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九若琪战黄衫

三十九 若琪战黄衫

吴天看黄衫走远,他才走进了天权堂。

天权堂内冷冷清清,郑桐边收拾东西边落泪,已除去一半绷带的冯不凡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泪水流过伤口,也觉不出疼痛。

看着空的屋子,吴天眼前浮现出当年师兄弟六人,做完早饭后在一起嬉闹的景,想起林强故意撒坏,把杜大宝气的直瞪眼的形。两次大战,四人已逝。自己虽然已是名满江湖,但是边之人却一个个的离去,包括小英子。难道,这便是江湖吗?

想到这里吴天一阵的紧张,他心中最放不下的便是黄衫,不知为何,吴天感觉她也会像前面的人一样离他而去。

想着不敢再想,连忙与郑桐一起收拾着房间。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破空之声,吴天等三人连忙出门去看,只见众多师兄弟们或跑或飞朝摇光堂的方向走去。

“师兄,发生什么事了?”吴天拉住一人问道。

“呀,是吴阵首,听说徐师姐要杀黄姑娘。”

“哪个黄姑娘?”吴天问道。

“就是和你同来的漂亮黄姑娘。”那位弟子把漂亮二字说的特别重音。只是他话音未落,只觉一道白光,一股气流将自己拖几尺,原来是吴天御剑飞去。

“不愧为阵首,果然厉害。”那弟子自语一句,又向摇光堂跑去。

徐若琪本是虹光派第一美女,而黄衫一上山便成了大家的新焦点。如今两大美女打了起来,这个闹是一定要看的。所以吴天一路飞过,看见地上众弟子纷纷向摇光堂跑去。于是再提一口真气,那些或飞或跑的弟子们只觉一道白光从边掠过,有人都没有看清楚模样。

“啊,刚才过去的是何人?”

“好像是天权堂的吴师弟,不吴阵首。”有修为高的看清楚。

“那咱们更要快点了。”

“为何?”

“难道忘了,吴阵首在当初比武之时与徐师姐的暧昧表现吗?而现在黄姑娘是吴阵首带上山的,说不定是徐师姐和黄姑娘争风吃醋呢。咱们要看看吴阵首怎么处理。”

几名弟子正说着,忽然头顶又一人飞过。

“这又是何人?”

“好像是天枢堂的秦师兄。”

“更有好戏看了。快。”

摇光堂前早已围了一大群人。吴天远远看去,只见金蛇剑与徐若琪或持或离,一招招的刺向黄衫,空中不时的划过五色、六色剑虹,黄衫手中并无武器只是不停的躲闪,每一剑都十分的凶险。林燕等摇光堂的师姐妹们都只是在旁边苦劝,却不敢上前阻拦。

“住手!”吴天在空中大叫一声,飞落下来。

“武哥救我。”黄衫听到吴天的声音叫道。

此时徐若琪一招六色剑虹击来,黄衫连连后退。吴天一见黄衫难以躲避,急之下左手拔出血剑,同时想起了无忧谷的剑法,于是双手齐舞,居然在急之下同时使出了不同的两招。

“当”的一声,徐若琪手中剑被天愁剑芒开,她正要再攻,血剑已架到了她的脖子之上。

“啊!”周围的弟子齐声的惊呼。

“几不见,吴阵首武功又精进了。居然能一招擒住徐师姐。”

“谁说不是,当年他们可是打的难分高下呀。”

“不过吴阵首这招似乎不是本派剑法。”

“就是就是,这是什么武功?”

几根白发飘落,徐若琪看着颈上的黑剑,也是一愣。

此时空中有人大喝一声,一道白光闪过,四颗十字剑星击中了血剑,吴天手中血剑差点脱手,连退几步到了黄衫跟前,秦弄玉落在徐若琪侧。

吴天顾不上手臂麻木,问黄衫道:“衫妹,你可好。”

“我还好。”黄衫说着,脯剧烈的起伏着。

吴天看看她,生怕她再被谁伤害,紧贴在她的前,对徐若琪怒目道:“徐师姐,你做什么?”

“哼,你还护着她,邪教小妖女。”徐若琪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扔了过来。“你看这是什么?”

吴天两剑交一手,接住瓶子低头一闻。“啊!”他惊叫一声道:“难道是逍遥散?”

“不是逍遥散又是何物,这便是在这小妖女皮囊里掉出来的。”徐若琪道,“快说,你是逍遥仙子什么人?”

“逍遥仙子?你说的是圣女堂的逍遥仙子吗?”黄衫道。

“废话!世上有几个逍遥仙子。你上有她的独门**,必定是她至亲之人,看你年龄,应该是老妖女的徒弟。”徐若琪曾受逍遥散之害,所以对逍遥仙子深恶痛绝。

“衫妹,这真是你的东西吗?”吴天声音颤抖着问。他想起黄衫说是来找她师父的,而逍遥仙子自碧云山之战后便消失于江湖。还有黄衫的独门武器长袖,与逍遥仙子的软鞭颇有几分相似。

“不,这不是我的东西。”黄衫惊恐道,因为她从吴天的眼里也看出了怀疑,对她的怀疑,这是第一次。

“你胡说!林师姐,你快说,这瓶东西是从她皮囊里掉出来的吗?”

“是……是的。”林燕低头道。

听到此言吴天的子一震,转脸看着黄衫,眼中有恨有怨有悲伤。他想起了因为逍遥散让他受全派人白眼,他想起了因为逍遥散小英子离他而去,他想起了因为逍遥散自己面壁三年,他想起了司马掌门和徐师伯为他改名立号,他想起了数前在徐师伯面前保证,誓杀魔教中人。

忽的一声剑鸣,金蛇剑刺向黄衫,黄衫眼中含泪看着吴天,一动不动。

“小妖女,拿命来。”

“当”的一声,吴天又将徐若琪之剑开,旁边的秦弄玉见状趁隙击向黄衫,吴天在另一侧,无法阻挡,于是大喝一声“去!”手中血剑飞出,血光一闪,“当”的一声,秦弄玉之觉中气血翻滚,连忙后退两步,怒目瞪着吴天。

“你!”

吴天怕再有人偷袭,连忙护在黄衫前,“有我在,你们谁也不能伤害衫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