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四中阵首

五十九 中阵首

吴天看到少掌柜,心道他来干什么。又看着台下众人对着他和徐若琪指指点点,再想想自己和徐若琪所舞之剑,羞愧难当,红着脸低下了头。

徐若琪也想不通刚才怎就受了吴天的感染,与他暧昧起来。她想着偷眼向台下看去,只见秦弄玉把袖子一甩,往人群外走去。徐若琪心里“咯噔”一下,低声对吴天道:“吴天师弟,咱们这下真的说不清楚了。”

“这就说不清了吗?昨晚之事我可以给英子姐解释,今天之事呢?我怎么就会和你这样了?”吴天说着,转头向小英子看去,却见小英子正被少掌柜搀扶着离开。

“英子姐。”吴天叫了一声,却几乎无人听见。自己本没做什么错事,为何如此心虚呀。

“看剑!”徐若琪大叫一声,举剑刺来,吴天下意识的抬剑格开。徐若琪左掌击中吴天胸口,吴天出于自卫内法一吐。没想到徐若琪此掌根本没有用上几成功力,整个人被震飞出去,后颈正对着插在台上的那把玄铁黑剑。

“啊!”吴天恢复过意识来知道徐若琪是想故意输给自己的,只是她忘记了台上插着那把玄铁黑剑。想着大叫一声“小心!”飞身而起半空中追上徐若琪,左臂一揽,右手菜刀一举,御剑升到了空中。玄铁黑剑的剑柄轻轻的擦过了徐若琪的后脑,看着微微颤抖的玄铁黑剑,徐若琪也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胸口不停的起伏着。

“你二人在做什么!”司马婉茹突然大怒道,手中的茶杯掷了过来,“当”的一声打在了菜刀之上,吴天的手一软,抱着徐若琪同时掉到了地上。

小英子与少掌柜走了几步,还是不太甘心,忽听吴天大叫“小心

!”她连忙回头看去,却见吴天揽着徐若琪飞正飞在空中。她的心一下子碎了,突然的加快脚步,向山下走去。

“等等我,英子。”少掌柜赶忙追了上去。

吴天和徐若琪从地上起来时,司马空等人已来到了他们的跟前,司马空在他二人的脸上扫视片刻,终于叹了一口气。

“司马师叔,我输了。”徐若琪道。

司马空点点头。

吴天也见过礼,向小英子离去的方向看去,小英子刚拐上吊桥,只看到衣襟飘了一下,便走入了云雾中。

“谁胜谁负我们已有定论。”司马空说着对四周的弟子们高声道:“我宣布,中阵选拔赛正式结束,入选中阵者:秦弄玉、李玦、腾飞、卢超、薛不才、张名玉。”每念到一个人的名字,他们堂中的师兄弟们便是一阵的欢呼。

最后司马空看着眼前的二人道:“还有徐若琪和吴天。”

摇光堂和天权堂的弟子们也是一阵的欢呼。杜大宝等人跑了过来,一把搂住吴天道:“师弟,你入中阵了,我们堂又有人入中阵了。”

忽然有弟子扳指头算了一下,怎么是八个人呢?一个中阵只要七个人就够了。

“刚才叫到之人明早晨到开阳堂。”司马空说完和各堂首座首先散去,接着各堂弟子也各回各堂。

天枢殿前,只剩下七个孤零零的擂台,无情的站在那里。

夜深了。

下雨了。

第二天一早,八名入围弟子在各自师父的带领下齐聚天枢殿。当然,吴天是跟着江小贝来的。

他们相互之间打着招呼,腾飞、卢超和张名玉是吴天面壁后返山的外室弟子,薛不才一一介绍他们和吴天、徐若琪打招呼认识。

少顷,司马空和徐正甫走了出来。大家见礼后司马空道:“今日起,你们便是本派中阵弟子,人选中阵是本派二代弟子的至高荣誉,同时你们肩头的责任也会更重,将来派内的大小事务便主要交由你们出面去办,或许几年或许十几年后,你们的名字也会响彻武林,也许还会有人如我今日一般站在这里训话

。”

司马空说着看看面前的八人,这八人被司马空的话感染,心潮澎湃。

司马空点点头,接着道:“通过两轮的比赛,吴天师侄表现突出,特别是在内力比赛中成绩夷非所思,前无古人。所以我与师兄商议后,决定任命吴天师侄为本届中阵阵首。”

“啊?”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是谁也没想到的决定。

“掌门人呀,请教这个中阵阵首是个什么职务?比首座小多少?”江小贝问道。

“这个……中阵阵首平时负责中阵七人的召集、练阵等事务,若是下山执行任务,中阵阵首便带队之人。同时阵中有人不能出战,阵首便要补缺。”

“你之意是阵首平时不在阵中?”江小贝一针见血。

“不错。”司马空道。

“我明白了。”江小贝冷笑几声对吴天道:“吴天,咱们走。”说着要拉吴天离开。

“师叔且慢。”徐正甫拦住他们解释道:“我们暂不让吴天入中阵,也是有原因的,你听我们介绍分析之后便会知晓。”说着把江小贝拉了回来。

“江师叔,你听我先介绍下中阵和小阵的不同之处。”司马空道:“小阵以虹光剑法为基础,要求阵中七按北斗七星之运行轨迹走位,同时内力贯通,各施虹光剑法。而中阵以十字剑法为基础,阵中七人需各施十字剑法。也就是说要剑法十分熟练才行。”

“你说这么多我也不懂,只问你一句,同是这一批人使用,哪个阵厉害?”江小贝问道。

“自然是中阵厉害。”

“厉害到什么程度?”

“小阵可困住我一人,中阵练熟应可困住我们二人。”司马空道。

“这么厉害呀

。”江小贝吃惊了。能困住司马空与徐正甫二人,那是多高的武功呀,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反过来想想吴天的剑法造诣实在是太差了,一招招使出来行,要是在阵中随机应变、融会贯通,肯定是做不到的。于是他不再责问此事,而是关心中阵如何练习了。

自此日起,这八人每天上午到天枢殿练习中阵。说是八人齐练,其实是那七人在练,吴天在旁边专心熟悉十字剑法。

那七人是何等聪明之人,不到半月,中阵已练习的有了模样,施展起来十字剑星如流星般闪过,五丈之内都是剑气。

司马空和徐正甫也是十分的惊喜。

“如此看来,此中阵与几十年前我们的中阵有一拼呀。”司马空笑道。

“不错,况且这里还有位奇才。”徐正甫说着指指吴天,“只要好好的引导于他,他必是我派振兴的重要人物。”

每每中阵演到激烈之时,吴天也停下练习朝这边看来。让我领导这些人吗?我能领导的了这些天才吗?于是他便更加辛苦的练功,往往白天练习了一天的剑法,晚上还要去仙坑按照吴尘飞的密籍练习内法。

到了一月头上,一天吴天照常来到天枢殿,司马空和徐正甫把他叫到了一旁。

“吴天,你徐师伯要去无忧谷走一趟,他点名要你同去。”

“是。”

“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下东西,中午过后便出发。”

“你应该在开阳堂练功呀,怎么回来了?”江小贝见吴天回堂问道。

“师叔祖,徐师伯要去无忧谷,掌门要我同他一起去。”吴天道。

“去无忧谷做什么?”江小贝道。

“肯定是和风老谷主之死有关。三年前无忧谷上山兴师问罪,掌门答应得空亲自去无忧谷走一趟的。如今已过三年,再不去恐怕是不合适了。”杜大宝道。

“原来和无忧谷还有这种隔阂,这事怎么不早告诉我。”江小贝笑道。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五十九 中阵首)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