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2回 剑御之法

第二回 剑御之法

吴天还如往常一样,一头钻进地坑洞,修练内法。傍晚时分江小贝进来过,看见吴天正练得起劲,便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又不知又过了多少天,忽一日郑桐在洞口叫道:“吴师弟,吴师弟,你最好出来一下。”

吴天走了出去,问道:“郑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你随我来。”郑桐笑着卖了个关子,将吴天带到了天权堂正屋,那里有八名年轻弟子,或者说比吴天等人更年轻的弟子站成了一排,江小贝在旁边踮着步,显然是在等吴天。吴天走到近前之时,江小贝干咳一声道:“这位。”他说着指指吴天,“便是咱们虹光派的中阵阵首,你们的吴师兄。”

“吴师兄好。”八个年轻人齐声道。

“这是?”吴天还了礼,茫然道。

“你有所不知,司马掌门看咱们天权堂人少,特意将新入派的弟子八人分入咱们天权堂,仍是拜咱们师父为师。”郑桐说着笑了。

“你笑什么?”吴天道。

“他们一听没有师父,本来不意愿来,后来江师叔祖说中阵阵首吴天是他们的师兄,他们竟然高兴的答应了,从刚才一进门便想见你。”郑桐说着忍不住又笑了,旁边的江小贝也笑了。

“还有什么事?”

“他们刚进来时,把冯不凡当成了你,齐声的参拜,结果论下来他们都是不凡的师叔祖,反而是不凡应该拜见他们。”

八个新师弟听了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呵呵。不凡一定很生气……对了,不凡去哪里了?”

吴天话音刚落,就听堂外一声巨响,大家连忙赶了出去。原来一块石头被冯不凡击碎,而冯不凡正看着手中的剑发愣。

“不凡,发生什么事情了?”吴天问道。

“师兄,恭喜你。”江小贝喜道。

“我练成了,我练成了。”冯不凡高兴道,“我练成了怒剑式。我刚才因为……”冯不凡说着看看那几个刚入堂的师叔祖,接着道,“我大怒而出,就想起了怒剑式,于是趁怒使出,居然成功了,威力巨大呀本内容为狂魔2章节文字内容。”

“什么怒剑式?”郑桐奇道。

吴天等三人只笑不语,而那八个刚入堂之人,都惊的合不上嘴巴,原来这个全派辈分最小之人,法术如此了得。

“你们几个听好了,你们先跟随你们郑师兄学习一些入门的武艺,然后再由……”江小贝说着看看冯不凡,“然后再由这位冯不凡大侠教你们法术,再往后,当然是我老人家和吴阵首亲自**你们了。”

“是。”八人高兴道,向江小贝行个礼,居然又向冯不凡行了一个礼。

“这年头,晚辈教长辈法术,什么事情都有。”

郑桐将八人带走,安排住处,冯不凡仍在堂外练习着那招,吴天和江小贝回到天权堂正房。

“吴天,还有一件事情告诉你。”江小贝道,“掌门与首座们商议后决定由我暂管天权堂。”

“好呀,那你也是首座了?”

“不是首座,只是代管,代你们师父管理。”江小贝道。

“是这样呀。只是我们师父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两人说着沉默了。如今除了郑桐,其他人即便和本堂首座曹翰林面对面,谁也不认识谁。

忽然,堂外空中传来一阵巨大的破空之声,似乎是什么巨大的东西在快速的飞行。

“你们快来看。”冯不凡叫道。

吴天和江小贝连忙跳了出去,只见天上竟然是七人在御剑飞行,中阵七人。

他们七人中一人当先,其余六人分成两排,分左右紧随在第一人身后,七人仿佛是南飞的大雁那般,在碧云山上不停的盘旋着。

“这是做什么?”吴天奇道。

“我听说中阵七人最近在练习什么御剑雁行。如此看来是一种御剑飞行的阵法,这样为首一人需使出全力冲破空气,而后面六人只需很小的内法便可飞行。”江小贝道。

“如果为首一人内法不足之时如何?”冯不凡道。

“不足之时,应当是换位吧。”江小贝正说着,忽见头顶雁形阵位置一变,原来打头的腾飞退到了后面,而后面的薛不才顶到了前面本内容为狂魔2章节文字内容。

“果然如此,甚妙。”冯不凡道,“以我看来,这七人不似是组成了一队大雁,而像是组成了一柄剑。”

“剑。”吴天看着天上的七人心中默道,吴尘飞师伯曾说过意驱气,气御剑,招为虚,气为实。我若将自己当作一柄剑,手中剑为锋,自己身体为柄,然后以法御剑,是否能节省内法、速度更快呢?吴天想着,拿出天愁残剑举在头顶,心中默默把自己想成一柄剑,然后内法运转。

“师叔祖,你在干什么?”冯不凡道。

“噤声。”江小贝道。

片刻之后,吴天手中天愁剑芒轻吐,整个人拔地而起,直追中阵的雁行阵,不久便与雁行阵并驾齐驱,在碧云山上空绕圈飞行。

中阵七人虽然在外称吴天为阵首,其实除徐若琪外个个对他不服。而他们的雁行阵便是为能够飞的更久、更快而专门设计的阵法,相比之下每人可以轮流休息,比起一人来不知省力多少。此时正当秦弄玉打头,于是他将内法催至顶峰,将雁行阵飞到最快。

旁边的吴天一时兴起,也是想试试他所想的意驱气、气御剑和把自己当成一柄剑的法子到底能飞多久,于是再提一口气,竟有反超雁行阵的意思。

片刻之后雁行阵中秦弄玉内法已衰,换至后方,薛不才顶到了前面。

开阳堂前,司马空与徐正甫背手望天,看着天上的八人,两人都笑了。

“如此一来,上面的八人较上了劲儿,反而更能检验雁行阵的功效了。”徐正甫笑道。

“不错,自那姓黄的姑娘走后,吴天专心习武,又大有长进呀。听咱们江小前辈说他竟自创出了一招怒剑式,威力颇大。”

“但愿如此。但别象令兄和吴尘飞那样,两个武痴,一个为练剑法,居然甘人魔道,另一个与世隔绝、又太过于内向,终于碌碌无为。”

司马空点点头,叹气道:“只怕他成不了武痴,而是情痴。”

两人沉默一会儿,司马空道:“师兄,约摸他们还能飞一两个时辰,咱们进屋品茶下棋如何?”

“我正有此意。”

狂魔2, 第二回 剑御之法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