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九回临江两大家

第三卷 无忧谷之行 十九回 临江两大家

客栈的后院生起了一堆火,一人坐在火堆前,手中拿着一件东西在火上烤着《搜索哈十八ha18.com看最快的免费小说》没过多久,便传出了烤鸡的香味。?

吴天将烤鸡放到一张盘子里,来到了黄衫的门前。?

“衫妹,你睡了吗?”?

“我……已睡下了。”?

“哦,我刚烤好一只鸡,放到你门口了,你不是一直想吃吗?”?

屋里的黄衫没有说话,过了片刻,门轻轻的开了,吴天看见了黄衫美丽的眼睛,含着泪水。?

第二日,徐正甫终于从房中走了出来,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看上去似乎已无大碍?

“徐首座,你身体好些了吗?”江小贝问道。?

“江师叔,我好多了,只是元气尚未恢复。”徐正甫道。?

“那也正常。我昨日派人从家中取来一根五百年的雪参,已吩咐人炖好,还请徐首座喝下。”?

“这个……”徐正甫推辞了一下,还是喝了下去。?

“江师叔祖,你不是说只有一棵,早让吴师弟吃了吗?怎么还有一棵?”林强问道。?

“去,两棵不一样,那棵是千年的,这棵只有五百年。”江小贝说着,大家哈哈大笑,一阵的轻松。?

只是轻松之余,吴天向黄衫的房间看去,可是那里只有紧闭的房门,那只鸡,不知她吃了没有。?

“咱们在这里再休整一天,明天便去临江。”江小贝道。?

“好。”众人齐声回答,?

“江小贝。”忽然金贝贝在楼下叫道,“你会烤鸡吗?”?

江小贝转头看去,只见金贝贝手中抓住一只母鸡,朝楼上走来,他连忙转身跑开,众人也哄笑着散开。?

徐正甫离开之时,看见了吴天腰中的玄铁黑剑,瞳孔一紧。吴天也正好有话对他说:“徐师伯,我有事向您回禀。”?

在徐正甫的房间,吴天重手站立。?

“你有什么事呀?”徐正甫道。?

“禀师伯,剑魔又重现人间了。”吴天道。?

“什么!”徐正甫惊的站了起来,“是你亲眼看到的吗?”?

“没有,但是与我同来的姑娘的姐妹们,应该是死于剑魔之手,现场与您描述的20年前的那场惨案一模一样。而且……我在旁边找到了它。”吴天说着拿出了血剑。?

“看来真的是剑魔了。这剑魔或许是一人,也可能人人都是剑魔。”徐正甫道。?

“此话怎讲?”?

“若是因剑而成魔,那么剑魔便不是一人了。”?

吴天点点头,忽然道:“莫非绿袍老祖就是剑魔?”?

“不会。”徐正甫道:“我与他大战之时,血剑便已不知掉到了哪里。而且他所受之伤不在我之下。”?

吴天听着沉默了一会儿,心中实在想不出到底谁是凶手,或许等黄衫心情平静之后,以她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分析出个所以然。?

“好吧,事情即已说明,你便出去吧。只是你要好好保存这把血剑,不可让它再造首杀戮。”?

“是。”吴他说着退了出来,想了一想,来到了黄衫的房间门口。?

“衫妹,起床了吗?”吴天叫着敲敲门。?

“客官。”店小二闻声跑了过来道:“这位姑娘已经走了。”?

“走了?”吴天惊道,“何时离开的?”?

“我们也不知。今天早晨此房门是半开着的,我们进来发现那位漂亮姑娘已经不在,桌上除了一堆鸡骨头,还有这张纸条。”店小二知道吴天深夜给黄衫烤鸡的事情,可见二人关系必定不一般,所以便把纸条留给了吴天。?

吴天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道:昨晚之鸡是你送的,故不算数,所以你还欠我四只烤鸡,切记。拉钩。衫妹。?

吴天看过笑了,眼前浮现出黄衫聪明美丽的脸庞……?

一天之后,队伍重新启程。虽然有五百年的雪参,徐正甫也只是脸『色』比原来好了一些,其所受的内伤,并非几日就能痊愈。吴天看着徐正甫略显虚弱的背影,心中想起了雷龙要找徐正甫切磋武功,不禁多了几分担心。?

早晨出发,中午时分便已到了临江城下。江家之人并没有出城迎接,或许是因为辈分太高了。于是一行人进城后直奔江府。?

江府门口,众人刚下马,便有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江小贝。?

“这肯定是江师叔祖的祖父,我们应该叫什么呢?”林强自语道。?

“错,那是江小贝的父亲。”冯不凡道。?

“啊,这么大年纪?”林强惊道。?

此时忽听人群后面有人高叫,“不凡,不凡。”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位近三四十岁的男子跑了过来。?

“这位肯定是令兄了。”林强猜道。?

“又错,这是我爹。”?

“啊!你爹这么年轻,而他爹那么老。”林强道。?

“他家连续数代老来得子,而我家辈辈十六七便成婚。”冯不凡道,“所以他是你们师叔祖,而你们是我的师叔祖。”?

冯不凡说完,那男子已到跟前,冯不凡“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叫道:“爹。”?

江府和顺风镖局是斜对门。两家齐出来迎接,使门口顿时有些混『乱』。但是这种混『乱』很快便过去了。?

得知金贝贝也同行而来,江小贝的母亲见过儿子后,把金贝贝拉进了自己的房中,江小凡的父亲江思源,一手拉着已长高长壮的儿子,一手把徐正甫迎进了江府。?

冯不凡的父亲冯无敌没有抢到徐正甫,却把虹光派的中阵阵首吴天、无忧谷的紫剑双侠领进了顺风镖局。?

然后两家的家人又来抢杜大宝、林强等人。?

“林师弟,你说咱们去哪边呀?”杜大宝左手被江府的管家拉着,右手被顺风镖局的镖师拽着。?

“你觉子哪边的饭好吃?”林强反问道。?

“江家有钱,按说他家的饭菜好吃。”杜大宝道。?

“那咱们去江家。”林强说着,挣脱了顺风镖局的镖师,跑进了江家。?

晚上,两家都是大排筵宴,款待远来的贵宾。江府这边,大家寒暄几句,徐正甫便说明了来意。?

江思源一听之下立即表态,“莫说小贝已是虹光派入室弟子,即便没有他,我也是虹光派外室弟子之后,我与徐首座同去无忧谷,我这张老脸在无忧谷还是能说上两句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