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四十二如云仙子

狂魔

忽尔善又让吴天说了一遍,听明白后大急,哇哩哇啦的先说了一通蛮族话,才用中原话问道:“那何时见面?贺长老答应我的礼物可曾办好?”

“贺长老让在下通知忽堂主,地点改在此处东北百里的东野坡,时间是两日之后。礼物当然准备停当了。”吴天道。

“如此甚好。”忽尔善又问清了方向,带人走了。

他们走远后,黄衫等人从树后跳了出来。黄衫捂着鼻子道:“武哥,先把衣服脱下扔远远的。”

吴天笑笑,按黄衫之言做好,重新回到她身边之时,黄衫又捂上了鼻子,“你若是做几天不洗澡,我便再也不理你了。”

“邪教之人已经引开,剩下的就是将上官宇等人诓到东野坡了。”曹翰林道。

“师父放心,我已安排好了。我让武哥告诉一小乞丐有个发财的机会,让他去客栈向上官宇报告一个消息,上官宇必有重赏。”

“什么消息?”吴天问道。

“说是有一股邪教残匪自碧云山而至,大约两日之后便到达东野坡了。”黄衫笑道。

“妙。”曹翰林道:“上官宇在评选大会之前正想建些功名,听到此消息必定前去,而且还是残匪,这个残字用的很妙。残月出林明剑戟,平沙隔水见牛羊。”

“师父您又开始咬文嚼字了。”黄衫道。

“若是他不去呢?”吴天问道。

“若是他不去,便说明他与邪教也有牵连,帮主之子和邪教有了关系,那么整个天龙帮便邪透了。”

黄衫说着,又突然捂上了鼻子,将吴天推开半步叫道:“别靠近我,你臭死了。”

曹翰林和如云夫人“哈哈”大笑。

又过一日,已是贺长老与邪教约定的日子,他与周强带着几个起信早早的来到了沙头岗。

刚到午时,只见远处一行四人,两男两女,缓缓走来。

待四人走近,贺长老一眼认出了黄衫,于是将金棒横在胸前惊道:“是你!”

“正是我。”黄衫道,“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否?”

贺长老心道,前些日子收到虹光派的飞鸽传书,说此女乃邪教逍遥仙子门下,此事一直未与邪教中人核实,如今她突然出现我当试她一试。贺长老想到这里,大叫一声“邪教妖女,拿命来。”

然后举金棒向黄衫头顶砸下。虽然他喊的声大,手中却只用上了五成的功力。吴天见势不好,跃到黄衫身前,举剑接下这一棒,二人同时后退。

贺长老又飞上攻上,未待吴天动手,只见一条黄色软鞭从黄衫身后飞出,鞭梢打到棒头,金标长老手中金棒一斜,险些脱手。

只见一中年美妇自黄衫身后走出,黄衫连忙拱手叫道:“师父,他欺负我。”

贺长老一惊,连忙道:“阁下是?”

如云夫人将手中软鞭一甩,怒道:“你行走江湖数十年,难道没听说过逍遥仙子的名号吗?”

“啊!”贺长老一惊,心道这逍遥仙子数年未见于江湖,怎就在今日出现了?而这黄衫方才叫她师父,这倒是应了虹光派的说法。

“难道是老娘记错了时间?还是走错了地方?这里不是沙头岗吗?”如云夫人怒道。

一听此言,贺长老已信了大半,连忙拱手道:“仙子恕罪。仙子几年来未行走江湖,刚才老夫不知虚实所以试探,只是……”

“只是原本说好是忽堂主来的,而忽堂主在凝碧涯上被虹光派的吴天打伤,无法前来。所以临时换成我师父前来,我师父当年也是被那虹光派之人打成重伤,如今是伤势刚愈。”黄衫道。

听到忽尔善的名字,贺长老已完全相信了对方。这时周强在他的耳边低语几句,贺长老眉头一挑,“老夫听东海分舵的线报,说镇中来了两男两女,两位女子都是美若天仙,未成想便是仙子师徒,有失远迎呀。”

“我久未行走江湖,只是早到镇上买了些东西。你答应忽尔善的礼物呢?”如云夫人道。

“准备好了。”贺长老说着一拍手,身后推出四名黑袍之人,硕大的黑帽挡住了脸。“仙子请看。”贺长老说着,那四人同时脱下了帽子,竟是四名美女。

黄衫想笑,没想到是这种礼物。

如云夫人不动声色,点头道,“还凑合,过来吧。”那四名美女重新穿袍戴帽,站到了如云夫人身后。

贺长老向如云夫人身后看看,未见还有别人,于是问道:“仙子,为我们准备的贵教人头呢?”

“你们不是取走了吗?”如云夫人皱眉道。

“没有呀?”周强忍不住道。

“不是吧。”黄衫上前一步道,“早些时候,我们在前面休息,远远看见有你们天龙帮之人走来,把将准备好之人派了过去。那些天龙帮弟子一见到我们我教中人,举棒便打。不一会儿便将那十几个人头杀光,听其中一人大笑,说送的好礼。然后割下人头便走了。我以为是你们的人,便没有理会,可是等了许久不见送来给忽堂主的礼物,我们便继续前行,才在这里遇到了你们。”

“啊?这如何是好?”周强急道。

贺长老眉头一皱,问道“姑娘可看清楚大笑之人的模样?”

“那人与他年岁差不多。”黄衫指着周强道,“而且前呼后拥,似是来头不小。”

“果然是他。师父,居然被他占了便宜。”周强狠狠道。

贺长老一摆手,脸色铁青。“仙子,那人极可能是我等的竞争对手,上官帮主的独子上官宇。”

“怎么会是他?”如云夫人皱眉道,“我若知是那斯,借机结果了他。”

“仙子,事已至此,至于人头的事,还请仙子示下。”贺长老说着看看曹翰林和吴天。

如云夫人冷笑道:“贺长老,莫非是在打我这两个随从的主意?”

“不敢。只是今天让上官宇那小子捡了便宜,对强儿竞争舵主之位大大的不利。”贺长老道。

“哼,如此也罢,便让我这两个随从跟你们耍耍,但是若想要他们的人头,就看你们的本事了。你们去罢。”如云夫人对曹翰林和吴天道。

“是。”两人答应一声走上前去。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