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三回玉玦斗

十三回 玉玦斗

狂魔103, 十三回 玉玦斗

“秦弄玉,你好不知耻,明日才是月圆之夜,你今日就到,却是何意本内容为狂魔103章节文字内容。”李玦说着,不停的在四周找着秦弄玉。找了一圈不见人影,不禁“咦”了一声。

天空又有破空之声,又一人御剑而至,看到李玦大骂道:“李玦,你好不要脸,提前到此却是何意?”来人秦弄玉。

李玦愣了一下道:“秦弄玉,你个卑鄙小人,刚才你明明从我天璇堂上空御剑而过,我立即追来。没想到你施诡计绕到我身后,如今却来指责我。”

“胡说,我听报有人御剑向藏剑阁飞来,我于是马上追来本内容为狂魔103章节文字内容。果然是你。”秦弄玉说着,转头对着藏剑阁道:“师妹,我来了,三年了,难道你就不肯出来见我一面吗?”

“徐师妹,不要理他,当年他甩袖而去,已是恩断义绝,只要你同意,今后便由我来照顾你吧。”

“师妹不要听他胡言,当年之事我已不放在心上,只求你出来咱们像以前一样好吗?”

藏剑阁内没有声音,仿佛没有人一样。

秦弄玉与李玦二人话不投机,便起身怒目而视。

“怎样,今日还要比试吗?”秦弄玉道。

“今日便今日,不必等到明天了。你在内法比试中已输我一筹,你七我五,剑术你仍不是我对手。”

“那倒未必,掌门内法不及我师父,却被称为虹光派第一高手,内法并不是绝对因素。莫非你怕我不成?”秦弄玉道。

“谁怕你。”李玦说着拔出宝剑,夜空中闪过一道剑光。

“地煞。”秦弄玉道,“玄真子师伯居然已将他的配剑,传给了你。”秦弄玉祭出天殇剑,“今日我的天殇,便领教一下地煞。”

二人说着便斗到一起。

空中不时闪过五色彩虹和四星十字剑光。

吴天和小英子正不明白二人为何打斗,此时已有一条人影飘到了他们身后。吴天刚刚察觉,那人已在他的肩头轻轻的一拍,叫道:“吴天师弟,是我。”

吴天回头看去,竟是薛不才。

“这是……”薛不才看看吴天身旁穿着红装之人,“呀,是英子师妹。你怎么会在这里,今日是你成亲之日呀。”

“我把她抢过来了。”吴天说完紧紧盯着薛不才。

薛不才摇摇头道:“吴天师弟,你又闯祸了。英子师妹的婚事是专门报请掌门同意的。”

“那又怎样?”吴天道。

薛不才示意吴天低声,“先不说你的事,先看他们两人今日如何收场。本来应该是明天来的,怎么提早了。对了师弟。”薛不才又道,“恭喜呀,你第一场比赛拿了冠军。”

“哈本内容为狂魔103章节文字内容。”吴天干笑一声,“若是师兄拿了第一,这第二场是不是就不用比了。”

薛不才略微的尴尬了一下,接着道:“掌门与首座思考问题的高度与咱们不同,他们的考虑多是站在全派的高度。当然这样的决定难免让一些人受委屈。”

“当年我与逍遥仙子之事,我虽是在中了逍遥散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做的,可是我和徐师姐真没做那种事。”吴天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聊此事的人。

“做与未做已不在重要,重要的是那么多的人都看到了当时的情景,都知道逍遥散的作用。”

“即便是我做了,我也是为了救人呀。”吴天急道。

“有时名声比性命要重要,特别是我们这些正派人士。好的名声既是荣誉,也是负担呀。”

听着薛不才的话,吴天似乎有所悟,“名声比性命更重要。”他喃喃自语着,“我的名声坏了,我又坏了徐师姐的名声。薛师兄,你说我当时应该怎么办呢?”

薛不才摇摇头。

吴天看看身边的小英子,心中又茫然了:究竟是我害了徐师姐的名声,还是她害了我和小英子呀。

“一月未见,此二人的剑法又精进了。”薛不才看着场中的比试道。

“他二人这是为何?”吴天问道。

“你是不知,自你被罚面壁后,徐师妹自请看守藏剑阁至今三年未出。先是李玦不时的来劝勉徐师妹,约一年之后秦师弟也来找徐师妹说些后悔的话,请她出来。开始徐师妹还骂他们两句,后来就连声也不出。再后来两人碰到了一起,话不投机,便比试起来,现在是每月月圆之夜二人必到,不知是为看徐师妹,还是为比试武功。我们开阳堂离的最近,所以他们比试武功之时,我都过来看看,以防他们出什么事。”

吴天点点头,忽然挺身走出。

“吴天师弟,吴天师弟。”薛不才轻声叫道,吴天没有回头,小英子赶紧跟上,薛不才也只好跟了出来。

秦弄玉与李玦正打斗正欢,忽见有人来了,忙停下了剑。

“是你。”秦弄玉道。

“你还敢来这里。”旁边的李玦说着逼近一步。

“李师弟,李师弟本内容为狂魔103章节文字内容。”薛不才叫着,挡住李玦。

吴天看着藏剑阁的大门,心中感慨万千,“徐师姐,请你出来,柱子有事请教。”

静了片刻之后,藏剑阁的门突然打开,一条白影飞出,落到了吴天的身前。

众人看去,纷纷大惊。来的正是徐若琪,三年不见更加的美丽,只是原来的满头青丝,不知为何变得雪白。更奇异的是她的身上有一道金光不停的游走,仔细看去,居然是一条金蛇吐着信子。

徐若琪上下打量下吴天,皱眉道:“柱子?”

“正是。”吴天挺胸道。

徐若琪确认后突然脸色一变,身上的金蛇游至手臂之上化成了一柄金剑。

众人还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徐若琪突然一剑刺出,空中闪过一道五色虹光。

吴天挥菜刀接了一招,被震退三四步,那白光又带着一点十字剑光直击吴天。

吴天将刀挥到一半,又突然的撤开。

“噗”的一声,一本利剑插入了吴天的腹部,亏是徐若琪及时收手,不然便要给吴天一个透心凉了。

“师妹。”

秦弄玉和李玦同时叫道。

“你为何不躲。”金蛇游回到了徐若琪的身上。

“徐师姐,三年来我一直在想我错在哪里。或许坏你名声便是错事之一,这一剑便当向你赎罪了。”吴天说着,捂住了伤口,血从手指间流了出来。

“你这样做什么?你这是干什么呀。”小英子哭着跑了过去,褪下红红的嫁衣,给吴天包扎伤口。

“我没事,我没事。”吴天道。

薛不才过来点了吴天几处穴道,暂时止住了血。

“师姐,我请教个问题,还望你如实相告。”吴天道。

“说。”徐若琪冷冷道。

“那日我可与你有过肌肤之亲?”吴天道。

“没有。”徐若琪道。

“好。”吴天说着看看小英子,“这便是了,英子姐。事已证实,你心中明白我的心意了吧本内容为狂魔103章节文字内容。”

小英子按着吴天的伤口不停的哭着。

“何人在这里喧哗?”随着话音,几人从天而降,正是在摇光堂喝喜酒的司马空等人。

“参见掌门。”秦弄玉、李玦、薛不才等人连忙施礼。

司马空与徐正甫等人见到徐若琪满头的白发都是一愣,片刻之后,徐正甫上前一步,狠狠的打了徐若琪一巴掌。

“畜生,你竟下此重手。”徐正甫骂道。

鲜血顺着徐若琪的嘴角流了下来,在白发的映衬下,显着格外的诡异。

薛不才上前向司马空等人讲述了大致的事情经过,司马空听完狠狠的瞪了秦弄玉和李玦一眼,然后转头对小英子道:“今日是你大喜之日,你不在洞房,为何跑到这里来了?”

“禀……掌门师叔,是我……”吴天想说是我抢来的。

小英子连忙抢话道:“这个亲我不成了。”

“胡闹!”司马空怒道:“你既已拜堂,便是**,何出此大逆不道之言。来人呀,把她送下山去。”

过了片刻见没有人出来,司马空朝纷纷赶来的摇光堂女弟子叫道:“人呢?”

此时才有两个女弟子战战兢兢的出来,却听一声娇喝,小英子捡起地上的那半截菜刀,横在颈间道:“我即已出来,便不再回去。吴天兄弟,咱们来世再做夫妻吧。”

“不要,英子姐。”吴天叫道,大喝一声“去!”

“当”的一声,菜刀被玄铁黑剑打掉,但还是晚了一点,小英子脖子上已划出了长长的口子,血流不止。

司马婉茹等人连忙上前,检查后道:“还好,没伤到要害。”

“你又何必呀,英子姐。”吴天道,“我不会等到下辈子,我这辈子便要和你做夫妻。”

旁边的司马空哼了一声,对司马婉茹道:“你先带她回摇光堂养伤,成亲之事以后再提。”

摇光堂众女弟子扶起小英子回堂去了。

司马空正要责问吴天,忽听场中一阵“嗡嗡”声起,原来是那把菜刀与玄铁黑剑又在空中对峙起来。

狂魔103, 十三回 玉玦斗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