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六回第一轮

十六回 第一轮

本组第二场比赛悬念不大,基本可以肯定是苏昊必胜。于是大家都哗的去了别的地方。

“不错,基本上是按计划来的。”江小贝对躺在简易上的吴天道。

“还是师叔祖安排的周全。”说着吴天就要起。

“你干什么?”江小贝按住他。

“我小解一下。”

“你现在是重伤之人,门外有好多别堂弟子,你不能动。林强,快拿个夜壶来,在上躺着尿吧。”

“我躺着尿不出来。”吴天皱眉道。

“那是你的问题。”

“师叔祖。”此时跑来一个开阳堂的弟子,对江小贝施礼道,“到您比赛了,再不去就算弃权。”

“这么快,第一场完了吗?”

“是的,师叔祖。头场比赛薛师兄三招便取胜了。”

“厉害呀。咱们马上去。”

除了天权堂的擂台前,开阳堂擂台前的弟子也是比较多的,因为他们有两个擂台。

因为高手基本上都作为种子平均分到了各组,所以除第一组外其它组基本没什么强手。开阳堂门口第三组和第四组比赛的头一场,薛不才和张名玉都轻松取胜。第四组那边第二场比赛都已开始了,这边还在等江小贝。

江小贝跑到擂台边上一跃而上,刚刚拔出长剑,却听对面一个女子说道:“师叔祖好,我是您的对手林燕。”

呀,是个女的呀。江小贝心道。这几只顾安排吴天的事了,居然忘了看自己的对手是谁。

“好。”江小贝道,“请。”

江小贝“请”字刚落,林燕手中剑便化做长虹,飞驰而来,虽然只是二虹三虹,但是剑招奇快,江小贝一时间还有些措手不急,连连后退。

“好,好。”台下的薛不才连连的叫好。

只是林燕一翻攻势结束,招式停顿的片刻,江小贝转守为攻,用的虽是虹光派的剑法,却是一指东打西,三虚一实的打法。

这次轮到林燕连连后退,忙于应付了。

台下薛不才见到林燕连遇险,急的只差上台帮忙了。江小贝何等聪明之人,早就看出薛不才与林燕的关系了,于是在十回合过后,江小贝一道剑气将林燕下台去。

下台是讲究位置和力度的。位置正是薛不才的前,力度正好让林燕站不稳后退。

“师妹小心。”薛不才顺势将她半抱在怀里。

未待众人向薛不才那边看去,江小贝高声道:“掌门师侄,这场可是我赢了?”

“当然是师叔胜了。”司马空道。

“你可知刚才吴天一招便胜了胡若愚吗?”江小贝道。

司马空早看到了眼里,随即笑道:“那好呀,恭喜天权堂了。”

江小贝一拱手,跳下擂台走到林燕旁边道:“没有伤到你吧?”

“多谢师叔祖,我没有事。”林燕忙从薛不才的臂弯出来,红着脸说。

江小贝看看薛不才,他正投来感激的目光,然后又低声问林燕:“我代吴天问一声,小英子可好?”

“她自从服用了杜师兄送来的雪山古参后,伤势好的很快。”

“雪山古参?”江小贝捂住口。

“师叔祖您怎么了?”林燕和薛不才齐声道。

“没事,没事,有点心疼。”

“啊!您可是受了内伤?”薛不才又道。

“不是,是丢了钱那种心疼。”江小贝说着摆手走人,心中把杜大宝和吴天祖上问候了一番。

江小贝刚走几步,忽然许多人从他后赶了过去。他叫住一个问道:“你们跑什么?”

“禀……师叔祖,那边徐若琪师姐的比赛就要开始了,他的对手是天璇堂的丁伟。”

“丁伟。”江小贝心道,这是天璇堂武功仅次于李玦的弟子,玄真子三徒。据说在十字剑法上颇有造诣。想着,他也加快了脚步。

回到天权堂擂台前时,台上已被剑芒笼罩,徐若琪和丁伟早战到一处。

丁伟果然不简单,一十字剑法已使用的非常高超,十字剑星神出鬼没。

徐若琪的蛇形宝剑,绕而转,不急不忙的将丁伟的剑招一一化解。

二十回合后,二人不分胜负。

此时十字剑星时而三颗,时而四颗,从不同方向飞向徐若琪。而徐若琪上金光游走,“呯呯”几声,十字剑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再过十几个回合,丁伟依然不占上风。他心中暗道,不论是凭招法还是内法,徐师妹都不急不忙的一一化解,难道要我使出潜心研究的那招吗?那是准备在第二场或者第三场比赛中用的。

忽的丁伟形一闪,却见三组六颗十字剑星从三个方向击向徐若琪。徐若琪只有一条路,后退。

可是丁伟的剑早等在那里,正要抵在徐若琪的肩头,却觉着口一凉,不知何时那条金蛇已游到了自己的前,若是在前进半步,便要撞到金蛇之上。丁伟于是连忙后退,可是金蛇却如影随形的紧跟在他口两寸之处。丁伟想挥剑开金蛇,可是蛇形剑顺势一转,反而压住的自己的剑。

“嘭”的一声,徐若琪左掌击到丁伟的口,丁伟后退几步,“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徐若琪获胜。

台上的司马婉茹点点头,她也没想到徐若琪武功已精进到如此地步。

徐若琪面无表的走下台去,白发飘飘。

江小凡看到这里心道不好,这徐若琪的武功超出自己的想象之外,看来别说报仇出气了,能保证吴天不受伤便是万幸。

此时第一组第四场比赛即将开始,对阵双方是天玑堂首徒王一鸣对开阳堂的一名弟子。在外室弟子腾飞回山前,王一鸣一直是天玑堂入选中阵的门人选,只是回山的腾飞太过厉害,若没有吴天的超级太阳花,他便是内法比赛第一了。王一鸣在此组是志在必得。

当初玄真子和丁引当众争吵,便是为了丁伟和王一鸣,此二人内法相当,太阳花基本分不出上下。

他的对手虽在开阳堂排到五名以后,但是实力也非同小可。王一鸣小心应付,在二十招时抓住对方一个破绽,将其击下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