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三她走了

二十三 她走了 筏子的狂魔二十三 她走了 无弹窗 ,灌江 网

吴天回到天权堂时,看见满身是血的冯不凡,他虽然躺在地上,却是在笑。

林强等人正给他擦着身上的血渍。

“怎么会这样?”吴天问道。

“这家伙也太傻了,居然和对手拼命。”林强道,“结果是遍体鳞伤。”

听到这话冯不凡笑出了声。

娱乐秀

原来他的对手是摇光堂的大师姐金梦洁,若论武功金师姐略高冯不凡半筹,但是冯不凡却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儿,拼的自己浑身是伤,居然赢了金师姐一招。只是他虽然出线了,第二天的比赛也弃权了。伤的太重,而且对手是秦弄玉。

吴天向冯不凡挑挑大姆指。

冯不凡笑道:“可惜我没有吴天师叔祖的复原能力,否则明日定要和那秦师叔祖玩玩去。”

“你玩命去呀。”江小贝道,“师兄呀,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从屑打不过你了,因为你比我会拼命。”

拼命。吴天心中默念着。

“吴天,我也被淘汰了,明日就看你的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下徐若琪那个丫头。”

吴天点点头,回房休息了。 娱乐秀

不远处的天枢堂,徐正甫与司马空仰望着满天的繁星,而这无数星辰中,北斗七星显的十分的独特,特别是在碧云山上看来。

“师兄,你不去看看若琪吗?她似乎也受了内伤。”司马空道。

“她师父肯定会派人去的,这孩子如今性格古怪,我去反而无益。”徐正甫叹气道。

两人沉默了一下,司马空又道:“师兄,你看明日之战胜负如何?”

“琪儿恐怕难胜。她虽胜了一鸣,但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依我看来,已有了内伤。吴天有吴尘飞的密传,而且以内法见长。”

“只是吴天胜了,咱们便只能让他入中阵了。”

“话是这样,还有变数。”

“师兄有何高见?”

“束之高阁或者,另做他用。”

徐正甫说完二人都沉默了。天空中北斗七星依然独特,只是忽然的,突然出现的两颗颗星星的亮度超过了其它七颗,北斗七星,变成了九颗。

“啊!”司马空惊道:“难道辅星弻星又要临世了吗?”

第二日,天权堂的擂台人山人海。吴天一出门,便有不少人叫好。

吴天看看旁边的江小贝,江小贝摇摇头道:“不是我安排的,这回是真的。”

此时听到薛不才叫道“掌门和各堂首座到。”于是台阶下的弟子们纷纷向台阶之上抱拳施礼,司马空摆摆手,坐了下来。江小贝看这里无事,便也上了台阶,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徐师兄,令千金好厉害呀。”天玑堂首座,王一鸣的师父丁引冷冷道。

“丁师弟,若琪只是投机取巧侥幸胜了一鸣贤侄,我看今日便会败在吴天手下。”徐正甫道。

“何以见得。”

“若琪昨日与一鸣硬碰硬数招,虽然表面上没事,但我料想也受了内伤。对了司马师妹,你昨晚派人去藏剑阁那里看过了吗?”

“看过了。”司马婉茹道:“我三徒林燕送饭回来说若琪好的很。”

丁引冷哼了一声,徐正甫一时无语。

“徐若琪来了,快看,徐若琪来了。”有弟子喊着,只见一身白衣加上白发的徐若琪御剑而来,婉若仙子。她在台阶前轻盈的下剑,给各长辈见过礼,扫了一眼旁边的吴天,冷冷的一笑。秦弄玉想上前打个招呼,徐若琪转过了身。

司马空招招手,把吴天和徐若琪叫到身边来,嘱咐道:“其余场次的比赛已进行完毕,现在全派之人都在这里看你二人的比赛。比试前我再嘱咐你们一下,点到为止。昨日比赛中有几人受伤,特别是一鸣和冯不凡受伤最重,你们今日要注意下手的分寸。”

“是。”二人同时道。

“好了去吧。”司马空道。

“若琪。”徐正甫叫住正要离去的女儿,把手搭到她的脉门之上,只觉着女儿内法充沛,根本没有一点受伤的迹象,徐正甫不禁一惊。

徐若琪冷笑一声,飞身飘上了擂台。

吴天向司马婉茹身后看去,摇光堂来了不少人,只是不见林燕和小英子。林师姐有没有对英子姐说出昨晚所见?她对司马师叔说徐若琪好的很是什么意思?吴天心中忐忑着。

徐若琪站在擂台等着吴天,偶尔的甩甩头发,引的台下诸少年弟子们一阵的欢呼。吴天飞身上台,冲徐若琪一拱手。

“吴天,虽然你昨日给我运功疗伤,但是我今天不会手下留情的。”徐若琪突然大声道。

吴天脸色一变,想不到徐若琪会当众说出昨晚之事,他又想到自己昨晚拒绝了她,她必定是恼羞成怒。于是冷笑道:“你这种只知恩将仇报之人,怎会手下留情。”说着菜刀和玄铁黑剑同时拿在了手里。

徐若琪脸色一变,一条金蛇从袖中游出,绕身几圈后,停到了徐若琪的手上,金光闪闪。台下众人则在纷纷议论:“吴天昨晚居然却给徐她疗伤了,他们什么关系?”

“嘘,他们二人的事情不能乱说的。”

站在徐正甫身后的秦弄玉听了这话,将拳头攥的“咔咔”直响。而江小贝看到一脸铁青的司马空、司马婉茹和马万冲,还有一脸疑惑的徐正甫,似乎明白吴天为何被罚面壁三年了。

“今天吴天师弟一开始便刀剑齐上,看来对徐师妹有所忌惮呀。”台下有人道。

“不错,昨天徐师妹可以重伤王师兄,而自己居然毫发无损,武功自是非比寻常。”

台下众人议论了一阵,都渐渐的静了下来。

“开始。”

司马空一声令下,自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茶刚入口,还没品出浓淡,却听见“乒乒乓乓”快速的兵器碰撞之声,等他抬眼看时,徐若琪的金蛇剑和吴天的菜刀同时飞出,各自散发着光芒,已至少空中连续碰撞了数十次,二人身上竟然各有四五处轻伤。

司马空一惊,一口烫茶咽到肚里,烧胃。

其他观战的弟子们也都惊呆了,这那里是在比武呀,分明是在拼命。

就在他们惊讶的片刻,这轮快速对攻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