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9回 欢喜小冤家

六十八 欢喜小冤家

因为有人受伤,大家还是在宏运钱庄多住了一天。

等众人向金庄再告辞,离开潇州城之时,江湖中便将铲平青头山之事传开了,只是传闻与事实有些不符。

虹光派中阵阵首吴天与紫剑双侠在青头山剿灭青风寨寨主肖斌与两大堂者李源、龙飞。

“怎么能这样呀,那一战中我们也杀了不少青风寨余孽的

。”林强从别人嘴里听到传言后心里不平衡了。

紫剑双侠和吴天只好尴尬的笑笑。

林强见其他人不说话,于是又道:“不说我,起码有江师叔祖指挥有方吧。”

“呵呵。”江小贝干笑道:“林强你不必介意,江湖便是这样。那些所谓的英雄事迹,十有**是掺有水分的,所谓的英雄人物,便是靠名号与传言成就的。”

吴天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想起紫剑双侠听到他是中阵阵首时的敬佩之情,终于体会到这个阵首的名号,在武林中居然这么的管用,即便是与他人共同做的事情,也会只算到自己的头上。或许不久之后,随便在哪里报出自己的名字,就能赢来许多的敬佩目光。只是有了名气之后,自己的言行又必须谨小慎微,否则一件事能成就一个英雄,一件事也能毁掉一个人,况且,自己还是与邪教妖女有染之人。

想到这里,他侧目看看徐正甫,他开始明白在自己有错之时,司马掌门为何不许自己参加中阵选拔赛。而在自己选拔赛出线之后,又给自己冠于阵首之名还重新起了名字。吴天,虽叫吴天,但不可无法无天,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不能辜负了司马掌门与徐师伯的良苦用心。

吴天正想着,忽听后面有马蹄之声,远远看去一阵烟尘,人数还不少。

不一会儿,那群人到了跟前,为首竟然是宏运钱庄的金总管。

“姑爷、徐大侠。”金总管气喘吁吁道:“在下奉老爷之命,陪小姐到江家探望江老庄主,还有几车礼物,随后便到。”

徐正甫点点头,继续赶路。江小贝咧咧嘴,忽然金贝贝从马车里探出头来脸红道:“你……伤好些了吗?”

“没有呀,舌头痛。”江小贝笑道。

“舌头?莫非你伤了舌头?”金贝贝奇道。

“那日之血,不是从腹中喷出,而是与你一撞咬到了舌头。”

“啊!”金贝贝惊道。

江小贝眼珠一转心生一计,靠近马车道:“贝贝,车里闷不闷呀?”

“当然闷呀,你问这个干什么?”

“对了,那天我替你挡下一掌时,后退时没有撞伤你吧?”

“那个……自然没有

。”金贝贝说着脸红了,因为那天与江小贝先是两唇想碰,然后江小贝还顺势靠到了她的胸口上,“你真的无事?”金贝贝关切的问道。

“好多了,吃了金叔给的名贵伤药,现在已无大碍了。对了,你在车里很闷吧。”

“是有点闷,怎么了?”

“我是说……”江小贝故意压低了声音,“你下车骑我的马,我带你兜兜风如何?”江小贝说着有些羞涩。

金贝贝沉默了一会儿,居然真的从车里跳了下来,走到了江小贝的马前,正想伸手,忽的江小贝轻拍一下马头,马儿对着金贝贝打了一声响鼻,马鼻涕喷了她满脸。

江小贝赶紧拍马,哈哈大笑着跑了。

“江-小-贝。”金贝贝咬牙叫着。

这天晚上,一行人在一座小城落脚。城不大,一下子来了几十人的车队,顿时让人觉着人多了起来。大家刚包下一个客栈,便有不少的当地富商带着当地的特产上门拜访。当然是来拜访江小贝和金贝贝的。

江小贝代表两家钱庄与他们寒暄一阵,便下了送客令。此时天色已经很晚,而他还没有顾上吃晚饭。他不禁的皱眉,想起自己小时经常见不到爹爹,原来爹爹昨天的都在忙着应酬别人。

他回到房间,本想叫小二点些饭菜,门一推,平儿进来了,手里端着一个小碗。

“姑爷,小姐猜您还没有吃饭,让我给你送碗燕窝来。”平儿说着放到了桌上。

江小贝有些诧异,于是问道:“这是你们小姐亲自熬的?”

“不是,小姐熬了两锅都胡了,这碗是平儿熬的。”

“难得她这么好心给我熬粥,也不匡我为她挡下一掌

。好了平儿,你回去代我谢谢她。”

“平儿告退。”

平儿出房门后,林强走了进来。

“师叔祖,好福气呀。晚上还有人给你熬粥,这是什么粥,燕窝吗?”林强说着伸鼻子闻闻。

江小贝向门外看去,隔着纸窗,他隐约看见外面有两个女子在偷听。原来如此。

“师叔祖,燕窝是什么味的,都快凉了,你不喝我就替你喝了吧。”林强说着端起了碗。

“别……”喝字还没有叫出口,多半碗燕窝早进了林强的口中,他咂咂嘴,忽然都吐了出来,吐着舌头道:“原来燕窝是辣的呀。”

门外传来一阵的笑声,只听金贝贝道:“江小贝,咱们没完,今天算你走运。平儿,走,回房。”

中原两大钱庄的少爷和小姐同行,惊动的人自然不少。每到一城,除了他们各自钱号的人,还有数不清的大商巨贾排队要请他们吃饭。这还不算,当地的各大小门派也都排起队来要请虹光派和无忧谷的众人。虽然徐正甫成名已久,但是除了几个旧相识,大部分是冲着中阵阵首和紫剑双侠的名号来的。于是一时间队伍行进缓慢。

所幸离江家所在的临江不远了。

穿过前面的小镇,再行七八十里,便是临江城了。

江小贝与徐正甫商议着是休息一夜再走,还是赶一段夜路今晚便到临江。

在小镇口,吴天听到一阵“哎呀”之声。原来是路边的一位无腿老人发出的。

老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更让人可怜的是他居然没有了双脚。只是那样的爬在地上,手里捧着一只破碗,嘴里发出“哎呀”之声,不是是饿的还是哪里疼痛。

吴天看着实在是不忍心了,从怀中摸出几块碎银子,下马朝老人走去。

老人看见有人朝他走来,眼中顿时充满了渴望。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六十八 欢喜小冤家)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