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四齐聚汾水镇

三十四 齐聚汾水镇

狂魔34, 三十四 齐聚汾水镇

“吴天,你已昏迷了三天三夜,这里是汾水镇,距你们遇袭地不远本内容为狂魔34章节文字内容。”司马空道。

“中阵救下你们后马上飞鸽传书回山,言明了发生之事,掌门师叔得知后便带大队人马来到了汾水镇。”郑桐介绍道。

司马空听了点点头,对吴天道:“吴天,你此次为本派立下了大功,全派上下、诸位首座,都对你非常的赞赏。”

“谢谢掌门,其实其中大部分是黄姑娘的功劳。”吴天道。

“徐师兄也给我说过此事了,相关的事情我会看着定夺的。”司马空说着把把吴天的脉门,点点道,“你暂且休息,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司马空说着转身出门。

“后面还有什么事呀?”吴天问郑桐。

“你是不知。这两天来司马掌门已飞鸽通知法相寺和无忧谷,以及天龙帮。要连同其它两大门派,向天龙帮要个说法。天龙帮居然和法相寺的叛逆阻截你们,致我派四死四重伤……”郑桐说着想起了杜大宝和林强,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吴天也跟着流泪。

过了好一会儿,吴天又问道:“徐师伯、江师叔祖和冯不凡都怎么样呀。”

郑桐擦擦眼泪道,“徐师伯是老伤,一般行动无碍,只是听说他半年之内不能发功了;江师叔祖伤的最轻,现在基本无事,据说是有一件天蚕宝甲;冯不凡伤的最重,至今未醒,只是昏迷时他还总是笑出声来。这小子,把打架受伤当做家常饭了。”

“还有那位黄姑娘,听说美的不可方物,等她伤好了我一定要见她一见……”郑桐说着,发觉旁边的吴天居然又睡着了,于是给吴天拉了拉被子,走出了房间。

郑桐走后片刻,吴天身旁的长条皮兜突然亮了起来,水晶珠泛着异彩飘了出来,围绕着吴天旋转着……

这汾水镇位于潇州城和碧云山之间靠近潇州城一点的位置,所以三四天后,潇州城的金家也知道了虹光派遇袭的事情,连忙派金总管陪同金贝贝带着贵重的药材,连夜赶来本内容为狂魔34章节文字内容。毕竟他们的姑爷江小贝,也在遇袭之列。

第六天,法相寺方丈了空大师带领师弟了色大师以及十八名弟子,率先赶到汾水镇。司马空亲自出镇迎接。

“阿弥陀佛。”了空方丈合掌道,“本门逆贼晓月犯下如下罪孽,本门定将之生擒给贵派一个交代。”

“晓月即已反出贵寺,此事便与贵寺无太大干系,只是天龙帮与他勾结,却是重大。我已致信天龙帮帮主上官青云,要他给个交代。”司马空道。

“阿弥陀佛,如此甚好。”

“两位大师,请。”

第七日,无忧谷谷主叶孤云与长老阮世海,带领晓峰、雪飞等十二位男女弟子赶到。司马空照例迎出镇口,叶孤云进镇后首先探望了徐正甫,然后才与法相寺众人见面。

三大门派都已到齐,只等天龙帮了。

十日已过,天龙帮仍然未到。

第七日无忧谷众人到时,吴天已能起身。第十日时,他已能出门走动。他打听好了黄衫所在的房间,正准备去看看,却遇到了江小贝。

“江师叔祖。”吴天道。

“吴天,你可以出门了,太好了。你和师兄都是怪人,伤势好的极快,昨天师兄满身是绷带,还要下地行走,结果伤口又流出了血。”江小贝说的师兄,就是虹光派中辈分最低的冯不凡。

吴天正要问一下江小贝的伤势如何了,却见一个小伙计跑了过来,向江小贝拱手请示道:“江公子,晚饭怎么安排?”

“晚饭,我马上去给你们写个单子。”江小贝说完朝吴天苦笑道:“我买下了镇中最大的这家客栈,现在所有人的食宿、车辆、马匹都是我安排呀。忙呀。”说着拍拍吴天的肩膀,与小伙计离开了。

吴天又向前走,迎面差点撞上一人,居然是金贝贝。

“金小姐。”

“老天,你都能走了,衫妹妹才能起身。”金贝贝惊道。

“我……”吴天还没有说话,金贝贝又问本内容为狂魔34章节文字内容。

“吴阵首,你见到江小贝了吗?”

“江师叔祖刚刚过去。”

“好,我要跟他说说伤药的事情,这样煎药太浪费了。我走了。”金贝贝说着追了过去。

吴天心中大奇,这两人居然不打不闹了,难道是金贝贝赶来看望江小贝感动了他?这金贝贝越来越像老板娘了。想着吴天居然笑了,十几天来第一次笑了。

在黄衫的门口,吴天正要敲门,一人开门走了出来。满身白衣,满头的白发,正是徐惹琪。

“徐师姐。”吴天道,心结已被徐正甫解开,面对徐若琪,自然放松了许多。

“你?”徐若琪见吴天居然能够行动了,心中又惊又喜。但是那中种表情只是在脸上一闪,又恢复了往日的冷峻。

“我好多了。”吴天说着,却向屋内看去。

“她叫的武哥是谁?”徐若琪冷冷道。

“是……是我。”吴天不知为何语无伦次。

徐若琪上下打量下吴天,眼神中复杂了起来。

“呵呵。”吴天只好干笑两声。

徐若琪还要说什么,忽听屋中黄衫叫道,“是武哥吗?”

“是我。”吴天听到叫声,跑了进去,只留下门口的徐若琪咬着牙。

“衫妹你好些了吗?”吴天还没走到床前便问道。

“我好多了,你呢?”

“我都有力气烤山鸡了。”

二人同时大笑,笑到一半,才发现屋中原来还有一人,是摇光堂的林燕。

“林师姐。我刚才没看见你在这里。”吴天红着脸道。

林燕将手中的茶杯放回到桌子上,冷冷道:“吴师弟,她要喝水。”说着向外走去,转身带上门时,看见吴天正端水喂给黄衫喝,于是林燕狠狠瞪了吴天的背影一眼,心道:这些男人们,见到漂亮姑娘就什么也忘了,可怜小英子当年为他痴情,薛不才会是这样的人吗?

远处两个开阳堂的师弟走过,朝着这边指指点点。

狂魔34, 三十四 齐聚汾水镇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