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二情急身异变

三十二 情急身异变 筏子的狂魔三十二 情急身异变 无弹窗 ,灌江 网

无忧谷的露花丸果然奇效,配以五百年的雪山古参,使三人的伤恢复极快,连徐正甫的咳嗽也少了,吴天更是几乎痊愈,黄衫脸上也红润了起来。

于是十天之后,众人启程回山。

黄衫的伤势好到七八成,于是与金贝贝和平儿同乘马车。每日休息之时,吴天来来与她运功疗伤,然后共同研习雷龙所教的剑法,再加上在江府的那十日,二人都已有了小成。黄衫的剑招都已学会,内法心法练成了大半,吴天剑招学会了七招,心法早已融会贯通。 娱乐秀

转眼之间又过数日,车队又到潇州城。众人依旧住在宏运钱庄—金家。

众人见礼之后在大厅喝茶,江小贝取出一封信交与金庄主,“此乃家父让我转交给金叔的。”

金庄主看过后大笑,连道:“好好,我也正有此意。我马上休书一封,请江老哥定下日子。”

“日子?什么日子?”旁边的江小贝问道。

“自然是你与贝贝成亲之日呀。”金庄主道。

“我还不想成亲!”江小贝和金贝贝齐声道。

场中气氛为之一僵。忽然听到一阵“咯咯”的笑声,黄衫掩嘴道:“二位如此默契,说不想成亲,恐怕是不好意思吧。” 娱乐秀

“衫妹妹,你也知道,他总欺负我。”金贝贝道。

“等你们成亲后,房门一关,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那岂不热闹。”黄衫说着又笑了起来。

“衫妹妹,你……”

“再生上几个胖娃娃,到时只顾打孩子了,看你们还有空打架吗。”黄衫说完,江小贝和金贝贝都红了脸。

“谁要给他生娃娃了。”金贝贝红着脸小声道。

“我家都是四十以后才生娃的。”江小贝也小声道。

“谁四十以后再生呀,人都老了,要生就早生。”金贝贝突然叫着。

厅中众人又是一愣,随即哄堂大笑。

金贝贝红着脸跑到了内堂,江小贝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江公子,你媳妇还是个急脾气,你也快去想名字去吧。”黄衫笑道。

“想什么名字?”江小贝问道。

“当然是想你儿子的名字了。”黄衫说完众人齐笑。

“好,改日老夫亲去鑫瑞钱庄,定下日子。”金庄主拍案笑道。

两日之后,众人辞别了金贝贝,启程回碧云山。

一日晚间,众人休息于一座村庄,租下几间民房住宿。吴天如约来到黄衫房中给她疗伤,黄衫拿出了雷龙的剑谱递给吴天。

“其中剑招和心法我都已记下,而你的剑招还不太熟练,此谱便由你收藏了。”黄衫道。

“好。”吴天接过剑谱,随手翻了几下道:“无忧谷的剑招内法心法,讲究两人相辅相成、融会贯通,与我们以内法疗伤之理颇为相似,我们若是在疗伤之时使用,不知有何效果。”

“可以一试。没想到武哥也能想出如此妙计。”黄衫夸奖道。

“衫妹过奖了,我只是对于内法的事情,掌握的颇有心得,只是这剑招不知何时才能学会剩下的五招,如果现在使用,我可以使出内法心法,却未必能用对剑招。”吴天说着,收起剑谱。

“你们徐首座不也曾夸你,是那位吴前辈之后的又一位内法天才吗?”黄衫笑道。

“我那里有吴师伯的天赋呀,其实他的剑法造诣也颇高,只是相对内法而言差一些,而我只是内法有些窍门,剑法几乎一窍不通。”吴天说着摇摇头,“咱们还是先疗伤吧。”

吴天说完,二人双掌相抵,用上了雷龙所教内法心法。原来是吴天的内法引导着黄衫的内法在二人体内转动,而现在是二人内法融为一体,相互缠绕,相互启发,在两人之间流转,于是内法源远流长,衰减很慢,小小的屋中腾起一团的芳华,将二人笼罩在其中。如此一来不但疗伤效果大增,还有助长内法之效果,这便是无忧谷的内法心法,需二人同时修炼效果更佳的原因。

约半个多时辰后,二人头上冒汗,才停下了运功。

“太好了。想不到无忧谷的内法居然有如此奇效,来日回山之后,我们若在我派仙坑附近练习,必定更为有效。”吴天喜道。

“回虹光派吗?”黄衫的脸色暗淡了下来,低声道:“我便不随你上碧云山了,来日伤势无碍,或者等你练会那剩下五招之后,我便接着去寻找师父了,而且要查出杀害我姐妹们的凶手,为她们报仇。”

“啊,衫妹,你要走吗?”吴天抓灼衫的手道。

“我自然是要走的。我毕竟……”黄衫说着低下了头。

“以衫妹的修为,尊师一定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衫妹不妨报出师门,让我们虹光派上下帮你寻找。”吴天道。

黄衫看了看吴天,摇了摇头,“我找师父之事,让众人知晓多有不便,还是让我慢慢找来吧。”

吴天一愣,心道莫非衫妹的师傅并非正道中人?但见黄衫表情奇特,似乎要很深的内情,于是又道:“待我回山向司马师门禀报之后,让我同你一起去找你师父。”吴天说完看着黄衫,心道若是她不答应,那么她的师父来路必然有很大的问题了,那样我该怎么办?禀告师伯吗?

黄衫眼中闪过一丝的喜色,但随即又暗了下来,“你是虹光派后起之秀、中阵阵首,派中定有许多要事等你去处理,怎能随随便便就陪我去找师父呢?”

“这?其实你姐妹们之死也与我有关,若不是我的这把凶剑被人抢去,又怎会发生如此惨案,所以为你的姐妹们报仇我责无旁贷。”吴天道。

黄衫看看吴天腰中血剑道,“武哥说的不对,其实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你误打误撞与我相遇,而我又追你而去,我早已死在那剑魔剑下。”

“这……”吴天顿了一下,“衫妹,不如你与我一同回山,我求掌门师叔准你入虹光派,到时江师叔祖也定会帮忙说话,这样咱们便可一同去找凶手报仇。毕竟我派也与血魔有不共戴天之仇。”

黄衫摇摇头道:“我是不能加入虹光派的。”黄衫说着挑台看看吴天,眼中露出了泪水,然后咬牙道:“因为我是……”

吴天一听黄衫的前半部分,马上明白了她定不是正道中人,于是连忙伸手按住她的嘴唇,阻止她说下去。“你不要再说了,若是你真的说出来,我便不知给如何面对你了。但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你都只是我的衫妹。”

“武哥。”黄衫轻叫一声滑入了吴天的怀中。“只是你要答应我,若是日后你知道了我师父的事情,切莫告诉别人,否则坏了他的一世英名。”

吴天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他轻轻揽住了黄衫的臂膀,虽然小英子、徐若琪、甚至逍遥仙的影子都在脑海中闪过,可是怀中的黄衫给他的感觉,与她们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