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九海州相遇

二十九 海州相遇

狂魔29, 二十九 海州相遇

当年的虹光派掌门徐正甫,在练剑之时虹光剑突然脱手而出,随即断成两截崩飞向两个方向本内容为狂魔29章节文字内容。由于天愁剑乃虹光派镇派之宝,天愁折断事关本派的运数,于是徐正甫与司马空商议后决定秘而不宣,而是派人去暗中寻找,而合适的人选,便是天权堂首座曹翰林。因其很少于江湖中行走,而且除去虹光派的法术外他还有家传的判官笔一十三式,再加之书生的打扮更不易引起别派的注意。

于是徐正甫和司马空将断剑之事如实告之,并给曹翰林指明了剑柄和剑身飞去的方向。曹翰林回堂后安排了相关是事情,带上爱徒储志宏便出发了。

曹翰林一身书生的打扮,而储志宏则扮做他的书童。二人一路向东慢慢寻去,因为东南便是天愁剑身飞去的方向。两个月后,二人已到了东海边上的海州城,他们在海州城找了三五天后终于到了海边,面对茫茫的大海,曹翰林摇了摇头,那时他念出了四个字:大海捞针。

二人原准备离开海州后沿海岸向南而行,到临江之后再向碧云山方向折回寻找。当时若按计划行事,便不会有以后的事情,也不会让天权堂首座之位空上七年了。

离城之时,储志宏突然想起秦弄玉托自己之事,路上遇到上好的脂粉,要给他捎回几盒,他要送给徐若琪当礼物。而海州城所产的樱花脂粉天下闻名,许多贵妇小姐都是非它不用。

于是在储志宏的肯求之下,曹翰林同意再回到城中心,找到了那家最大的胭脂店。曹翰林在对面的茶楼看书喝茶,储志宏去里面买胭脂。这看似平常的一件事情,却引出了那次神仙般的邂逅。

曹翰林一本书没翻几页,却听街上一阵的**,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到了胭脂店门口,一个小丫环挑开车帘,一个十来岁的黄衣小女孩跳了出来,然后轿中一女子叫道:“衫儿,慢点本内容为狂魔29章节文字内容。”

听到那女子的声音,曹翰林原本止水的心头,突然起了微澜,忍不住吟道: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风风韵韵。娇娇嫩嫩,停停当当人人。

车中女子似乎听到了曹翰林的诗句,下车后朝茶楼的方向回眸一笑,直惹的街上之人一阵的**,被这女子的美貌给震惊了。

曹翰林微澜的心中,此时已是惊涛骇浪。不只是因为女子的美貌,而是因为她神仙般的气质,她举手投足间都优雅到了极致。这诗一般的女子,应该只在书中画中才有的。曹翰林饱读诗书,自己原本以为对书中那些描写女子的诗句都已烂熟于胸,可今日才发现自己原本还是个文盲,因为他从那上千上万句的诗中,竟然找不出一句能够形容这个女子的优雅与美丽。

曹翰林不由自主的从茶楼走了出来,茶楼的老板和小二都倚窗倚门而望,根本没人收他茶钱。街上人已在马车外将胭脂店围的水泄不通,可是这些拥堵对于虹光派七大首座之一的曹翰林来说算不得什么,片刻之间他已挤到了胭脂店外,伸了伸脚,却没有进去,只是远远的看着那女子的背影,口中不禁吟道:祁连冷雪染胭脂,一线明眸烁黛眉。

那女子似乎听到了诗句,肩头微微一动,随即继续挑选着胭脂。

“师父,您怎么来了。”买好胭脂的储志宏问道。

“志宏,海风来了,咱们明日再走吧。”曹翰林说着,带储志宏挤出了人群。

海风果然来了,而且是台风。曹翰林听着暴雨狂风敲打门窗的声音,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女子。忽然,他隐隐听到一个声音,仔细辩了一下方向,打开了窗户。狂风夹着暴雨片刻间就打湿了他的衣服。

“师父。”储志宏从**跃起,就要去关窗户。

“听。”曹翰林道。

于是储志宏也凝神细听,在风雨声的间隙之中,似乎有一女子在吟诵着诗句。

“祁连冷雪染胭脂,一线明眸烁黛眉。长念东山红日出,独巡幽谷诵诗词。”

是她,居然是她。曹翰林大喜,显然是那女子听到了他的诗句,如今竟吟出了下半阙本内容为狂魔29章节文字内容。

曹翰林凝目看去,只见对面房间的窗户上,闪烁的烛光照出一个女子的影子。隐约又听到那女子吟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曹翰林大喜,连忙接道:“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吟罢,只见那窗中女子身子一颤,然后吹灭了蜡烛。

曹翰林又站了许久,才关上了窗户,不顾身上衣服湿透,躺到了**,口中依然念着:“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第二日一早,储志宏尚未起床,就有人用力的敲着门。

储志宏打开门,竟然是一个少女。

“请问这位先生可有空,我们夫人有请。”

曹翰林一下从**跳起,随即发觉自己的唐突,于是道:“请姑娘稍等,在下更衣便去。”

曹翰林一阵的打扮,原本不到40岁的他,如此一收拾,竟似30出头的样子。

到了夫人的房间,先是那个黄衣小姑娘跳了出来,上下打量着他。

“你说话和气吗?”黄衣小姑娘问道。

“我从不骂人。”曹翰林不明所以。

“我若叫你骂人呢?”黄衣小姑娘又问。

“这个……我便编首诗骂他。”曹翰林道。

“诗还能骂人吗?我妈妈说诗是很高洁的东西。”

曹翰林随即猜出小女孩说的妈妈便是那个让他心动的女子,于是道:“令堂说的极是,只是用诗骂了人还让他觉不出是在骂他。”

“真的可以这样呀,那好。妈妈,你出来吧,我就选他了。”小女孩叫着,那个女子笑吟吟的走了出来,向曹翰林万福道:“先生有礼了。”

“夫人有礼。”曹翰林连忙还礼,眼睛却离不开夫人的二目。

夫人莞尔一笑道:“先生请坐,此事说来有些唐突,还未请教先生字号?”

“在下姓曹名翰林。”

狂魔29, 二十九 海州相遇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