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一一剑驻芳华

二十一 一剑驻芳华

狂魔21, 二十一 一剑驻芳华

门口的紫剑双侠脸上快挂不住了本内容为狂魔21章节文字内容。他们已和徐正甫等人在门口等候了小半个时辰,谷内还没有任何动静,是迎还是直接进去总要给句话呀。而旁边的徐正甫等人却是不急不慌,表情淡定。

忽的谷中一阵的**,接着吹打之声响起,谷门大开,谷主叶孤云亲自出谷迎接。

江小贝与金贝贝退后几步,让徐正甫走在前面。

“徐首座、江公子、金小姐,让大家久等了。”叶孤云道。

“叶谷主客气了。”徐正甫道。

“请,快请入谷。”叶孤云说着请大家入谷。

入谷后没走几步,徐正甫拉住叶孤云的手臂道:“叶谷主,不知风老前辈的灵位在何处,我曾与风老谷主并肩作战,他老人家的风采我至今难忘,可惜无缘见其最后一面,理当先在他老灵前上几柱香。”徐正甫说着,眼圈居然有些红。

叶孤云的眼圈也被说红了,连忙道:“先师的灵位便在其闭关之所,随我来。”

刚到那座孤零零的院子门口,徐正甫便快步冲进了屋子里,“扑通”一声跪在风老谷主的灵位前,泪流满面,虹光派其他弟子见状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此举大出无忧谷众人之意料,徐正甫好歹也曾是一派之主,居然给风老谷主下跪,不论真假,这个面子算是给足了。

吴天偷偷打量着屋内,地上的石座已恢复到了原位,别的却没有什么变化。

徐正甫在风老谷灵前拜了几拜,然后起身对叶孤云道:“风老谷主英雄一世,未成想却去的不明不白,而且我派宝剑天愁也出现在现场,此中大有蹊跷。若查出凶手是谁,本派上下誓为风老谷主报仇。”

叶孤云尚未答腔,只听院外一哄亮声音道:“虹光派也是名门正派,怎就有你这么虚伪的首座本内容为狂魔21章节文字内容。风师兄明明死在你派天愁剑之下,也就是我孤云师侄为人谦和还等你们来现场,若是我,早率全谷人马杀向碧云山了。”随着声音,雷龙大步走入。

“师叔。”叶孤云的脸色沉了下来。

雷龙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却狠狠的盯着徐正甫。

“这位是雷长老吧。”徐正甫拱手道。

雷龙却将头一抬,没有还礼。

“雷长老,这其中必有误会。若是我派所为,有两点可疑。其一,以风老前辈武功我派中尚无人是他对手;其二,若是我派所为又怎会留下半截天愁剑作为证物呀。”徐正甫道:“以上两条我三年前已对叶谷主说过,我们此次前来,一是在风老前辈灵前拜上一拜,二是想与贵派一道查清风老谷主的死因,解除两派的误会。”

“不论你如何狡辩,风师兄之死与你派断脱不了干系。”雷龙道。

“那是自然。我派天愁断剑出现在贵派,必定有原因。也许是有人图谋不轨,想借此挑起我们两家的纷争好从中渔翁得利。”徐正甫道:“既然已到这里,便让徐某仔细检查下石室,看看有什么线索。”

雷龙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叶孤云也想尽快解除误会,虽然自己已在室内查看过不止十遍了,但还是希望虹光派能找出些有力的证据,找出杀死师父的真凶。于是道:“好,我便在此陪同徐首座一起查看。无关人等先请出去。”

众人退了出来,室中只剩下徐正甫、叶孤云还有雷龙。

吴天出来时心中大大的懊恼。这几日不是醉酒就是因为黄衫之事,还就是有紫剑双侠在场,一直没有把那日探无忧谷之事告诉徐师伯。当然,也许这些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黄衫。通过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吴天知道黄衫不仅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孩,还必定有着很大的来路。若对徐师伯说出当日探谷之事,徐师伯必定会查询黄衫的身份,黄衫若是不说或者她不是我正道中人,徐师伯会不会对她不利?

吴天正想着,忽觉有人拉他的袖子,他转头看去,居然是一个小丫鬟,是江府派给金贝贝的四个丫鬟之一。

“你有何事?”吴天问道。

小丫鬟微微一笑,在吴天耳边轻声叫道:“武哥,是我本内容为狂魔21章节文字内容。”

“黄……”吴天大喜,差点脱口叫出“衫妹”,他看看四周都是无忧谷之人,连忙改口道“小妹妹,你有何事?”

“吴大侠。”黄衫低头在吴天的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

“我可以吗?”吴天转头问黄衫。

“我们相信吴大侠。”黄衫说着在吴天手臂上轻轻一捏,看有人向他们这边看来,马上作揖离开。

吴天看着黄衫的背影,狠狠攥了下拳头,为了本派能与无忧派解除误会,只好这样作了。

吴天干咳一声,向室内走去。

“你是何人?干什么?”无忧谷的于涛拦住吴天。

“在下虹光派吴天,想进去帮徐首座共同查看查看。”

“吴天,你便是那个中阵阵首?”于涛道。

“哈哈,正是在下。”

此时室内的叶孤云也听到了外面的说话,高声道:“请吴少侠进来吧。”

“是。”于涛道:“吴少侠请。”

吴天走入石室,给里面的三人抱下拳,开始装模作样的四下看着。

徐正甫看看吴天,心道他进来做什么?倒是江小贝头脑聪明,进来帮我才是。

吴天转了两圈,忽然点点头,向叶孤云拱手道:“叶谷主,在下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请讲。”

屋内外的众人听到吴天有事要问叶孤云,料定必是他有了重大发现,都侧耳凝听,只有那个小丫鬟面露着微笑。

“请问风老前辈遇害之时坐在什么位置?”吴天问道。

“恩师遇害之时,坐在中间的石座之上,面门背窗。”叶孤云道。

“再请问叶谷主,您认为可不可能有人从门而入,在风老前辈背后刺上一剑?”

“绝无可能。”叶孤云道:“此处为先师闭关之所,院外全天有人看守,绝无可能从正门而入。”

“好,这么说天愁残剑,只可能是从一个地方飞进的屋。”吴天话音未落,其他三人都看向了石窗。

狂魔21, 二十一 一剑驻芳华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