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回传说之岛

三十回 传说之岛

狂魔30, 三十回 传说之岛

“翰林?起名之人必定希望先生饱读诗书,有朝一日入到翰林院本内容为狂魔30章节文字内容。”

“呵呵,夫人见笑了。”

“什么是翰林院呀?”黄衣小姑娘问道。

“就是有学问人待的地方。”夫人笑道。

“那里有糖吃吗?”

“学问好就有糖吃。”夫人道。

“那我好好学习,曹先生,师父,您就教我吧。”小姑娘拉着曹翰林的手道。

“我女儿想找一位识字先生,不知曹先生可有意?”夫人道。

曹翰林眼中一亮,面对佳人,什么帮派、天愁剑、翰林院都去一边吧。“承蒙不弃,在下意愿。”

黄衣小姑娘听了拍手直跳。

夫人又道:“先生莫急,只是我所住之地并非中原,先生一去,恐怕三年两年回不了家。”

“无妨无妨,我并无牵挂。”曹翰林笑道。

“如此甚好,咱们下午便出发。”夫人笑道。

“是,夫人。”

“师父,你先教我一首骂人的诗吧。”小姑娘缠道。

“你要骂什么人呀?”

“我要骂我父亲,他整日的修练,不理我娘和我,有时还打娘。”

“哦?”曹翰林抬头看看夫人,夫人却是脸色一变,骂道:“小孩子别乱说话。再乱说不给你糖吃。”

黄衣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脸上梨花带雨道:“本来就是,爹爹整夜不回来,娘经常一个人念诗到天亮。”

“你还说。”夫人说着抬手要打小女孩。

曹翰林连忙把小女孩抱起,在她耳边道,“师父教你一首诗,你回去念给你爹听,他便经常回来了。”

“真的呀,你快说吧。”小姑娘转眼间破涕为笑。

“你记好了本内容为狂魔30章节文字内容。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小姑娘相当聪明,又让曹翰林念了一遍就记下了,然后高兴的从他怀中跳下,拱手道:“黄衫谢过师师父。”

“原来你叫黄衫。”曹翰林笑着却向夫人看去。只见她妙目凝住,似乎在回味刚才的诗句。

曹翰林回房后便安排储志宏直接回虹光派,就说自己有事,请掌门另派人手去寻天愁剑。储志宏心道,我回去若照实说来,必有损师父声誉,若不照实说,又无法向掌门交代。于是道:“师父待我恩重如山,师父到哪里我便到哪里。”

曹翰林拍拍储志宏的肩头道:“如此也好,只是为了避免麻烦,咱们从今便要隐藏虹光派的身份了。我这把龙门剑太过于显眼,你便将此剑藏于海州城外的巨涯之上。你的剑倒是无妨,只需你以后在用虹光剑法时收去剑虹,一般人也看不出来路。”

下午时分那个小丫头来请,于是曹翰林跟随众人到了海边。那里停着一艘巨船,曹翰林与储志宏上船之后,夫人命小丫头端来两碗茶水。

夫人笑道,“我们的去处不便为外人知晓,还请两位喝下这杯茶睡上一觉。一觉醒来,便到了。”

曹翰林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储志宏佯装喝下,将茶含在了口中。夫人微微一笑,袖子一甩,一道白光闪过,储志宏只觉胸口一紧,“咕咚”一声喝了下去。储志宏大惊,这美丽的夫人居然神通广大。

储志宏醒来之时,已睡在一张柔软的**,师父曹翰林站在窗前,遥望着远方。

“师父。”储志宏起身,看见窗外便是无边的大海,一轮红日照耀得海水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咱们这是到了哪里?”

“东海升龙岛。”曹翰林道。

“啊!升龙岛?”储志宏惊道。

“不错,传说中的龙升之岛,升龙岛。”曹翰林道。

“这是早晨还是傍晚?”

“已是早晨,从咱们上船,已过去七个时辰,看来离岸并不远。”

“师父,您怎知道有七个时辰的路程?莫非您没有喝茶?”储志宏问道本内容为狂魔30章节文字内容。

“非也。茶是真喝了,觉也真睡了。只是睡着前我分轻重点了左臂八处大穴,按我的力道应该一个时辰自行解开一处,醒来之时尚有一处穴道未解,身上湿气未散,故而我说约莫有七个时辰。”

二人正说着,一个小丫环在门外道:“曹先生,岛主和夫人有请两位。”

“好。”曹翰林和储志宏跟随小丫环到了一座雄伟的建筑前,只见前面的十二根石柱三人都未必能合力搂住,大门竟然高到七八丈。

“请。”小丫环向里指了一下,并没有进屋。

曹翰林和储志宏走了进去,里面大的出奇,巨大的柱子上雕刻着一条条的巨龙,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大厅的尽头是一石台,台上有一把巨大的石椅,上面装金镶玉,琳琅满目。石椅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约莫50来岁,眉宇间十分的豪迈。男子怀中抱着一个小女孩,正是黄衫,他的左手不远处便是那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夫人。

“曹先生是吗?”男子声若洪钟,说着站了起来。

曹翰林和储志宏连忙紧跑几步,拱手道:“正是在下。”曹翰林说着,眼光却忍不住向夫人看去。那男子看到眼里却并不生气,反而得意洋洋,仿佛别人在用惊艳的目光欣赏着自己的绝世宝剑。

台上的夫人微微低了一下头,然后介绍道:“这位便是升龙岛黄岛主,衫儿的父亲。”

如此一说都明白了,原来夫人是岛主的夫人,黄衫是岛主的女儿。曹翰林和储志宏连忙再次施礼,“参见黄岛主,参见夫人。”

“罢了罢了。”黄岛主笑道,“听内子说曹先生博学多闻,以后衫儿读书识字就交给你了。”

“承蒙岛主和夫人抬爱,在下必倾力而为。只是小姐这般聪明,恐怕不出两三年,在下便江郎才尽了。”曹翰林道。

“哈哈哈。”黄岛主一阵的大笑,“先生客气了。能被夫人赏识之人,必是高人。衫儿,还不过去拜见师父。”

“是。”年幼的黄衫说着跳了下来,朝着曹翰林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曹翰林连忙将她扶起,看着她稚气的脸上,已有几分夫人的样子,来日必是一个美人。

狂魔30, 三十回 传说之岛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