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五回苦肉计

十五回 苦肉计

狂魔105, 十五回 苦肉计

比赛之期转眼便到,七座五尺高的擂台,架到了天枢峰之上,而天枢殿的台阶之上摆下了七把椅子,那是掌门、五位首座以及江小贝的位置本内容为狂魔105章节文字内容。

第一座为天枢堂的擂台,种子选手秦弄玉。

第二座为天璇堂的擂台,种子选手李玦。

第三座为天玑堂的擂台,种子选手腾飞。

第四座为天权堂的擂台,种子选手吴天。

第五座为玉衡堂的擂台,种子选手卢超。

第六座、第七座都是开阳的擂台,种子选手是薛不才和张名玉。

只有摇光堂没有擂台。

此种比赛,虹光派中多年才有一次,而且由于开放收徒的缘故,本次比赛人才济济,据说很有可能超过20年前的那个中阵,成为最强的中阵。上届的中阵中有被称为奇才的吴尘飞和司马天,更有现任的掌门司马空,以及徐正甫。而本次的种子选手中,有被称为虹光三杰的秦弄玉、薛不才、李玦,还有由外室弟子返山的高手腾飞、张名玉、卢超,还有在内法比赛中独拔头筹、以百天时间达到一虹破司马天记录的吴天。

没有人叫他天才,虽然他一直在做着天才们也做不到的事情。人们都说是奇迹,而且还在盘算着他还能创造什么奇迹。

天权堂擂台前人山人海,他们来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吴天,二是三年未出藏剑阁的徐若琪。据说她三年来在藏剑阁中遍看剑谱密籍,武功不知强到了什么地步,而她三天前出手便能重伤吴天,是吴天一时不甚还是水平不济无法躲避,或许这几日内便有分晓。或许还能见到吴天与徐若琪的复仇之战。

第一场比赛由头号种子选手吴天对阵玉衡堂胡若愚。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胡若愚早已到台上等候,只是吴天却迟迟没有现身。

终于,天权堂江小贝前辈首先走了出来,众晚辈纷纷见礼,哗哗的一大片,还包括马万冲和司马婉茹两位首座。

“让开一下,让开一下。”江小贝挥挥手,众人让开一条路。

然后,吴天在郑桐和林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他的胸口缠着绑带,绷带上还渗出殷红的血,显然是被徐若琪刺的那一剑还未痊愈,他的额头满是汗水,应该是疼的。

“师兄,咱们能不能走快点,我都急出汗了本内容为狂魔105章节文字内容。”吴天低声对三师兄郑桐道。

“不可。江师叔祖有吩咐,一定要装的象点再象点。”郑桐道。

吴天苦笑一下,继续走着。

“他笑了,他还笑了。”人群中有人叫道,“受这么重的伤他还在笑,太让人感动了。”

于是人群中一阵的唏嘘。

吴天差点又笑出声来,刚才说话之人本是天权峰上厨房的大师傅,是江小贝花了五两银子买通的,早已教好他在什么时间说什么话,而且不是一人。只听那人又道:“我虹光派有此意志坚定、武功高强之人,实是万幸呀。”

吴天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江小贝心道不好,要露馅。

但是吴天还是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不笑忍不住,笑又不行。吴天也是脑瓜机灵之人,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哈哈哈。”吴天索性笑个痛快。直惊的江小贝、郑桐、林强还有那被买通之人不知所措。

“两位师兄,你们放开我。”吴天说着推开林强和郑桐,“我要自己走上擂台去。”

江小贝听此言心中大喜,连忙向林强和郑桐使眼色不再拉吴天了。倒是那被买通之人有点傻眼,原来的剧本里面没有这个节目呀。

吴天大笑着,忽然卡住。原来是他嘴里含着一只装满鸡血的鱼鳔,准备在需要的时刻咬碎装吐血。刚才一阵的大笑,居然不小心咽了下去,还卡在了咽喉里。

那边被买通的朋友想了好久才又编出一句话来:“吴天师兄突然止住大笑,必是有话要说,吴天师兄,请你说吧。”

吴天瞪了他一眼,心道回头让师叔祖扣你一两银子,我连气都喘不过来了,还说什么话。吴天想着来到擂台边上,踩着早就准备好的那块石头上了擂台,拿出玄铁黑剑,指指胡若愚。

胡若愚冒汗了。来时师父告诫,吴天内法了得,一开始便要全力以赴。可如今看他伤成这个样子,自己怎下的了手呀。此时却见吴天脸色变的通红,似乎是运上了十成的内法。

吴天还是喘不气来,把脸都憋红了。

“吴天师兄已暗自加上十成内法,胡师兄迫于压力,竟不敢出手本内容为狂魔105章节文字内容。”被买通之人解说道。

“那说话的是什么人?”马万冲皱眉问旁边的弟子。

“师父,好像是厨房的厨师。”

“哼,你把他赶走,胡言乱语。”

“是。”

可是他还没来的及去赶人,场上已付出了胜负。

原来是胡若愚经不住那人的冷言冷语,手中剑一挥,一道三色彩虹击向吴天。吴天忙挥出道两虹剑气相迎,挡下这招。

双剑相交,一震之下,竟把喉中鱼鳔挤破,一口鸡血喷了出来,喷到了胡若愚的脸上眼中。胡若愚大惊,连忙后退,却不小心掉下了擂台,吴天胜。

“这这……这算什么。”马万冲气道。

“师父,这算不算他使暗器。”本要去赶人那个弟子道。

“算你个头。”马万冲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吴天都打吐血了,还什么暗器。”

“师父,我。”胡若愚过来,边擦着脸上的血边说。

“丢人,没见过这么败的。还不快去洗洗。”

“是。”胡若愚委屈答应一声,陈鹏扶着他离开。

“二师兄,我怎么闻着有股鸡屁股味呀。”陈鹏道。

“啪”,陈鹏的头上挨了一巴掌,“鸡你个头。”胡若愚没好气道。

“我说的是鸡屁股,不是鸡头。”

“啪”,又挨了一巴掌。

吴天也愣了,他本想在表演之后真刀真枪的和胡师兄比上一场,也好试试自己的武功到了什么程度,后面很可能遇到苏昊师兄,应该没有胜算的。只是没想到准备吐的鸡血成了暗器。听着台下的欢呼声,吴天不知所措。

此时郑桐和林强跑上台去,一把按住吴天低声道:“师弟,你该晕倒了。”

吴天还没“晕倒”,便被他们按到在台上,抬了下去。

“吴天兄弟重伤吐血,已然不能走路。如若下场遇到苏昊师兄,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厨师说完本场比赛最后的台词。

狂魔105, 十五回 苦肉计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