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四回白衣书生

第四卷 东海升龙岛 十四回 白衣书生

此时天『色』将晚,残阳西照。?

“大哥,如何是好?”酒仙问道。?

食仙没有说话,旁边的赌仙道:“三位兄长,咱们赌上一把如何?”?

“怎么个赌法。”食仙道。?

“还记着咱们小时很如何抓鸟的吗?”赌仙道。?

“好,就用此法赌上一赌,若再追不上,咱们便认栽了。”食仙道。?

“好。”其余三人同时道。?

四人说着变换了位置。酒仙和赌仙飞在两侧,『色』仙双手各拉住酒仙和赌仙的一只手,双腿曲在胸前,食仙的后背紧挨着『色』仙的脚掌。?

“一、二、三,开。”食仙叫声口号,酒仙和赌仙用全力将『色』仙和赌仙甩向前方,最后『色』仙双脚再全力一蹬食仙。食仙合四人之力,速度一下子提高了许多,直冲向吴天。?

吴天听到后面的叫喊之声刚一回头,却发现食仙已到了自己身后,双手划出一轮金『色』的八卦图直拍向吴天的后背。吴天无处可躲,连忙将内法一收,降下几尺,而食仙的八卦图脱手之后去势仍然强劲,吴天背上实实在在挨上了这一击。?

“轰”的一声吴天直落下去,半空中一口鲜血喷出,吴天勉强运功才减缓了下降之力。其实食仙因为是在空中,只能使出七八成功力,否则这下吴天不死也重伤。吴天此刻虽然吐血,但还算不上重伤。?

他减速降下,却发现下面是一大片的草坪。草坪中间是一大片的鲜花丛,丛中几十名少女围成一圈,圈中居然是一口水晶棺,水晶棺内似乎躺着一『妇』人,而棺材旁边坐着一中年书生,口中正念念有词。?

吴天落在花丛之中,胸口一阵的翻滚连忙打坐调息。?

那一圈少女纷纷向这边看来,却无人起身,而那中年书生,象根本没看见吴天似的,念着他的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

吴天虽在调息,但书生的一言一词都听的真真切切。虽然不大明白诗文的全意,但能感觉出书生对棺中女子的款款深情。?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吴天心中默念着,仿佛看见黄衫站在河水对岸,向自己招手微笑。?

“他在下面。”空中传来了食仙的声音。接着流水四仙从天而降,围在了吴天面前。?

他们看着花丛中的景象也被惊呆了,特别是『色』仙,看着那一圈姑娘都流下了口水。?

中年书生的目光在四仙脸上一扫,眉头一皱,依然继续念着。?

“……?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呀。”『色』仙突然叫道,“那棺中之人可谓绝『色』,不知是死是活,即便死人我也要与她一乐。”说着便要上前。?

“四弟且慢。”食仙叫道。?

那中年书生听到『色』仙『**』秽之语,脸『色』一变,手臂一甩,手中折扇飞了过来。『色』仙只顾看棺中之人了,并未将折扇当回事,只是随手一挡,想把折扇挡下。那折扇却似有了灵『性』,在空中突然一转,绕过了『色』仙的手掌,正打到他胸口之上。这一下虽然不重,但仍让『色』仙胸口一疼,惊叫一声退后几步,不停的咳嗽。?

而折扇转了一圈之后,居然又飞回了中年书生的手中。?

酒仙和赌仙见状就要冲上来,书生手腕一抖,两道金光闪过。酒仙和赌仙不知是何物,连忙后退。那居然是两条金『色』的小龙,击到地上之后“轰”的一声炸开,腾出一条金龙。食仙见状大惊,连忙制止兄弟们,低声道:“不可大意,此人法力不凡,必有来头。”?

此时吴天胸中气血稍稳,于是起身对着书生拱手道:“晚辈被此人从空中击下,扫了前辈雅兴,还请前辈恕罪。”?

书生扫了他一眼,看见吴天右手天愁残剑微微一惊,又看见吴天左手血剑眉头一皱。于是问道:“你是虹光派弟子?”?

“正是,在下虹光派天权堂吴天。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天权堂,吴天。”书生上下打量打量吴天。然后道,“你便进入此圈内,不得『乱』动。”?

吴天犹豫了一下,又想想自己即便不受伤也绝不是眼前四人中一人的对手,于是踏入了少女们围成的圈中,此时看清楚了棺中的女子,虽然不再年轻,但仍是一绝『色』女子,难怪『色』仙看到她竟然失魂落魄,受了书生一击。此女子在棺中一动不动,但是脸『色』红润,不知是死了还是活着。吴天忽然想到如此直视一个女子非常不礼貌,于是连忙向那女子作个揖转身看着书生。?

书生已走出圈外,轻摇手中纸扇道:“你们可是流水四鬼?”?

“呸,我们是流水四仙。”酒仙怒道。?

“不做人事,妄称为仙,分明是鬼。”书生道。?

“请问阁下是谁?你与那东海升龙岛是什么关系?”食仙问道。?

“即知道升龙岛的明号,还不速速离开,打扰了夫人清休,你们担待不起。”书生道。?

“什么清休,明明是个死人。老夫生平阅女无数,虽然不曾近前,但是死是活还是看得出来的。”『色』仙叫道。?

“休的胡言。”书生大怒,挥扇向『色』仙攻来。?

『色』仙此次有了准备,双手齐划一轮金『色』八卦图挡在身前。书生纸扇遇到八卦图一寸寸碎成纸片,『色』仙微微一笑,心道我兄弟四人穷毕生之力修炼而成的八阵图,岂是一把纸扇能破的。但是他只是得意了片刻,流水四仙的脸『色』都沉了下来。不知何时,书生手中多了一支玉笔,顺着『色』仙金八卦图旋转的方向一路狂草写了下来,吴天自是看不明白,其实写的是刚才书生所唱的诗句。只是书生狂草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超过了『色』仙双手的速度,『色』仙脑门冒出了热汗,手上渐渐要跟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