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四十回伤心别伊人

四十回 伤心别伊人

狂魔40, 四十回 伤心别伊人

“呵呵本内容为狂魔40章节文字内容。”黄衫在吴天的身后苦笑两声道:“武哥,虽然你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但是有你这句话,我便知你对我的情义了。我死也无憾了。”

“柱子。”徐若琪气急中叫起了原来的名字,“难道你忘了是什么把咱们害成这样的吗?”

“我没有忘,来日我一定手刃逍遥仙子。”吴天说完,小声对身后的黄衫道:“衫妹,趁师叔师伯们没有到,你快逃吧,我来垫后。”

此时秦弄玉四下一看,中阵七人居然已都到齐,大叫一声:“别让她逃了,摆中阵。”

另外五人虽有犹豫,但得知眼前的是邪教之人,看上去吴天也不否定,便纷纷拔剑,剑上分映七色,眼见就是中阵的架式。

黄衫曾见过中阵的厉害,连晓月都只有逃命的份,此时若是交手,吴天必然吃亏,况且如此一来,吴天还必然会落得名誉扫地。她眼珠一转,记上心来。

“武哥,你不用护着我了,我有办法逃生。”

“真的?”吴天大喜。因为他知道单凭自己,能在中阵中挺过两三招便是奇迹。

“你不是一直都相信我吗?”黄衫笑道。

“这……”这是吴天一直对黄衫说的话,以前。

“哈哈哈。”黄衫一把推开吴天大笑道:“既然已被你们识破,隐瞒也没有用了。武哥,我的师傅便西域圣教圣女堂主逍遥仙子。”

吴天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可是这话从黄衫口中亲自说出来,他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想起当日黄衫答应让他一同去找她师父时,嘱咐他不可对外人乱说,原来她的师父便是逍遥仙子,那个魔女本内容为狂魔40章节文字内容。

中阵七人齐向前了一步,吴天想也没想,双手持剑仍然护在黄衫身前。

“我说过,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衫妹。”

黄衫眼中一热,小声在吴天耳边说了两句什么。

“吴天,你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秦弄玉道。

“哼。”吴天将双剑收起,挺胸道:“中阵七人听令。”

七人犹豫一下,这才想起吴天乃中阵阵首。腾飞、张名玉、薛不才纷纷拱手听令,李玦犹豫了一下,也拱手听令。

“秦弄玉、徐若琪,我可是掌门亲封的中阵之首,有我在,中阵行事需听我指令。”

“哼。我便听你说些什么,你若是想放走这妖女想也休想。”徐若琪说罢,和秦弄玉也拱手听令。

“好。”吴天转身扫视众人,对林燕道:“林师姐,你暂且将衫……黄衫押下,待禀告掌门师叔再做定夺。”

林燕刚要说是,忽听有人高声道:“不用禀了,我们都到了。”随着话音,司马空与五位首座从天而降。

未等司马空说话,徐正甫抢先道:“弄玉、若琪,你们二人太过鲁莽。此等大事不禀明掌门,怎可擅自行动。还有你们。”徐若甫对中阵七人道,“若不是你们吴阵首,险些酿成大错。”

“是”秦弄玉等人低头道。

“爹爹。”徐若琪不服道:“她都自己承认是逍遥妖女之徒,还有逍遥散为证,没什么好说的。”

“黄姑娘,若琪说得可是实情?”司马空问道。

黄衫此时又恢复了平日的风采,微笑道:“司马掌门,逍遥仙子确是我恩师。”

“什么恩师,妖女。”徐若琪骂道。

黄衫脸上突然变色,长袖一卷,从发呆的吴天手中抢过逍遥散,厉声道:“徐姐姐,你再对我师父无理,我便让你尝尝逍遥散的味道。”

“你!”听到逍遥散徐若琪大怒,但有父亲和掌门在场,又压了下去。心中却想起了当日自己与吴天中了逍遥散的情形,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黄姑娘,看来若琪说的是真的了本内容为狂魔40章节文字内容。”司马空脸色一变道。

“不错,是真的。”黄衫笑道。

旁边的吴天心中着急,衫妹呀衫妹,你说有逃生之计,为何我看不出来呀。于是上前拱手道:“掌门师叔,吴天有话说。”

“讲。”司马空心中已猜出了**。

“是。消除本派与无忧谷的误会、解天龙帮要挟之围,虽是弟子亲为,但却是衫……黄衫为弟子出谋划策。而且若不是黄衫与我等并肩死战,恐怕我等早已死在天龙帮与邪教连手之下。所以看在黄衫姑娘对本派有恩的情况下,肯请放过她一马。”吴天说着跪了下来。

此时从人群外挤进一个半身是绷带之人,也不顾伤口,“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腿上的伤口破裂,鲜血渗了出来。原来冯不凡受伤未愈,在郑桐的搀扶之下,刚刚到场。

“你们……”黄衫眼中泪花又是一闪,又马上恢复了笑容,“你们所谓正派与我们没有什么区别,什么恩呀义呀,哼。还请司马掌门给我一个痛快。”黄衫说着走到了司马空的面前,直视着他。

司马空与她对视片刻,终于收回了目光。转头看看徐正甫,徐正甫点点头。

“也罢,今日看在你对本派有恩的情况下,便放过你一马。黄姑娘,请你马上离开吧。”司马空说着转过了身。

“那小女子就谢过了。”黄衫说着,扫了众人一眼,慢慢走开,伸出长袖,就要御空飞去。

吴天看着她的背影,眼睛模糊了。心中苦道,她走了吗。

“黄姑娘。”徐正甫突然叫道。

“徐首座,莫非你们改变主意了?”黄衫转头笑道。

“非也。老夫只是想提醒黄姑娘一句,本派与你教正邪不两立,今日之后,本派弟子若与你再相见,必会毫不留情取你性命的。”

“这个自然,我也是。”黄衫说完莞尔一笑,转身离开。心道此话并非说给我听,而是说给吴天听的。她说完之后,终于御袖飞去,很快便看不见了。

“你们起来吧。”司马空叫起地上的吴天和冯不凡,然后对着全派的弟子道:“此事就此过去,以后不准再提此人。散开了。”

狂魔40, 四十回 伤心别伊人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