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2回 鑫瑞少庄主

六十一 鑫瑞少庄主

行侠仗义、杀奸除恶、匡扶正义,这不正是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吗?自从三年前自己在药后与逍遥仙子**,被人误解与徐若琪发生关系后,自己便一直活在这些阴影中,或者说自卑中。恨过徐若琪,也恨过自己。只是这些恨对吗?真正的仇人是逍遥仙子和邪教,他们不但害自己失足,连小英子的父母也是死在他们的手下。掌门罚我面壁、让徐师姐守藏剑阁三年,便是为了让我们离开众人的视线,让大家慢慢的忘了那些不愉快之事。为此他们还为我更名、任命我为中阵阵首,实在是用心良苦呀

吴天想到此处心中豁然开朗,顿时泪流满面,于是滚鞍下马,跪在徐正甫马前痛哭道:“多谢掌门和徐师伯,你们所做皆为柱子,我还曾怨恨你们嫌我是带错之身。从今后我便誓杀邪教,为江湖除害。”

徐正甫也连忙下马,扶起他道:“你说你是谁?那个犯过错的柱子早已不在,现在只有我们的中阵阵首吴天。”

“是,是吴天。”

“好了,别哭了。”徐正甫拍拍吴天的肩头道,“大宝他们快回来了,咱们也上马吧。”

“是。”吴天说着与徐正甫重新上马,事情想通,心情顿时好了许多,脸上露出了笑。

徐正甫却叹了口气,自语道:“吴天的心结解开了,若琪和弄玉不知怎样了。”

“师伯,您说什么?”吴天道。

“哦,没事。”徐正甫说着,扫到了吴天腰间的玄铁黑剑,脸上的肌肉猛的一抽,然后道:“你晚饭后到我房间,我要给你讲个故事。”

“是。师伯。”

这天傍晚时分,来到了一个较大的镇子。离镇子口还有一段距离,便看到有一大群人在镇口,张灯结彩、敲敲打打。远远看见了徐正甫等人,居然还放起了鞭炮。

“师伯,是不是有人成亲呀。”杜大宝道。

“可能是迎接我们的。”江小贝说了一声,便拍马跑到了前面。

大家都不明所以,“走吧,他家是开钱庄的。”冯不凡说了句也跟了上去。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见江小贝立刻迎了上去。

“少东家,小人在此等候多时了。”说着给江小贝牵住马头,扶他下马。江小贝没有客气,反而拿起了架子。

“你这里的掌柜?”江小贝问道。

“回少东家,小人姓李,是这里分号的管事儿

。前些日子得知您老回家探亲,在此迎候两天了。”

江小贝“嗯”了一声,指着徐正甫等人道:“李掌柜,这是虹光派前任掌门、天枢堂首座。”

“徐首座好。”李掌柜向徐正甫等人拱拱手,显然不如对江小贝客气。“少东家,徐首座,快请快请,我已包下本镇最好的客栈,今晚为各位接风洗尘。”

江小贝瞥了他一眼,与众人进了镇。

虽然只是个镇,但与云下镇比不知要繁荣多少倍。所谓的最好的客栈,也果然富丽堂皇,起码与旁边的建筑比较显的非常的突出。正厅中的一张大桌子上已摆满了酒菜,显然是江小凡进镇后刚上来的鞭炮就是信号。

江小贝请徐正甫正座,徐正甫笑笑坐到了一旁,江小贝坐到了正座,脸却拉了下来。

李掌柜见少东家拉下了脸,不知自己哪里做的不对,顿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李掌柜,这里的分号每年过往的银子有多少?”江小贝问道。

“这……”李掌柜看看周围,这是商业机密,一般不对外人说的。

“但说无妨。”

“禀少掌柜,这里地处偏僻,本号每年流水只有十万余两。”

“每年的收益是多少?”江小贝又问道。

“这里流通较慢,每年收益只有一成左右。”李掌柜冒汗道。

“一成,也就是一万多两。按照本钱庄规矩,你每年可分到一千多两,是不是。”

“是……是。”李掌柜擦汗道。

“这个排场预算是多少?”江小贝看看四周道。

“预算是1500两。”李掌柜心道不好,汗如雨下。

“这是号上出钱还是你自己出钱?”

“这个……是号上出钱

。”

“啪”的一声,江小贝一拍桌子,起身道:“一年收益只有一万多两,给我接个风就花却一千五百两,照此下去我鑫瑞钱庄岂不毁在你们这些人手里!”

“少东家息怒,小人知错。”李掌柜惊恐道。

“把这些都退掉,上一桌普通酒菜到房间里去。徐首座,咱们都到房间吧。”

“是是。少掌柜,可是这菜都上来了,您看下不为例吧。”李掌柜说着,求助的看看旁边的徐正甫等人。

徐正甫面无表情,其他人却是强忍着笑。

“这顿饭钱我出,但不可下不为例。”江小贝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转身上了楼。

楼上的房间不大,不过好在一行也只有九个人,天权堂六个人,徐正甫和他的两个弟子。大家满满的坐了一桌,没有了李掌柜,大家非常轻松。

“江师叔,虽然你年纪轻轻,没想到做事却是大家之风,后生可谓呀。”徐正甫由衷道。

“呵呵,徐首座过奖了。来来,干杯。”

大家一起举杯。

“哼。”冯不凡哼了一声道:“师弟,这些菜还是刚才桌上那些,他们还在骗你。”

“呵呵,我早看出来了,只是没有点破。李掌柜上这些菜便是在试探我,我若说破此事,他必不会在我钱庄继续干下去了。我不说破,他便也安心了,算是我们心照了。”江小贝意味深长道。

徐正甫听此一言心中不免赞叹,江小贝虽人富家公子,做事却是弛张有度、条理分明,刚才楼下训斥李掌柜便是张,而此时故意不说破便是弛。若说年轻一代武功进步飞速让人惊讶,这超群的智谋才是真正可怕的。

“佩服佩服。”其他弟子们对江小贝的佩服又加深了一成,纷纷与他敬酒。

没过多久,大家便喝多了。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六十一 鑫瑞少庄主)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