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一要拼命

二十一 要拼命 筏子的狂魔二十一 要拼命 无弹窗 ,灌江 网

杜大宝连忙让林强去给找水,自己却用袖子给江小贝扇着风。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江小贝的身上,根本没发现吴天已悄悄的转了一圈,发现比赛的现场没有小英子的踪影,于是偷偷的跑到了一边。主台之上的司马婉茹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去,却见一人正向摇光堂的方向飞去,她就要起身,旁边的徐正甫突然道:“师妹,若琪的比赛就要开始了,你不看看吗?”

司马婉茹一愣,只听徐正甫又道:“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去解决的。” 娱乐秀

司马婉茹点点头,坐了下来。

摇光堂外十分的安静,大部分人都去观看比赛了。

吴天站在堂外,不敢敲门。

踌躇片刻,吴天终于推门而入。

“什么人?”林燕道。

“啊,林师姐。”吴天脸红道,“请问英子姐在吗?”

林燕打量了一下吴天,“噗哧”一笑道:“进来吧,她在里面。”说完她走了出去。

吴天走进内堂,看见小英子正做着针线活,颈上的剑伤已然愈合,但是红红的伤口依然可见。

“英子姐。”吴天轻声道。 娱乐秀

小英子抬头看是吴天,“啊”了一声,连忙挡住脖子的伤口道:“你怎么来了?”

“我……我来看看你。”吴天道,“你伤好些了吗?”

“用了你送来的雪参好多了。你的呢?”小英子放下了手。

“都比赛两场了。”吴天说着拍拍胸口,到了小英子的身边。

“赢了吗?”

“赢了。”吴天伸手在小英子是伤口上抚摸着。

小英子身子一颤,没有躲开。

“你要答应我,以后别做傻事了。”吴天道。

“恩。”小英子的声音低不可闻。

两人就这样默默相对,片刻之后,小英子叹了一口气,“只是我已与人拜过天地,终究已是**。”说着小英子的眼泪掉了下来。

吴天的手轻轻的掩在的小英子的唇上,不让她再说下去。看着小英子的泪水,吴天心道我曾说过要保护她的,即便她已是**,那也无妨。

“你明天还要比赛吗?”小英子道。

“是。”

“明日就是第三轮,对手一定很强的。”

“是的。不是王一鸣师兄,就是徐师姐。”

“是她吗?”

“我有些羡慕她了。”徐若琪对着摇光堂的方向自语道。

“你说什么?”对面的王一鸣问道。

“没什么,王师兄,请。”徐若琪说着,右手一张,身上的金蛇游到手上,不动了。原来是把蛇形宝剑,擂台之上顿时金光闪闪。

“金蛇剑。”王一鸣道。

“王师兄果然高人,居然识得出此剑。”

“多年之前,此剑在江湖上消失,没想到竟藏于我派,想来金蛇密籍也定在藏剑阁中,师妹已有所小成了。我这把龙吟剑今天遇到对手了。”

“是龙是蛇马上便知。”徐若琪说罢金蛇剑轻舞,一片金光闪过,一条四色彩虹出现在空中,王一鸣举剑相迎,五颗十字剑星击散了彩虹。

摇光堂的剑法本是轻灵的路子,再由徐若琪的金蛇剑使出,更加的难于琢磨。

王一鸣倒不急于进攻,只是先守住门户,静观其变。

二十招过后,徐若琪突然将金蛇剑祭起,顿时间擂台之上万道的金光,王一鸣心中一惊,于是紧守门户,龙吟剑翻飞,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一道剑球,将万条金蛇挡在了身外。

台下众人看得都眼花了,只听乒乒乓乓双剑碰击之声,刹那间二十招又过。

此二十招双方都是险象环生,只是凭着高超的剑术才没有受伤。王一鸣心道如此下去自己不占优势,于是内法猛吐,一道宽大的六色彩虹隔开二人,金蛇剑飞回到了徐若琪的手上。徐若琪接下宝剑,大口的喘着气。

“哎。”司马婉茹突然叹了口气道:“若琪虽然修练了金蛇密籍,但是法力尚浅,强行催动,反而消耗过多。”

两人略一调整,徐若琪突然双臂一张,手中金蛇剑突然变大一倍,闪着金光直冲王一鸣。而那金光之中,隐隐闪动着两颗十字剑星。

王一鸣退后一步,等此招用老之时挥剑上撩,一道五色彩虹闪过,挡下金蛇剑。王一鸣本以为此次攻击结束了,没想到徐若琪的金蛇剑突然弯曲,刺向自己胸口。王一鸣拧身跳开,回手还了一剑。

台下发出一阵的惊呼,王一鸣的胸口已被刺破,一点血渍渗了出来,徐若琪美丽的脸上,也被剑气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鲜红的血滴下一滴,又是一滴,却是另一种美丽。

王一鸣脸色苍白,心道自己刚才若是慢上一分,胸口此时必是一个大血窟窿。徐若琪倒是对自己脸上的伤无所谓。

王一鸣忽的长啸一声,腾空跃起,在空中人剑合一,四颗十字剑星,伴着一声龙吟直刺徐若琪。徐若琪居然不躲,举剑一道五色彩虹闪过,金蛇剑发出“嘶嘶”的怪叫,撞上龙吟。

“轰”的一声,王一鸣在空中连翻几个跟斗,方才落地。

徐若琪膝盖以下都陷入了擂台之中。

台阶上的司马空与五位首座们都是一阵的惊讶。看来三年中徐若琪必是忍受着极大的悲痛,才能有此成就,如今看来居然能与王一鸣分庭抗礼,实是难能可贵。

徐正甫脸上一阵欣慰之色,随即也不免的悲伤。女儿也算是在武功上有所小成了,但原本活泼天真的她,如今竟成了这般冷若冰霜,难道又要走她娘的老路吗?

徐若琪从地中拔起,手中金蛇剑突然金芒大盛,显然是她已将内法催至极致。金芒一闪,四颗金色十字剑星飞向王一鸣。

王一鸣不敢大意,龙吟剑光芒大盛,一道六色彩虹凭空飞出。

“呀,一鸣居然也到了六虹境界。”丁引惊道。其他首座也纷纷点头。

难道是虚招?王一鸣一招击空,心中大惊,但那四颗剑星依旧飞来直逼自己的胸口。王一鸣又一剑刺出,又是击空。剑星已到自己的胸口,王一鸣正欲跃起,一柄蛇剑已刺到他的右肩,这才是实招。

王一鸣不顾怀中的剑星,极力侧身。金蛇剑划破他的肩头,他顺势左掌击出。

徐若琪居然也出掌相迎,“嘭”的一声。两人各退四五步。

王一鸣捂住流血的右肩,忽然胸口一痛,原来那四颗剑星中竟有一颗是实招。又是“嘭”的一声,王一鸣被震飞到台下,胸口流血不止。

徐若琪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他看看台下不省人事的王一鸣,转身走了。

“吴天师弟,你快些走吧。一会儿师父回来就麻烦了。”林燕催道。

“师姐等下,马上就好。”小英子说着,已补好吴天身上与苏昊对战时划破的口子,用牙齿咬断了线。

小英亲手给吴天穿在身上,旁边的林燕若有所思:我几时能给薛师兄亲手披衣呀。

“林师姐,告辞了。”吴天说着看看小英子,出了摇光堂。

刚到藏剑峰,只见远处空中飞来若干人,吊桥上还跑着几人。吴天心道一定是今天的比赛全部结束,开阳堂和摇光堂的弟子们回来了。让他们看见我去摇光堂,多有不便,于是身形一转,想藏到藏剑阁后面,刚走几步,突然听到一旁传来咳嗽声。吴天转眼看去时,却看见徐若琪正靠在藏剑阁的一根柱子之后。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