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回剑阁斗

二十回 剑阁斗

狂魔20, 二十回 剑阁斗

“你……怎么在这里?”吴天问道本内容为狂魔20章节文字内容。

徐若琪听到有人说话,连忙站起,身子却摇晃了几下,她连忙扶住柱子,抬头道:“是你?”

“你莫不是受了伤吧。”吴天问道。

徐若琪正要回答,突然又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鲜血。

“啊!”吴天大惊,下意识的上前扶住她的手臂,触到她的皮肤,很凉。

“不要你管。”徐若琪想甩开吴天的手臂,怎奈力不从心,反而要往吴天怀里倒去,吴天手上连忙加把劲儿。

远处隐约听到人声,想是摇光堂和开阳堂的弟子回来了。

“不能让他们看见我受伤。”徐若琪说着,便要向藏剑阁走去,可是脚下一软,吴天连忙揽住他的腰。

方才在擂台上将王一鸣击成重伤的高手,此时却软在吴天的怀里。

吴天揽着徐若琪,是抱也不是扔也不是。脚步声越来越近,吴天只好把徐若琪的手臂往自己肩头一搭,身形一闪跳进了藏剑阁。

到了藏剑阁内,吴天扶徐若琪坐在一张椅子上,松开她的腰时,却听到了抽泣之声。

徐若琪流泪了。她已好久没和人这么亲近过了。

记着小时候她常骑在父亲的脖子上玩耍,长大后她常搂秦师兄的腰骑着鹤前辈在后山看风景。而过去的三年中,只有她自己面对心中的苦痛,于是她只有拼命的练功,试图忘记心中的悲伤。直至有一次走火入魔,满头的青丝一夜之间变成了白发。只是三年过去了,她虽然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不露声色,可是心中的苦闷却无人能诉。或许只有面对眼前的吴天,她才能露出自己的内心,因为不论如何,都不用在吴天面前隐藏的本内容为狂魔20章节文字内容。现在,是这个三年来她一直不知该感谢还是该怨恨的人,正把她搂在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她那颗冰冷的心,有些柔软了。

“你……很疼吗?”吴天见徐若琪突然哭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徐若琪摇了摇头道:“你……走吧。”说完之后,便开始凝神运功疗伤。可她哪凝的了神,只是闭着眼睛坐着。

吴天转身又走开几步,突然叹了口气,走回到徐若琪的身后,盘腿坐在地上,双掌抵住徐若琪的后背,运功帮她疗伤。

徐若琪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心终于静了下来。

徐若琪的功力根本不如王一鸣,她硬接下王一鸣几招后,早已受了内伤,只是金蛇密籍中的招法太过的诡异,王一鸣才重伤落败,而徐若琪强挺着走到藏剑阁,终于挺不住了。

吴天内法何等深厚,虽然刚经大战,但是水晶珠在吴天内法的带动下发出白光,围绕着二人旋转,不一会儿,徐若琪脸上居然有了些血色。吴天看着她的后颈红了起来,便又加了一把劲儿,就要马到成功了。

而此时藏剑阁外传来的脚步时,吴天心道不好,可是此时正在疗伤的紧要关头,若是突然停止,不但前功尽弃,搞不好自己还要受伤。徐若琪虽然在吴天面前毫无顾忌,可是此时也有些紧张,派中之人本来便认为自己与吴天有了那种事情,如今要见到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那件事情便是板上钉钉了。徐若琪想推开吴天,可是吴天突然的加大了内法,徐若琪体内突然一阵的热浪翻滚,连忙凝神,不敢在分神。

门开了,林燕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原来徐若琪这三年来的饭菜都是摇光堂派人送的。

“徐师妹,今天做的是……”林燕的话说到一半,便愣住了,她看见了徐若琪,还有吴天,两人离的那么近的坐着。

吴天想给林燕解释一下,可是运功正在节骨眼上,不能有稍微的差错。

林燕又看看他们,她想不明白刚才还在摇光堂和小英子卿卿我我舍不得离开的吴天,片刻之后居然又到了藏剑阁陪着徐若琪,男人都是这样吗?

她想着,放下食盒,转身出了藏剑阁。

吴天冒着走火入魔的危险,再次加大了法力,他们二人头顶都冒出白色的蒸汽本内容为狂魔20章节文字内容。终于在半柱香之后,疗伤结束。吴天推开徐若琪,跳起来追了出去,此时已到掌灯时刻,只是皓月当空,将藏剑峰照的如同白昼,吴天放眼看去,哪里还有林燕的影子呀。

她会不会告诉英子姐?她告诉了英子姐我该怎么解释呀?吴天心中大乱,突然,他觉着月光之中传来一股异样的力量,让他全身躁动不矣,背上的伤疤居然又开始奇痒,心情也烦躁起来。

徐若琪从地上爬起,虽然内伤已好,但是身体还没有恢复力气,她倚门而立,看着吴天抓狂的样子,心道:吴天为了她急成这个样子,她在吴天心中的份量肯定不轻,谁又把我看的那么重呀?

“你这么紧张,是为了她吗?”徐若琪道。

吴天听到她的声音猛然转身,咬牙道:“是你害了我。又是你害了我,我救你两次,你却害我两次。”此时他的眼中不时的有红光闪过,徐若琪一惊。突然吴天象疯了一样把徐若琪扑到在地,抓住她胸口的衣服拼命的摇着,“嘶”的一声,徐若琪胸前的衣服被撕破,半只酥胸露了出来。

自己的**被吴天抓住,虽然有些疼痛,但是那种疼痛转眼间变成了莫名的刺激,徐若琪的心中一荡,红脸道:“三年以来,全派之人都认为你我与做了男女之事,你若有恨,便真的与我做了那事吧。”

一片祥云飘过,摭住了月光,吴天突然的冷静下来,发现自己的手正抓着徐若琪的**。他连忙的从徐若琪的身上起开,背过身去。心“嘭嘭”的直跳。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成了那个样子?林师姐未必会告诉英子姐,即便告诉了英子姐,英子姐也必会相信和理解我的解释的。我在这里发狂,万一作出什么事来岂不真的无法解释了。

他想明白后冷冷道,“徐师姐,我若与你做了那事,传言岂不成真,况且英子姐会相信我的话,不会像你的秦师兄那样。”

这句话激怒了徐若琪,她突然的跳起,也不整理身上的衣服,恨恨的对吴天道:“你会后悔今天说的话做的事情。”

“后悔为你疗伤吗?即便我明日的对手是你?”

“不错,正是我。王一鸣已被我击成了重伤。”

“哈哈哈,好的很,那么是恨是怨,明日擂台上见吧。”吴天说完,祭起玄铁黑剑,御剑而去。

狂魔20, 二十回 剑阁斗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