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一无时与兄归

第三卷 无忧谷之行 三十一 无时与兄归

晓月禅师见自己的罗汉阵占尽上风,对方的七星北斗阵崩溃在即,心下大喜《搜索哈十八ha18.com看最快的免费小说》暗道:我若速战速决,何必管他们有什么后援,我方还有人埋伏在村外。于是凝神战斗,吴天与黄衫顿时陷入被动。?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北斗阵终于崩溃。林强一步没有跟上,眼见两棍扫至,江小贝忙使出一招四虹剑招,使棍力缓了一缓,而冯不凡索『性』站到了林强的身前,一道五『色』彩虹闪过,想接下两棍。可是这两棍并非两个人使出,而是阵中八个内法合成的劲力。只听“嘭、嘭”的两声,棍子分别击到冯不凡的肩头和林强的胸口,两人被击的倒飞出去,口吐鲜血,七星阵登时被破。?

“退。”徐正甫见势不好,强提一口真气,一道六『色』的彩虹挡住了那几个和尚,但自己也是一阵的剧咳。此时两个天枢堂的师兄分别搀起冯不凡和林强,且战且退。冯不凡缓了几口气,擦擦嘴角的血,又提剑加入战团,林强武功最弱,受伤最重,只是大口大口的吐血,眼见越来越弱。?

“往西北方向退。”黄衫见状急道,因为她知道东南方有天龙帮埋伏在那里。但她与吴天本来就处于下风,刚才一句话分神,晓月乘机一禅杖击来,只见一道金光。吴天与黄衫内法相通,两人竟然换了位置。吴天举起残剑天愁,硬生生接下了这一禅杖。?

“轰”的一声,二人被震飞,吴天将天愁『插』入地中还滑行了几尺才停住了退势,地上则留下一条长长的划痕。“衫妹,你可有事?”吴天不顾自己,高声问道。?

黄衫被震到空中,借后去之势卸去了大部分劲力,然后左袖一长,缠住一棵大树绕了回来。?

“我没事。”黄衫的话音刚落,却见吴天的嘴角流出了一道血。?

“武哥,你又受伤了。”黄衫急道。?

“专心应战,我无妨。”吴天说着,心中却是大急,刚才几招过后,自己内法已是大损,一般此种情况下,自己怀中水晶珠早已发出丝丝凉意,将其吸收的碧云山仙坑的灵气传到自己身上化成内法,可今天却一丝也感觉不到。吴天哪里知道,他连番的大战,水晶珠内的仙坑灵气早消耗殆尽,如今水晶珠内异彩流动,早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吴天入阵。”江小贝见势不好高声叫道。?

“可是?”吴天想问黄衫如何。?

“快。”江小贝又道。?

黄衫点点头,示意吴天入阵,她早已明白江小贝的用意,便是以小阵阻住对方,让黄衫和林强先行撤退。?

“好。”吴天入阵,补林强的缺位。黄衫扶住林强先西北退去。?

将林强换成吴天,阵的威力顿时大增,两次碰撞,居然都将对方的罗汉阵震退。?

晓月想了一下,并未追赶黄衫和林强,而是加入了战团。如此一来,又是险象环生,片刻之后,无枢堂的两位师兄胸口各中了晓月一杖,两人倒飞出去,顿时丧命。?

七星阵又被破。?

“退。”徐正甫与吴天挡断后,其他人向西北退去。?

未走多远,便听到前方有打斗之声,竟然是黄衫一手扶着林强,另一手挥着长袖与天龙帮的交上了手。原来天龙帮已将小村庄围住,见到黄衫扶着林强要出村,便交上了手。黄衫既要保护行动不便的林强,又要护己,身上已挨了几下,所穿的黄衫与渗出的鲜血合成了橙『色』。?

“天龙帮何时与邪教勾结到了一起。”徐正甫怒道。?

天龙帮中一蒙面老者见状笑道:“我便说了也没有用,片刻之后你们将是死人。”说着命令手下弟子手下加劲儿。?

“黄姑娘,你自己逃命去吧。”徐正甫见眼前形式十分凶险,而黄衫非本派中人,况且如果她逃了出去,起码还有人知道今日之事。?

“不!”黄衫话音刚落,一柄长刀砍到,而此时她的长袖正与几只短棒纠缠在一起,向左躲自己可能断掉一臂,向右躲则林强中刀。略一犹豫,旁边的林强早看清楚了形式,用力推开了黄衫。只听“喀嚓”一声,林强的右臂被砍断,他“扑腾”一声倒地,三四根短棒、两三柄刀一起砍到了他的身上。?

“林师兄!”吴天大叫一声,转身冲入了天龙帮人群之中,天愁残剑剑芒暴长,一片白光闪过,刹那间已有五六人或死或伤。天龙帮带队老者见手下人挡不住吴天,将手中竹棒一掷,那竹棒在空中舞成车轮一样,攻向吴天。吴天不避不让,手中天愁剑芒一吐。“咚”的一声,吴天后退三四步,天龙帮长者也退后一步。天龙帮长者只是一惊,并无大碍,抡棒又攻来。吴天则是胸中气血翻滚,刚才便受了伤,而且消耗了太多的内法,眼见天龙帮长者又攻了过来,正要强提内法,忽听黄衫叫道:“第一、五、六招连用。”?

吴天大喜,与黄衫双剑合璧,接下天龙帮长者的一次攻击,然后第五、六招连用,竟将天龙帮长者攻的连退数步,险险受伤。?

“你们是无忧的谷的人?”天龙帮长者大惊。?

“我们是紫剑双侠。看剑。”黄衫说着,只盼能扰『乱』一下天龙帮长者的心智,一举给他重创,达到擒贼先擒王的作用。?

怎奈天龙帮长者也是久经沙场之人,只是略微的一『乱』,随即稳下心来,祭起手中竹棒与吴黄二人战在一起。?

刚才吴天一走,那边徐正甫等人压力陡增。转眼间几人身上都挨了几下,而对方只有一人被冯不凡拼着命刺中了一剑。此时罗汉阵已将几人围在中间,晓月又不时的偷袭,这仗……没法打了。?

天『色』已微亮。?

忽然一声惨叫,杜大宝被击倒在地,口喷鲜血,几个棍子向他身上招呼过去。杜大宝在地下勉强一滚,居然抱住一个和尚的大腿,叫道:“你们快走,快走。”话音未落,七八条棍子落到了他的身上,只听得骨骼“咔咔”断裂之声,但他仍死死抱住那和尚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