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五疗伤又聊情

三十五 疗伤又聊情

狂魔35, 三十五 疗伤又聊情

只听一人道:“听薛师兄说,那位黄姑娘美若天仙,不知她何时可以出来,与我们一见本内容为狂魔35章节文字内容。”

另一人道:“是呀,据说薛师兄救起她时,都惊呆了。”

“嘘,小声点,林师姐在那边。”

两人吐吐舌头,低头跑开了。

林燕心中大酸。

黄衫喝完水,两人又相互问候了对方的伤势,吴天已好了五六成,黄衫要差许多。

“你可以运功吗?”吴天问道。

“可以运一点。”黄衫道。

“那好,我带珠子来了。”吴天说着也不客气,脱鞋上了床,二人双手相抵,水晶珠发出异彩,围在两人身旁。

两人内法都未完全恢复,只有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两人便都是满头大汗,于是连忙收功。

黄衫斜靠在**,看着吴天接下珠子,好奇道:“这究竟是件什么宝贝,居然有疗伤奇效。”

“这个……”吴天想了想没有多说,这时黄衫好奇的伸手想摸一下水晶珠,她的手刚碰到水晶珠,身子一震,整个手掌刹那间变成了黑色。

“小心。”吴天大惊,想起了当年小英子身上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而且比现在更厉害。

“啊,我的手。”黄衫惊道。

“没事,我有办法。”吴天连忙收起水晶珠,然后把黄衫变黑之手放在自己手中搓着,黑色渐渐散去。

“怎么?别人不能摸吗?”黄衫道。

“原来不能摸,后来又可以摸,现在又不能摸了。”吴天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刚开始的时候,别人一靠近它就会变成你手的样子,后来我带了一段时间,又可以让别人摸了,还能拿在手中玩耍呢。”

“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肯让别人拿在上中玩耍?是个女孩吧。”黄衫笑道。

吴天的脸一下子红了,低头想起了小英子,心道:她现在正过着老板娘的日子吧。

“看来真是个女孩。算了不问你了,看把你吓的本内容为狂魔35章节文字内容。”黄衫笑道:“在可以让别人摸以前,你都干什么了?”

“我……我大部分时间是带着它在我堂仙坑前练习内法,吸收灵气……,呀。”吴天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又拿出了水晶珠,仔细的看着。

“怎么了?”

“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可以拿的时候它发出的是柔和的白光,现在又似最初的样子,异彩流动。”

“哦,那便是了。若是我猜的没错,必定是珠子与你同吸了你派仙坑的灵气,覆盖住了原来的戾气,普通人才可以摸了。”

“肯定是这样,衫妹的话从来是没错的。”吴天大喜,心道已有多日未在仙坑前修炼内法了,所以水晶珠里的灵气用完,便恢复了本色。

“我还是有些好奇,你到底曾让何人玩珠子呢?要不我猜一猜?”黄衫笑道。

吴天一下子脸又红了,收起珠子不知说些什么。

此时忽听司马婉茹在门外高声道:“你怎么站在门外?”原来她走到门口,看见林燕站在外面便问道。

“师父。”林燕道:“吴、吴阵首在里面。”

“他在里面你便要出来吗?”司马婉茹怒道,推门便入。

吴天一听到声音连忙下地,可是还没穿好鞋子,司马婉茹便走了进来。

“司马师叔。”吴天道。

司马婉茹看看吴天红着脸,再看黄衫一脸的怪笑,心道两人必定没做什么光彩之事,于是怒道:“吴天,你身为中阵阵首,理应事事律己,如今孤男寡女在屋中嬉闹,成何体统。”

“是,弟子知错了。”吴天唯唯诺诺道。

“司马前辈,我们哪里是在嬉闹,是武哥在给我疗伤。”黄衫见吴天挨了训,想替他开脱。

“胡说!”司马婉茹道:“他自己伤势未愈,又怎能给你疗伤?”

“真的,不信你摸摸。”黄衫说着伸出了胳膊。

司马婉茹在她的脉门上一按,果然比昨天好了许多。

“怎会这样?”

“这是武哥给我疗伤的功效,你还不信本内容为狂魔35章节文字内容。”

“他叫吴天,你怎叫他武哥?”司马婉茹转话题道。

“这个吗?中间的故事可多了,但是我不能讲。”黄衫笑道。

“你……”司马婉茹拿她没办法,于是转问吴天,“你说。”

“我……我说不清楚。”吴天冒汗道,他说的是实话,那日之事,特别是其中的一些细节,他早已说不清楚了。

“哼。”司马婉茹哼了一声,心道:这丫头古灵精怪,长的又漂亮。吴天八成是被她的美貌所迷惑,如此下去,好好的孩子也学坏了。然后正色道:“我来是告诉你们,天龙帮已传信过来,他们后日便到。这两天大家都精神着点。”

自从得到消息,虹光派的弟子都忙碌了起来。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大战,大家疏散了小半个镇子的居民。大部分人都在忙碌着,所以只留下郑桐和林燕照顾三位伤者:吴天、冯不凡和黄衫。吴天基本不用照顾了,而且他还去照顾黄衫,反而让林燕有些无事可做。

每日早上,吴天准时来到黄衫的房间,二人运起无忧谷的内法相互疗伤,然后两人用手指比划着,研习雷龙所传的无忧剑法,不亦乐乎。

后日转眼即到,午时之前,吴天正和黄衫在房中研习剑法,忽听外面弟子们纷纷跑了出去。

林燕正好推门而入。

“林师姐,天龙帮到了吗?”

“还没有。但得报天龙帮约有四五十人,已到五里之外。司马掌门命令众人到镇口待命。”林燕道。

吴天听罢便向门口走去,一只脚刚踏出门槛,林燕叫道:“吴师弟,你去做什么?”

“我去取剑呀。”吴天道。

**的黄衫“噗哧”一笑道:“你现在受了重伤,过去能做什么?”

“我……”吴天还想说什么,忽听外面传来了郑桐的叫声。

“不凡,不凡,你伤成这样还要做什么。”

顺着叫声,只见满身绷带的冯不凡以剑为杖,一瘸一拐走出了房门,郑桐在其身后叫着。

“别拦着我,我要去给杜、林两位师叔祖报仇。”冯不凡说着,继续向外走去。

狂魔35, 三十五 疗伤又聊情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