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四十一李代桃僵

四十一 李代桃僵

狂魔41, 四十一 李代桃僵

曹翰林点点头,“这样已经超过很多人了本内容为狂魔41章节文字内容。即便是为师,虽然能在招数上双手分使,可是内法却无法分成两股。”

“啊,这样呀。”吴天惊道,“弟子内法分开并无困难,只是双手招式分不开。”

这下轮到曹翰林等人吃惊了。事情到了吴天身上,怎么就反了。

“如此好办。”如云夫人笑着,她把另一双筷子递到了吴天的左手上,然后指着盘中的花生道,“你双手同时夹起。”

“是。”吴天双手伸出,却总是一先一后的夹起花生,不能同时夹住。

黄衫看了好玩,也拿起自己的筷子和曹翰林的筷子,十分轻松的同时夹起了两个花生,在吴天眼前晃来晃去。

吴天又试过了几次,急的满头大汗,还是没有成功。如云夫人按下了吴天的手,笑道:“若是眼前没有花生,你双手的筷子是否可以同时的夹松?”

吴天试了一试,点头道:“可以。”

“这便是了。”如云夫人道,“你在夹花生之时,若能达到无花生的境界,便成了。”

“娘,那我呢?”黄衫在空中夹松着筷子问道。

“你呀,需要忘记手中的筷子才成。”如云夫人说着,却发现曹翰林看着吴天和黄衫双手拿筷,而自己只剩下一只右手了,神情又黯然起来。

如云夫人心道该死,只顾和两个孩子玩了,忘记翰林刚刚为我失去一手。她轻轻的握住曹翰林的右手,眼眶中有些湿润。

曹翰林反过来握住她的手,微微一笑。

他们四人的客房本在二楼,此时听到一楼一阵嘈杂之声,黄衫和吴天连忙跑出房间去看。

只见一群天龙帮弟子簇拥着一个锦衣青年走进了客栈,掌柜见这些人来头不小,连忙亲自上前招呼。

“你们这里的上等房间,我全包了。”锦衣青年道。

“这……,对不住大爷,这里只有两间,而且已有人住下了。”掌柜道。

“啪本内容为狂魔41章节文字内容。”锦衣青年一拍桌子,“那便让他们走。”

“这……”掌柜的为难的朝楼上看看,锦衣少年也顺势看来,正好看见了黄衫,身子居然一震。

黄衫见那青年直勾勾盯着自己,连忙拉着吴天回到房中,贴着房门向外听。

“掌柜的,上面那位姑娘是何人?”锦衣少年问道。

“不瞒大爷,正是那位姑娘包下了两间上房。”掌柜苦笑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锦衣少年道。

“大爷,您说什么?”掌柜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给我安排两间中房,挨着那位姑娘的房间最好,我重重有赏。”

“是,大爷。”

掌柜的把锦衣少年安排到了黄衫和如云夫人旁边的房间,安置好之后,摇着头走了出来。经过黄衫房间之时,黄衫把他叫了进去。

“掌柜的,那是些什么人?天龙帮的吗?”黄衫问道。

“是呀,听他们叫那青年什么上官公子,看他年纪轻轻但是必是天龙帮中的重要人物,看来头比东海分舵的贾爷还大。”掌柜的说完,黄衫给他几块碎银子子让他走了。

然后对如云夫人和曹翰林把昨晚之事说了一遍,最后她分析道:“如果没有猜错,这青年必是天龙帮上官青云之子上官宇,他此行的目的便是贾六金。”

“看来他也是来游说贾六金支持自己的。”曹翰林道。

如云夫人笑盈盈看着女儿,“鬼丫头,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黄衫吐了一下舌头,笑道:“正是。咱们既然怀疑贺长老与邪教勾结,而且还安排邪教中人在沙头岗为周强做势。咱们便来个李代桃僵,让他们真真假假的分不清。”

一日后,沙头岗西北八十里处,一行人正向沙头岗方向走去。为首一人身材高大、腰中一柄巨刀,装束奇特,显然不是中原人士。他率领十来名同样装束的异族之人,还押着十几个男丁,看装束却是寻常百姓。

“这是邪教圣刀堂堂主忽尔善。”吴天道。

“邪教派出圣刀堂堂主,看来对潇州分舵舵主之位还是颇为在乎的本内容为狂魔41章节文字内容。”曹翰林道。

“只是这些无辜的百姓,成了他们的牺牲品。”黄衫道。

“啊!难道他们要杀掉这些百姓吗?”吴天道。

“不是他们杀,而是天龙帮的周强他们杀。然后算做邪教的人头,功绩落到周强的身上。”黄衫道。

“那咱们救下他们吧。”吴天说着就要冲出去。

黄衫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道:“不急于现在,咱们按计划行事。”

吴天看看黄衫,终于点点头。黄衫从包袱之中拿出一件天龙帮的衣服,捂着鼻子递给吴天。“你快换上,按我教你的跟他们说。说完了赶快扔掉这身衣服,也不知这衣服的主人几个月没洗澡了。”

吴天接着衣服,果然是汗臭熏天,但还是连忙换上,绕到了到了邪教众人的前面,靠在一棵树上,坐了下来。

没过多久,便看见忽尔善等人远远走来,吴天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忽尔善见前面有人靠近,挥手停下了队伍、戒备起来。

吴天走到他们近前,深深一拱道:“小人贺长老麾下吴斯人,奉贺长老之命在此等候诸位。”

一听贺长老的名号,忽尔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贺长老派你来,是带路的吗?”忽尔善用半生不熟的中原话道。

吴天上下打量下忽尔善拱手道,“阁下莫非便是圣教圣刀堂堂主忽尔善?”

忽尔善一愣,随即笑道:“没想到中原还有人能认出我来。”

“果然是忽堂主。您的大名在下如雷贯耳,如今一见,果然惊为天人。”吴天咬着牙背出上面的话,只是有些不太熟练,不远处的黄衫听了忍不住“噗哧”一笑。

忽尔善对“如雷贯耳”不太明白,不过西域蛮族以天为大,听到说自己为天人,于是“哈哈”大笑,戒备之意跑也跑到了天上。

“正是,正是。”忽尔善以为这是客气话。

吴天听的一愣,心道我夸他,他说“正是”是何意?然后继续按黄衫的安排说道:“因为有些事情耽搁了行程,所以贺长老等人明日不能到达沙头岗。”

狂魔41, 四十一 李代桃僵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