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8回 血剑枭强虏

六十七 血剑枭强虏

紫剑双侠见吴天连连后退,正想上去帮忙,对方阵中跳出一人,敌住他们。江小贝和冯不凡也要上前,也被一人拦下。其他众一哄而上,杜大宝和林强将两个女孩围在中间,挡住众人。

紫袍男子再次祭起长剑,吴天不敢怠慢,全力接招,双剑相碰之时,突然手中血剑血光一闪。“当”的一声,紫袍男子的剑被震回,落入手中之时还不停的颤抖。“你手中何剑。”紫袍男子惊。

“玄铁黑剑。”柱子回答一声,一道五色虹光飞出。紫袍男子让过剑锋一掌击到了剑身之上。但是手一挨着剑,身上突然一紧,他连忙收手。

而吴天手中剑差点脱手。

紫袍男子心中微惊,他手中剑明明是一把利器,不知为何却总是隐而不发,虽然偶露狰狞,但已威力不凡。难度对面的年轻人还有所保留?我刚才一掌,居然没将剑击飞。

吴天心中大惊,心道此人武功了得,我的五色剑虹,居然对他毫无威胁。于是伸手摸摸天愁剑柄,想起了与徐若琪对战时的事情。

此时紫袍男子长剑一阵轻吟,散发出万丈的光芒飞弛而来,吴天血剑一阵的挥舞,却碰不到对方的剑身,大惊之下只好后退,忽然靠住了一棵大树没了退路。此时紫袍男子双掌闪着白光,重击而到,而他的剑也在空中急刺而来。吴天心道不好,大喝一声“去!”玄铁黑剑击向对方的剑。紫袍男子见状微微一笑,心道他的怪剑离手,便是死期已到。量他小小年纪也接不下我全力的一掌。

“轰”的一声,四掌相交,紫袍男子后退一丈,而吴天身后大树“咔”的一声折断,吴天胸中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就要吐出,幸亏水晶珠发出丝丝凉意,胸口顿时好了许多。

紫袍男子大惊,小小年纪居然接下我一掌,都传虹光派各个法力强大,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他虽接下我一掌,想必也受了不轻的内伤。他想着朝吴天看去,却见吴天脸上一红,马上恢复了本色。此时玄铁黑剑飞回到了手中,吴天居然一跃而起,三颗十字剑星向紫袍男子打来。

紫袍紫男子见这三颗剑星比刚才弱了许多,心道果然受了内伤。于是挥掌拍出,三颗剑星立刻消失,而紫袍男子的手,居然抓住了玄铁黑剑的剑身。

“脱手。”紫袍男子大叫一声,从吴天手中夺过了玄铁黑剑。他心下大喜,还没来得及得意得到了宝物,只觉胸前劲风袭来,对面的吴天不知何时左手拿着一件短兵器,兵器顶端发出剑气,直刺自己的胸口。

紫袍男子急退,剑气急长。

紫袍男子欲用手中血剑挡下剑气,刚刚将自己内法传到血剑之上,却见血剑发出一股血光,紫袍男子只觉自己手中一阵疼痛,全身气血一僵,对方的剑气穿胸而过,血剑脱手。

“啊!”紫袍男子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胸口渗出了鲜血。

“寨主。”与紫剑双侠缠斗之人见状大叫一声,刚想过来救助他们的寨主,只在略一分神之间,被紫剑双侠刺了两个大窟窿,倒地而死。

与江小贝与冯不凡打斗之人,见势不好,打算逃走。江小贝早看出来他的想法,一剑轧断了他的手臂,冯不凡剑刺入他的后心。

其他喽啰见头领阵亡,立刻人心涣散,四散奔逃。紫剑双侠与江小贝冯不凡几人追上几剑,便将他们杀的一干二净。

此时中剑的紫袍男子见众人散开,突然的跃起,飞向金贝贝和平儿。杜大宝和林强举剑阻拦,紫袍男子双掌一挥,就二人震开,双手直抓金贝贝。

金贝贝尖叫一声闭上了眼睛,却听的“咚”的一声,一人替她挡下了这一掌后,被击的撞到了她的身上,两他同时倒地,对方的嘴碰到了自己的嘴,突然一股**流出,带着腥味。

“啊!血。”金贝贝惊叫一声,将身上的他推起,居然是江小贝。此时紫剑双侠的双剑同时飞起,紫色剑气剑齐齐刺入了他的后心。紫袍男子抽搐几下,终于不动了。

“咳咳。”江小贝咳嗽两声,靠在了金贝贝的身上。

“你……你吐血了。”金贝贝明白了刚才的事情,关切的问道。

“还好。”江小贝脸色惨白,连忙调息打坐。幸好是紫袍男子受伤在前,否则那一下江小贝不死也要重伤。

杜大宝和晓峰同时从怀中取出一粒疗伤丹药,让江小贝吞下。

杜大宝看吴天也捂胸坐到了地上,连忙送去一粒。吴天摇摇头,指指满身是血的冯不凡,冯不凡却笑了。

片刻之后,在两派妙药的作用下,江小贝顿时感觉好了许多,只是脸上还缺点血色,他与晓峰商量一下,道:“此地不可久留,小心他们有后援。大宝、林强带她们回庄。”

于是杜大宝和林强带着两个吓傻了女孩先行走开。林强走了几步回头看时,却见冯不凡将那三个头领的人头切了下来,找了件袍子包上。吓的他一吐舌头,不敢再回头。

天色已晚,金满堂和徐正甫还在焦急的等待江小贝他们的消息。

忽然听到前门有些乱,然后金总管跑了进来道:“回来了,都回来了。”

“都谁回来了?”金满堂问。

“小姐和姑爷都回来了,还带着两个人。”

金总管正说着,江小贝一行人已进了正堂。

“贝贝。”金夫人从后室跑出来,拉住了女儿的手。

“娘。”金贝贝一把搂住了母亲。

金夫人见金贝贝前襟之上有一团的血红,大惊道:“贝贝,你受伤了?”

“没有。”金贝贝想起刚才和江小贝双唇想交,于是脸红道:“娘,我没事。”

金满堂见女儿没事,而身后几人似乎都受了些伤,于是道:“夫人,你带贝贝先回内堂休息吧。”

金夫人拉金贝贝向内堂走去,金贝贝回头看看江小贝,江小贝笑笑,金贝贝的脸红了。

金贝贝母女走了,徐正甫打量着紫剑双侠道:“两位可是无忧谷的紫剑双侠,晓峰、雪飞?”

“正是在下,参见徐首座。”紫剑双侠拱手道。

“二位在江湖上侠名远扬,久仰久仰呀。”金满堂道。

“这是宏运钱庄金庄主。”江小贝又道。

“金庄主过奖了,我们此次冒然拜访也没带什么礼物,这些就当是见面礼吧。”说完,冯不凡将衣袍中的人头倒到了地上。

“啊!”金满堂被吓了一跳,但毕竟是一庄之主,马上定下神来道:“这是什么?”

“金庄主,这是青头山三个头领的人头。”

“你们把青头山平了吗?好呀,为民除害了。”金满堂大喜。

徐正甫看着三个人头有些面熟,细看之下惊道:“真的是你们杀的吗?”

“正是。”

“这是青风寨寨主肖斌。”徐正甫指着那个紫袍男子的人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