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回英雄出少年

三十回 英雄出少年

狂魔30, 三十回 英雄出少年

但听得“轰、轰”两声巨响,吴天接下了大半的力道,而另一小半,却被冲上来的黄衫接过本内容为狂魔30章节文字内容。她的伤此刻只好了七八成,接过一招后酥胸剧烈的起伏着。

那旁边的大和尚见状心中一喜,果然受了重伤,否则以徐正甫的神通,怎会只祭出五色的彩虹

“衫妹,你可有事?”吴天关心道。

“我无事,只是内法未稳。”黄衫道。

“师伯,对方阵式厉害,咱们摆七星阵吧,也许尚可自保。”江小贝见势不妙道。

徐正甫想了想,看了看周围的人手,低声吩咐道:“摆七星小阵,我守天权,不凡天枢,林强天璇,师叔天玑,大宝摇光,你们两个玉衡和开阳。”

“是。”叫到之人按位置站好。

“我做什么?”吴天道。

“你与黄姑娘一组。”

“是。”吴天听了心中大喜。

黄衫心道,这徐首座果然不一般,连我们练习无忧谷剑法之事都已知晓了。想着拿出短剑,与吴天站到一起。

“我们小七星阵与对方罗汉阵缠斗,力求速胜,你们二人小心晓月。”徐正甫道。

“是。”吴天答应一声,摆出了无忧剑法的架式,对黄衫道:“衫妹小心,你内伤未愈,以我内法为主。”

“好,武哥只会七招,我们便只用这七招。”

话音刚落,徐正甫已带小阵与对方的罗汉阵撞到了一起本内容为狂魔30章节文字内容。为何说是撞呢?因为两阵都讲究将阵中人的内法融会贯通,由八合一或者由七合一,阵中人都是一个整体,特别是罗汉阵中八人,本是晓月从西域蛮族之中选来天赋过人的孩子,从小便加以训练,十几年来八人早已练得似一人一般,而且西域之人体格原本要比中原人壮实,再加上这八个孩子也是初出江湖,有一股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式,若是换了旁人,面对虹光派的七星北斗阵,早已顾虑重重、畏手畏脚了。

徐正甫等七人,各自站好星位。一道白光闪过,将七人的内法贯通,仿佛天上的北斗七星。而那八人组成的小罗汉阵中也是金光闪闪,双方齐声大喝,空中顿时白芒与金芒大盛,然后剧烈的碰撞。

眼前的这个七星阵,确实连虹光派普通一堂的小阵都不如。一来是七人经验功力相差太过于悬殊,二来几人从未配合过,一时间都摸不清对方的节奏。几招过后,徐正甫等人的小阵落尽下风。也就是仗着徐正甫的左右兼顾,江小贝的头脑灵活,还有冯不凡不怕死的劲头,才能暂保不败。但是如下下去失败只是时间问题,除非奇迹出现。

剩下几个使刀之人见吴天和黄衫两人落了单,于是挥刀齐上。黄衫拉拉吴天的手,吴天轻轻飞扭她的手。二人沟通完毕,突然一招使出,便是雷龙最早传他们的那一招。但见空中芳华骤现,那大和尚见状大惊,叫道:“停下!”可是为时已晚,那几个拿刀的和尚尚未出招,便已身首异处。旁边的晓月微微一惊,心道:徐正甫自己亲率七星阵与我的罗汉阵斗,而留下用二人不入阵,显然是要与我纠缠的,此二人必有过人之处。

“那个中阵阵首吴天可是你小子?”晓月问道。

“正是。”吴天答道。

“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晓月说着,禅杖一挥,一道金光直击了过来,正是正宗的法相寺降龙杖法。

“第四招。”黄衫看着杖的来势叫道。

吴天并不答话,他的天愁残剑剑芒一吐,竟然缠绕住晓月的禅杖,顺势一带,晓月根本没想到有此一招,居然被带出几步,忽的背后风响,黄衫的短剑业已刺到。

晓月何等修为,禅杖一抖,荡开吴天的剑气,吴天被震的连退三四步。然后左掌泛起金光,向后击去,一张巨大的金色手掌罩向黄衫,这是法相寺佛光印本内容为狂魔30章节文字内容。

黄衫剑未刺到,只觉眼前金光一片,掌风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于是连忙收剑,凭空翻滚,才堪堪躲开了这一掌。

“嘭”的一声,六七丈外的几棵树被击中,枝叶纷纷落下,而靠的最近的一棵碗口粗的树枝“喀嚓”一声断裂落地。

三人分开,心中都是一惊。

黄衫握握吴天的手,两人都已感觉出来,晓月的功力要在雷龙之上。吴天想到这里心中颇有感触,刹时想起当年碧云山一战,吴尘飞与司马天分别以一对二,将晓月禅师和白眉老祖逼的连连后退。当时自己武功尚浅,看不出虚实,如今亲自与晓月一交手,便已知当年吴、司马两位的武功到了何等境界,自己不知何时才能练到他们的修为,如果有命。

“吴天,你身为虹光派中阵阵首,为何使用无忧谷的剑法?这个小姑娘是无忧谷的人吗?”晓月怒道。

“既然被你看出,我们便不再隐瞒,我们其实是无忧谷的紫剑双侠,晓峰和雪飞,你说的吴阵首,早已回山调人去了。”

晓月听后大惊,随后一想“哈哈”大笑。“小丫头伶牙俐齿,差点把贫僧也给骗了。方才这小子已使出了虹光派的剑法,又怎会是无忧谷之人?”

“你不信更好,只要我们坚持片刻,自有人马增援,也好把你们一网打尽,还有村外的那帮臭叫花子。师兄,咱们还继续用本谷剑法迎敌,第六招。”

“好。”吴天答应一声与黄衫双剑合璧攻了过去。

黄衫的几句话,说的晓月将信将疑。若说他们是虹光派之人,却会用无忧谷的无忧剑法,若说他们是无忧谷之人,刚才也曾使出虹光剑法,而且居然知道天龙帮在村外埋伏之事。看眼下阵式,那边的北斗阵苦苦支撑,这边二人明知不是我的对手却是苦苦纠缠。莫非不是我们要偷袭他们,而是中了他们的陷阱,援兵真的要到吗?

晓月想着,下手便犹豫了几分,吴天和黄衫一阵的紧攻,一时间居然占了上风。

而那边小阵的形势却是非常的不好,对方似乎看出了小阵的最弱之处,是林强所在的天璇位,于是屡屡攻向他那里。若不是天枢的冯不凡与天玑的江小贝多次救助,林强早已身受重伤,但为了救他,冯不凡后背已被棍风扫中两次。

狂魔30, 三十回 英雄出少年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