今你这一说却是她害了我,也害了你。”吴天说着在小英子脸上一亲,祭出菜刀,凭空而起,直飞碧云山。

小英子爬在他的怀里,哭泣声渐渐的小了。

“今我终于明白我做错什么了,我不应找逍遥仙子解毒,我也不该救徐若琪。”吴天道。

小英子没有说话,她轻搂着吴天的脖子,靠着他宽大的肩膀,脸红了。

三年,吴天已长成了高大帅气的少年,小英子在他怀里,显的弱纤美。

“剑来。”吴天飞过天权堂时高喝一声,玄铁黑剑闻声而出,飞在吴天侧跟随。

片刻之后,便到了藏剑峰,吴天怀里的小英子突然扭动几下子,叹了口气道:“这么快就到了。”

吴天收住剑气,抱着小英子落在藏剑阁外一块巨石之后。他轻声道:“当年之错,今来补,现在就让你帮我解三年未解之毒。”他说在把小英子压在下,小英子满脸羞,“不管他掌门如何处罚,我先与你做了真正夫妻再说。”他说着就要解小英子的衣服。却听空中有破空之音,一人御剑而至,竟是李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