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七回战苏昊上

第二卷 中阵选拔赛 十七回 战苏昊

这一天过后,七个小组第一轮的比赛全部结束。天权堂四人中居然有三人出线,只有大师兄杜大宝不幸被淘汰,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太遗憾的,他的对手太强――天玑堂腾飞。

“好,好。”江小贝连声叫好,“明日按原定计划。”

第二日,天权堂擂台前依旧人山人海,因为今天有两场重头戏,一场是吴天对玉衡堂首徒苏昊,一场是徐若琪的比赛。连玄真子、丁引、司马婉茹和马万冲都过来观战。

比赛快要开始了,苏昊早已在台上等候,却依然不见吴天的身影。

“我说大哥,吴天昨日口吐鲜血,今天不会弃权了吧。”一人高声道。

“我看不会,吴天少侠品质坚定,只要能站起身必定会出场的。”另一人高声应道。

这是江小贝买通的两人。

又过了一会儿,杜大宝垂头丧气的从天权堂走出,站到擂台上道。“各位首座,诸位师兄、师弟。吴天师弟昨日受伤太重,今日行走都十分困难,所以我们决定放弃这场比赛。”

台下一听此言,纷纷交头接耳,苏昊也是一愣。

“不!”忽听一人高叫一声,众人扭头看去,只见吴天拄着两只拐杖,从天权堂慢慢的走出。

“大师兄,我不放弃比赛,只要能站起身来,我便要参赛。这是难得的向苏师兄请教的机会。”吴天说着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擂台走去。

“吴天少侠果然不是凡人,受如此重伤还要比赛、还能比赛,太让人感动了。”一人道。

“是呀。”另一人说着竟然高呼“吴天,我们支持你,坚持下去,再拿一个冠军。”

吴天来到擂台前,扔掉拐杖,可是面对四五尺的擂台,怎么也爬不上去。

杜大宝连忙来下来帮忙。

“大师兄,是不是太假了。”吴天小声道。

“师叔祖安排的,你照办就是了。”杜大宝说着把吴天推上了擂台。

吴天以玄铁黑剑作拐杖,走到了苏昊的面前,拱手道:“苏师兄,请了。”

“吴天师弟,你还能战吗?”苏昊皱眉道。

“无妨,还请师兄不要手下留情。”吴天道。

“比赛开始。”本组的裁判司马婉茹道。

苏昊闻声掐个剑诀,御剑攻来。

此时吴天想到了昨晚江小贝的话,“他们见你伤重,不知虚实,所以第一招不会全力攻击,应是试探之招。而这就是你的机会,你要全力施为,争取一招制敌。”

三颗十字剑星飞来,苏昊果然没有用全力。

吴天不避不闪,祭起玄铁黑剑相迎。一道四色彩虹闪过,那三颗十字剑星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彩虹去势未老,直击苏昊。

苏昊后退两步,内法一提,一道五色彩虹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两股内法相撞,苏昊居然被震退三四步,而吴天只退一步。忽尔剑法一变,两颗十字剑星直取苏昊的左胸右腹。

“师兄,到底是四虹厉害还是五虹利害?”台下一弟子问道。

“当然是五虹厉害了。”

“可是刚才四虹把五虹给震退了。”

“你们知道什么。”昨日战败的丁伟也来观战,接口道:“几虹只代表你的剑法和内法到了什么层次,若是剑法不行而内法奇强,四虹当然比五虹厉害了。”

台上的苏昊岂不是这么想的。只是他来不及多想,吴天的十字剑星已到身前,他急退几步转眼已到擂台边,眼见躲无可躲,他急中生智御剑而起,才堪堪躲开吴天的两击。他飞落到吴天身后,吴天此时也转过头来,动作轻快,没有一点受重伤的意思。

“吴天师弟好身手。”苏昊冷笑道,他早已看出吴天刚才是在装伤,只是没料到吴天如此厉害。

“苏师兄承让了。”

二人说着,便各施仙法战到了一起。此次苏昊加了十分的小心,虽然吴天内法似乎占优,但是剑法运用比苏昊差了许多,一时间处于被动。

这虹光剑派虽称剑派,却是讲究以法力御剑。不论是虹光剑法还是十字剑法,剑招都是十分的简单,一个人剑法的高低,除了自身内法的修为外,还要看剑招与剑招之间的组合运用。不同的剑招法术组合到一起,甚至相同的剑招改变一下运用次序,便是不同的效果和风格。弟子入门在练习内法的同时,一般先学习虹光剑法,等到虹光剑法能到四虹境界后才可以学习十字剑法。这并不是说十字剑法比虹光剑法厉害,两种剑法属于不同的路子,只是十字剑法要有相当的法力后才能练成,基本上就是虹光剑法四虹境界的内法。虹光剑法内法讲究大开大合,简单实用,比较容易控制,适群战;十字剑法是将内法集中到一点而发,较难控制,适于一对一或者偷袭使用,而且内法越强、剑法越高明,越能将十字剑星压的越小,威力反而越大。

再说台上,吴天只是将虹光剑法和十字剑法的招数练熟,但是从没研究过什么组合变化。而苏昊早有许多套路组合,此刻使出两套轻灵的路子,不与吴天硬碰硬,让吴天有劲无处使。十几招后,吴天陷入被动,只有招架之功,如此下去必败。

台下的几位首座频频点头,一是赞扬苏昊善于应变,二是赞扬吴天功力非凡。

“吴天少侠现在处于被动,或许他在等待反败为胜的机会。”被买通甲道。

“我相信一定有奇迹发生,苏师兄或许现在已是强弩之末。”被买通乙道。

旁边一群弟子对此嗤之以鼻,“你们懂什么,吴天马上要败了。”

又过几回合,吴天已是必败之势,忽的左怀露出空当,苏昊大喜,斜刺而入。

吴天根本无法闪避,所以他也不曾闪避。

“当”的一声,苏昊的剑被吴天左手的菜刀挡住,而吴天右手玄铁黑剑直刺他的左肩。苏昊全力躲闪,还是被剑气划破了皮肉。

台下传来一阵惊叹之声,马万冲急的一跺脚,自语道:“我怎会忘记提醒昊儿,吴天有两件兵器的。”

“果然,吴天少侠果有奇招,刚才菜刀这一下,没有半年切土豆丝之功是达不到这个境界的。”被买通甲不愧是厨师。

———————————————————————————————

第二卷 中阵选拔赛 十七回 战苏昊 完,您可以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