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五回出手不凡

十五回 出手不凡 筏子的狂魔十五回 出手不凡 无弹窗 ,灌江 网

“众位乡亲,请你们赶快离开此地,过一会儿有一群穷凶极恶之徒经过。”吴天叫道。

乡亲们听罢纷纷躲进了屋内,任由吴天再怎么叫喊,都不再露头。吴天大急,叫道:“你们若不赶快逃走,那帮恶贼来了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屋内仍无动静,吴天大怒,拔出无愁剑,剑芒一吐,对着村中间那个石磨盘用力砍下。

“轰”的一声,石磨盘断成四段,虚的碎石崩到拽的门窗之上,有的居然穿破了门窗打到了屋里。 娱乐秀

“你们若再不出来,我便不客气了。”吴天吼道。

这一吓,比好言相劝管用的多。村里的老少都走了出来,吴天心道装坏就装到底吧。于是抓住一个有几分姿色女子,恶狠狠道:“后面之人有几个采花大盗,你若是让他们见到了,嘿嘿……”

女子一听此言与旁边的男人一起跪了下来,哀求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我娘子已有三个月的身孕。”

“哼。那你们便听我言,赶快躲到深山里去,等那帮坏人过去了,再出来。”吴天道。

“好好。谢谢大爷。我们马上走。”村民们说着,三三两两的离开了村庄,躲到了山里。 娱乐秀

吴天看几十个村民走远了,心中的石头放下了一半,起码他们不会有性命之忧了。只是邪教来后,发现没有了村民,必定会烧毁他们的房屋出气。如今的上策,便是引开邪教众人离开这一条路。

吴天拍拍脑袋,催自己想出一个好的办法,可就是想不出来。我真笨,我若是有衫妹一半、不三分之一的聪明,便能想出办法来。吴天心道。

他自村落往回走去,行不片刻,到了一个地方。两旁都是高高的山涯,中间一条路穿过。吴天抬头看看两旁,顿时大喜,心道邪教众人经过之时,若是有巨石从两侧涯顶落下,除去白眉等高手,其他人恐怕不死也重伤。

吴天飞至涯顶,四下查看,只见涯边有一条巨缝,显然是年久风化,吴天摸摸怀中的霹雳弹。心道等邪教中人到了,我便用霹雳弹炸开这片石块,然后御剑而逃。

于是吴天俯到山涯之上,静待邪教通过。

过不多时,远远看见了邪教的队伍,吴天拿出霹雳弹,心道当年见他们使用之时是将两枚一碰,然后掷出。我对此不太熟悉,为了安全起见,我便将一枚放入缝中,然后掷出另一枚撞击先前的一枚。

吴天正盘算着,忽见邪教人群之中有两人腾空而起,直向涯上飞来。

原来白眉老祖见此地势,也怕有人埋伏,便吩咐旁边的两个道人上来查看。

吴天见状连忙躲到了一块巨石之后,刚刚藏好,两个道人便分落至两侧的山涯,左右看看没有异状,向白眉招招手。

于是队伍继续前进。

眼见队伍已走入山涯之下,吴天大急。他不知眼前的道人法术如何,看刚才的飞行之势,必不是庸手,否则也不会和白眉等人走在前排。

吴天估算着队伍已到了开裂的巨石下面,若再不行动,就错过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想想云下镇,小英子父母和李掌柜的惨死,吴天一咬牙,心道我无论如何也要试上一试,关键是要快。吴天想着,从怀中掏出两枚霹雳弹向大裂缝抛了过去,然后手持双剑,急跃而出,左右手各挥出五颗十字剑星,直刺眼前的道人。

“师兄小心。”对面山涯的道人高叫到。

他的师兄也感觉到了劲风,连忙转身,却见十颗十字剑星攻向自己胸前要穴。道人大惊之下双手齐划,在空中划出一个金色八卦图,“咚咚”几声,十颗十字剑星居然被金色八卦图挡下,但是道人也被击退若干丈。吴天趁此空隙,将怀中剩余的霹雳弹统统投向向前的两枚。

后面的霹雳弹后发而先至,撞上了前面的两枚,冒出火星,掉进石缝之中。此时对面山涯的道人飞跃而起,刚才的道人已止住退势,就要施法攻来。

吴天天愁一展,施展剑御之术,御剑而走。只听身后“轰轰”几声,霹雳弹爆炸了。

两个道人的来势被阻了一下,仍追了过来。

“小心!”白眉老祖大叫一声,一跃飞起,旁边的两个道人也随之飞起。无法飞起的邪教弟子们,纷纷紧靠山壁,妄图躲开石块。忽尔善抽出巨刀,将砸向他是巨石一块块劈开,小的石头任由打在身上。此时一块巨石砸向那辆轿车,白眉叫道“师弟小心。”

忽的车上轿箱一下子炸开,一个红发红须老者大喝一声,一道火焰击碎了头顶的巨石,然后携着一绿袍之人飞上了天空,绿袍之人竟然是绿袍老祖。

片刻之后,山涯下哀号声一片,百十多人已有三四十人死伤。

红发老者一脸的怒色,绿袍老祖则面无血色,显然是重伤未愈。两人与白眉等人落在山涯之上,白眉过来问道:“师弟,你好些了没有?”

“暂且无事,只是突然施法飞行牵动了五内,还有些疼痛。”绿袍问。

“等我们采下檀心花,便能治好师弟的伤势,到时再找虹光派报仇。”白眉道。

“以我三兄弟之力便可扫平虹光派,你们二人怎么都载到了那徐正甫的手上。”红发老者道。

“赤发师弟,你是有所不知。那徐正甫的修为已是出神入化,而且每到要紧关头,他都能生出一股无名邪气,我二人便是败在此上面。”白眉道,原来红发之人便是他的三师弟赤发老祖。

他们师兄弟三人,白眉是大师兄,绿袍居次,赤发为末。此赤发老祖平时不问世事,只是醉心于研究御火之术,自从三年前邪教大伤元气,白眉一方面拉拢武林高手入教,一方面邀请师弟来助阵,赤发原本不出山,直到绿袍再次重伤在徐正甫手中,才要出山给绿袍报仇。而那四位道人,便是道家正宗流水观的四位当家人。流水观本是正道门派,但自交于这四人手上之后,便渐渐的遁入了邪道,全都四因为这四人的爱好。江湖上称他们为流水四仙:食仙、酒仙、色仙、赌仙。此四人人如其名,老大好吃,老二好酒,老三好色,老四好赌。他们为此在江湖上也犯过不少案子,只是此四人法术颇高,所犯之十虽然为人不耻,但终归不是什么大案,所有江湖四大门派看在其前辈的面上,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它小帮派因为实力的问题,更是拿他们没有办法。如今必定是白眉许与诸多的好处,才请的四人出山相助。

“白眉教主,看刚才那道剑气,应是虹光派之人。”食仙问道。

“尚不能确定,等两位道兄回来或许能有分晓。”白眉道,“看来此次取檀心花之路不会太平了。”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