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1回 怒剑一式

第一回 怒剑一式

黄衫走后,吴天感觉碧云山似乎一下子冷清了下来,自己欢仿佛回到了面壁的日子本内容为狂魔1章节文字内容。

天权堂内少了杜大宝和林强,只剩下重伤的冯不凡和整天唉声叹气的郑桐。三人经常看着杜大宝林强的物件、坐过的位置,默默重泪。

每日开饭,别的堂都坐着满满的几桌甚至几十桌,只有天权堂这边一桌只有三人本内容为狂魔1章节文字内容。杜大宝生前在虹光派中颇有人缘,大家头几天还都陪着天权堂心中默哀,可是几天之后,便又开始有说有笑,谈天论地。

原来不是碧云山冷清了,而是自己的心寂寞了,因为黄衫走了。

到后来,吴天和冯不凡索性不到饭堂吃饭了,而是让郑桐帮忙把饭打回来吃。

吴天整天把自己关在天权洞内练功,他一直在想,如果自己的法力强一些,那么大师兄和六师兄将不会惨死了。我要迅速的提高法力。吴天想起那一日自己仗着血剑和魔彩珠之力曾逼退晓月,于是经常拿出血剑练习。渐渐的,血剑的血气又旺盛了起来,而吴天则变的越来越阴鸷。十几天过后,郑桐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把吴天从洞内拉了出来,让冯不凡陪他四处转转。总待在洞里,人会出问题的。

二人走出天权堂,正不知向那个方向走去。忽听空中传来一声的剑鸣,天枢峰上空突然腾起一柄巨大的光剑,凭空旋转几圈之后消失。那是中阵七人在司马空的亲自**下,研习阵法。

冯不凡道:“师叔祖,看看他们练剑吗?”

吴天沉着脸摇摇头,只是在吊桥前默默的站着。不知过了多久,吴天道:“开饭的时间要到了,咱们回去吧。”

吴天,并非无所事事,整天呆在天权堂的地坑附近,不断的向前移动,挑战自己的新记录。

七丈。

这是吴天可以坚持一柱香时间的最近的距离。吴天今天的目标,是想坚持两柱香的时间。

一柱香过后,吴天气血开始翻滚,但他还坚持着。水晶珠在他的周围不停的旋转,带来的丝丝凉意缓解着他胸中的痛楚。

渐渐的,吴天的四肢有些麻木,神志有些不清楚,他的眼前居然浮现出黄衫的影子,那是他们双掌相抵,二人内法在体内嬉闹的样子。吴天的脸上也露出了笑,仿佛衫妹就在他的身旁似的。

然后,吴天昏了过去。

大约一个多时辰以后,吴天醒了过来。他的眼前一片的白光,身上丝丝的凉爽,已没有痛楚。原来是水晶珠悬浮在他的头顶,不断的吸收着吴天体内多余的灵气。

吴天后退几步,收起水晶珠本内容为狂魔1章节文字内容。此时珠子的颜色又恢复到了原来柔和的白光,里面的异彩被压制了下去。

“原来是这样。”吴天恍然大悟。原来此水晶珠有吸收人体灵气的功效,所以他人,特别是功力尚浅之人,靠近或者碰到它,便会被它吸走体内的灵气,而使皮肉变黑。不知为何水晶珠对我却没有这等效力,反而能吸收我体内多余的地坑灵气,储存起来。

吴天自己点点头,从此不再冒险,在距地坑十一丈左右的安全地方练习内法,除了内急,剩下时间包括睡觉都在地坑里。

也不知过了几天,忽一日洞口传来脚步之声,吴天看去,冯不凡首先走了进来,拱手道:“吴师叔祖,我师弟回来了。”

话音未落,江小贝走了进来,眼中含着泪花,显然是和吴天等人初回到天权堂时的感受一样。

“吴天,我回来了。”江小贝道。

吴天连忙走过来,与江、冯二人出洞说话。

“大宝与林强一去,咱们堂顿时感觉空荡荡的。”江小贝黯然道。

“是呀。”吴天也低头道。

“黄衫姑娘的事,师兄跟我讲了。确实很出乎意料呀。”江小贝道,“谁能想到她竟是邪教中人,还是……逍遥仙子的徒弟。”

吴天默不作声,心中默默的伤痛。

“我看掌门也是大大的不对。”冯不凡气道,“黄姑娘虽是邪教中人,却未听说做过什么坏事。而且以她的年龄,可能是刚入师门不久,还没有时间去做恶事,再加上逍遥仙子已失踪三年有余,三年之前黄姑娘才几岁,不过是十三四岁的样子。”

“是呀。黄姑娘聪明伶俐,人又长的漂亮。按理说应当劝其改邪归正,收入我派才对。”江小贝道。

“这个我问过她,她说她不能入我派的。”吴天道。

“是吗。便是她想入我派,掌门与首座们也不会答应。”

“为何?”吴天和冯不凡齐道。

“因为她太漂亮了,怕她影响派中弟子练功,还怕她耽误了你的前程。”江小贝看着吴天道。

“前程、前程。我的前程那么重要吗?衫妹曾说过我现在的声名来之不宜,她会千方百计为我守护的,可是……”吴天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他想说为了她,他甘愿不当什么武林后起之秀、中阵阵首本内容为狂魔1章节文字内容。

想到这里吴天心中升起一股怒气,气自己、气黄衫,这股怒气带动内法快速游走三周天,然后聚到了右臂。吴天只觉右臂憋涨,有不吐不快的感觉。于是手如剑指,叫声“去!”背上血剑自行飞出,在空中划过一道七色的彩虹,“轰”的一声巨响,石壁上巨石纷纷落下,三人吓的连忙后退,目瞪口呆。

“七色虹光。”冯不凡惊道。

“这虽是本派招法,却不是虹光剑法,你从哪里学来的?”江小贝问道。

“我……我刚才怒意大发,忽然升出一股法力,不吐不快,便使出了此招。”吴天道。

“你还记着真气是如何游走的吗?”江小贝道。

“记得。”

“好再试一下。”

吴天收回血剑又要再试。

“等等。咱们到堂外试剑,此处再受一剑的话,恐怕地坑洞就要塌了。”江小贝说着拉吴天到了天权堂外。指着远处的一块巨石道,“你就用它试试招。”

“太远吧。”

“无妨。”

于是吴天想了想刚才的内法是如何运转的,剑招是如何发出的。然后照那时的样子再次使出。

一道七色剑虹闪过,“轰”的一声,三丈外的那块石头被击的粉碎。

“好,恭喜你,你自创了一招。”江小贝喜道。

“啊,还有这种事情?”吴天喜道。

“吴师叔祖,这招一定要教给我。”冯不凡道。

“好,我马上说给你。”吴天毫不吝啬。

“别总这招那招的,既然是由怒气所生,这招便叫它怒剑式吧。”

“好,怒剑式,不凡用着最合适了。”吴天想到冯不凡打架不要命的样子道。

“是吗?我一定要学好此招。”

吴天随后便给了冯不凡细细讲了怒剑式,只是冯不凡内法尚未恢复,还无法练习,只能死死记下。

狂魔1, 第一回 怒剑一式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