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3回 前尘血腥事

六十二 前尘血腥事

大家都已回房休息,吴天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来的徐正甫的房间外,轻轻的敲门。

“是吴天吗?”

“徐师伯,是我。”

“进来吧

。”

吴天推门而入,徐正甫正坐在**打座。

“师伯,您白天让我找您说听个故事。”

“是的。”徐正甫从**下来,示意吴天也坐下,缓缓道,“从哪里说起呢?就从本派20年前的惨案说起吧。”

柱子入门前便知虹光派20年起遭受过重创,上代高手其实也就是七大首座全部战死。只是入门后派中二代弟子不知道详情,而各位首座却对此事讳莫如深。

“20年前,我虹光派人强马壮,七大首座功力深厚,中阵人才济济。当年中阵的几人,你也是认识的。有剑术奇才司马天师弟、内法天才吴尘飞师弟,还有我们这些平庸之辈,司马空师弟、玄真子师弟、司马婉茹师妹、你们的师父曹翰林师弟,以及我。可是即便如此,居然也奈何不了那个魔头。”徐正甫说着,脸上的表情复杂了起来,可想当年的惨状。

“或许是我们中阵弟子进步太快,我们七人中,居然已有三人的虹光剑法练至七虹境界、十字剑法练至七星境界。七大首座在此情况下便将派内大小事务交于我处理,他们齐聚于后山的一处小院,那是本派前辈当年闭关之所,整日修习本派的至高剑法。”

“虹光十字剑。”吴天接口道。

“不错,你年纪轻轻便已见过此招,可惜我至今无缘得见呀。”

“当年的七大首座也没有练成吗?”

“没有,如果练成怎会落那番下场。一日七大首座如往日一样在后山练剑,但映出的光彩与往日不同,隐含着一股血气。于是我便派了一位师弟前去查看,没想到那位师弟回来之时已身受重伤,还未曾说出话来,便死在了我的面前。”

“啊!”吴天惊道。

“我知道必定出了大事,于是派人召集中阵七人,怎奈找来找去,却少一人。”

“少谁?”

“你们的师父,曹翰林。我们寻他不到,只好六人先冲到了后山,其他师弟、师妹们各组小阵远处待命

。只见院内法彩千条,光芒冲天。七大首座的兵器于空中结成了一柄巨剑,与一柄剑斗在一起。显然是七位结成大阵,与法力车强之人大战。”

吴天想起于衡堂的小阵便已威力巨大,何况是由七位前辈高人合成的大阵了。于是道:“呀,七位前辈的大阵一出,天下应该无人能敌吧。”

徐正甫摇摇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七位师尊非但不能占得优势,还岌岌可危。”

“我们见师尊们处于劣势,连忙结成中阵,想冲进去帮忙。可是我们一靠近,一股巨大的剑气便将我们冲了出来,其中已有三位师弟受了内伤。此时里面的师尊已知我们在门外,于是下了一个命令:立即带领全派弟子退下山去,不得有误,我们已用大阵困住此人,制伏他后再叫你们上山。恩师没有说没有制伏怎么办,而结果便是没有制伏。”

吴天又惊道,“那此人是何等修为呀。”

“他根本不是人,是魔。”徐正甫道,“虽然我们被剑气击退,但还是分散了那人的法力,所有得以扫上一眼:一人身满身的血光,祭起一柄血剑。”

“血剑!”吴天叫着摸摸自己的肋下,“不对呀,徐师伯。我听吴尘飞师伯说过,当年你们曾用天愁剑压制血剑数年。可见天愁剑的灵气不在血剑之下,莫非当时天愁剑不在派中?”

“在。”徐正甫叹口气道:“当时我的师父、上代掌门便是用的天愁剑。只是那魔头行为极高,已不是天愁剑能压制的了。我们奉命退到山下,过了几个时辰后,山上没有传来任何消息,于是我们便重返后山,可是后山之上,已被夷为平地。”徐正甫说到这里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在屋内飞快的踱着步。

“那几位前辈和那个魔头呢?”

“魔头不见了,但是几位首座还在。”

“他们如何?”

“七大首座的身体,居然被剑气切成了碎块,散落了满地,在他们的血气,居然被吸的干干净净,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了。”

“啊!”

“七大首座组成的大七星北斗阵,相信当时世间无几人能在阵中坚持上十回合,而他们却齐被一人杀死,死状惨烈

。我们立即四处寻找那个魔头的下落,而奇的是那个魔头在我派犯下血案之后便消失了,直到一年之后找到了那把血剑。”

“血剑是你师父曹翰林找到了。他当时带着几个弟子追踪邪教之人,无意中发现了血剑。于是连忙放弃追踪,挟剑回山。只是血剑的血腥之气太过于强烈,一路上你的几位师兄们竟都发疯而死,最后曹师弟带剑回山之时,他也有些神志不清了。于是我们连忙将他与血剑隔离,他才渐渐好转。而如何处置血剑,又是一件头疼的事情。不论是谁不说接触只要靠近血剑便会被它的血腥之气反噬,最后变的疯狂,受制于剑,所以最后只好用本派的镇派宝剑天愁,才能将其压制,藏于藏剑阁。直到后来,司马天师弟为练成虹光十字剑法,打伤吴尘飞、盗走血剑,只是血剑被天愁压制多年,似乎也没有了往日的狂暴。”徐正甫说着看看吴天的肋下。

“记着我那日要收回血剑吗?”徐正甫道。

“记得。可是血剑是师伯交于我的,不知为何收回?”吴天想起那天比武之时徐正甫要没收血剑,后被江小贝制止。

“那时你正在盛怒之下,极易被血剑的血腥之气反噬,而入了魔道。虽然我也不能抵御那血腥之气,但是修为毕竟高你一些,而且手中有半截天愁剑,能多抵抗一会儿。只是如今血剑已除了血气,你可知它是如何除去血气的吗?”

“师伯……”吴天刚想说出缘由,却见徐正甫眼中红芒一闪,又马上的消失,心中一惊,刚才师伯还说他也不能抵御这血腥之气,如今他脸上有异,莫非是已受到血气的感染?但是偏偏我却无事,反而能制衡血剑。我若说出血剑欲追随于我才腿去了血腥,师伯难免会对我有不好的看法,认为我也是妖邪之人,这样岂不枉费了他们为我改名重新做人之恩。于是他说道:“师伯,我捡到它时它便是如今这个样子,只是偶尔与菜刀相撞才重现一下血光。”

“那是自然。”徐正甫说着从床头拿下剑盒,取出半截天愁,对吴天道:“你可带着你的菜刀?”

“带着。”吴天说着取出菜刀,放在桌上,忽然他惊叫了一声,“难道,难道?”

“不错,这不是什么菜刀,而是天愁剑柄。只是天愁过于宽大,才不知被何人当作菜刀。”徐正甫说着将两件东西一对,剑身与剑柄严丝合缝的合到了一起,带着一阵的轻吟,一道华彩闪过,一会儿又消失了。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六十二 前尘血腥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