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回他们想吃肉

二十回 他们想吃肉 筏子的狂魔二十回 他们想吃肉 无弹窗 ,灌江 网

忽然,吴天听到有一阵“嗡嗡”之声,顺声看去,竟然是那柄血剑,微微发着红光轻吟,吴天一眼瞪去,血剑身上的血光顿时消失。

哭过了好久,吴天把黄衫放到地上,自己将那些尸体的碎块归拢成几堆,用石块和树枝掩盖了起来。吴天收拾完毕,在旁边的小溪里洗了洗手脸,洗完后,借着水中的倒影,他发现昨晚黄衫给他脸上抹的药水遇水即解,自己已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娱乐秀

黄衫早已止住了哭声,只是望着巨大的坟头发愣。她此时满面的泪水,梨花带雨,却是别样的凄美。她突然起身脱下无忧谷的白衣,撕成长条捆在树枝之上插到了一个个坟头的旁边。吴天叹口气,也照她的样子做了几个招魂帆。然后取出他们原来的衣服,帮她穿好。

“衫妹你有何打算?”吴天连问了两遍,黄衫都默不作声。她此时已恢复了部分的冷静,但是表情依旧茫然。

此时吴天走到了血剑的旁边,血剑又是一阵的轻吟。

“你身上的杀戮太多,从此我便不要你了。”吴天对血剑说完,转身要离开,血剑却轻吟一声落到了他的身前。

“你刚离开我一天,便又做杀孽。究竟是有人因你而成魔,还是因魔而使你成为血剑。”吴天看着血剑心道,此剑跟随我多日并无异状,但离开我只一天便重回成血剑,看来我身上必有奇特能克制住它。于是叹了口气,将血剑重新捡起。 娱乐秀

“衫妹,你现在如何打算?”吴天问道。

黄衫摇摇头,道:“我们师父失踪三年,我们本是来寻找师父而来,没想到却遭遇如此惨祸。如今,我在世上便没有了亲人。”黄衫说着,又流下了泪水。

吴天听的心中一动,顿时想起了三年前的云下镇,小英子给他说过同样的话,可是如今小英子在何处呢?而眼前黄衫梨花带雨的脸庞,竟似与当年小英子的表情一样,只是更美更怜。

“衫妹若是无处可去,便随我去寻我先到镇上,寻我派队伍去吧。”吴天道。

黄衫点点头。

“你还有力气吗?”吴天问道。

黄衫试了一下,居然没有飞起来,吴天只好又背上了她,按她指的方向,飞了过去。

没过多久便看到了那个镇子。

此时又到了夜间,镇中早已是灯火通明。吴天与黄衫在镇外降落,然后向镇中走去。

刚到镇口,忽听有人叫道:“吴师弟,是你吗?”

林强从一边跳了出来。

“林师兄。”吴天高兴道,“你们还在镇上呀?徐师伯回来没有?”

林强刚要回答,看见了吴天旁边的黄衫,顿时惊呆了。

“林师兄,林师兄。”吴天连叫两声。

“啊,吴师弟,请问这位姑娘是?”林强道。

“这是黄衫姑娘,一个可怜人。”吴天道。“徐师伯回来没有?”

“回来了,只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如今正在客栈调息,江师叔祖让我们守在镇口,没想到真的等到了你。”林强道,“咱们先回客栈吧。”

吴天等人一回到客栈,江小贝和紫剑双侠他们非常的高兴,同时也被黄衫的美貌震惊。吴天请江小贝先给黄衫安排个房间休想,然后便要去探望徐正甫。

“不必去了,徐首座受伤颇重,吩咐我们他打座之时不可打扰。”江小贝道。

于是他们便相互说起了这一天来各自的情况。只是介于紫剑双侠在这里,吴天只是说自己当日没有追上徐师伯和绿袍老祖,后来被这位姑娘指错了路,而后两人又迷了路,等到找到来路时,那里却发生了惨案。

听到惨案的情形,其他人都是一惊,于是吴天又问起了他们这几日的情况。原来那日徐正甫与吴天追踪绿袍老祖走后,众人忌惮绿袍老祖的毒烟,纷纷散去,等到毒烟散开后,早已没有了三人的影子。江小贝与晓峰商议后,便先行进镇等候徐正甫与吴天的消息。

早晨的时候徐正甫先回来了,满身是血,胸部还断了几根肋骨,受了很重的内伤。他说与绿袍老祖大战三百回合,未分高下,各自受到对方的重击,最终绿袍老祖支持不住,逃跑了。众人给徐正甫接好肋骨,他只喝了些水便进入房中调息,还吩咐不要打扰他。

吴天听完吸了一口冷气,可以想象以徐正甫的功力,与绿袍老祖大战三百回合是何等的惨烈。

江小贝见吴天脸上也满是疲惫之色,便给他安排了房间,让他也去休息,有事明天再说。

吴天来到房间,刚刚洗漱完毕,门外有人敲门,吴天开门见是客栈玄托着一些饭菜,显然是江小贝安排的,吴天自昨晚到现在只吃了一只鸡腿,自然的又渴又饿。

玄将饭菜放到桌上,正准备离开,吴天突然问道:“玄哥,与我同来的那位姑娘那里可送过饭菜?”

“客官,去送了,但是她说不要。”玄说完垂手站立。

吴天点点天,示意玄可以离开了。吴天坐到桌前,饥饿的他正要填饱肚子,却又想起了黄衫。她昨晚到现在只吃了一只鸡翅膀呀。

想着从自己桌上拿起一碗米饭,加了些菜,带了筷子出门向黄衫的房间走去。路过一个房间时,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师兄,这天权堂的吴天师弟,可是不简单。”

“此话怎讲。”

吴天听到是在谈论自己放慢了速度,这是同来的天枢堂的两位师兄。

“听说他刚上山时便与同来的英子师妹关系不一般,后来不知因何受罚面壁三年。可三年之后不但成了我派中阵阵首,还与徐师妹颇有暧昧,让大师兄吃醋不少。今天又带回来个美若天仙的女孩,看来他真的有一套呀。”

“呵呵,看把你羡慕的,自己没本身就老实点吧。”

两人说着笑了起来。

吴天的脚步停了下来,他想到自己这碗饭送过去,若再被他们发现,不知会有什么话柄,再传回碧云山上,同派的师兄弟们会怎么想。想着他犹豫了,慢慢的转身,返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低头初来吃着米饭。

看着空空的碗,他又想起了黄衫。她现在睡着了吗?她饿不饿呀?还有她那张流泪的脸。

“如今,我在世上便没有了亲人。”黄衫的那句话再次在他的脑中浮现,吴天刷的站了起来。推开屋门下了楼。

“客官,您有什么吩咐吗?”正在打扫的玄道。

“你们店里有活鸡吗?”

“有两只。”

“好,现在便给我拿来一只。

“可是这么晚了,您要那个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