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四十四降龙掌法

四十四 降龙掌法

“师父,什么意思?”吴天问道。

“莫非此处还有别人?”黄衫问道。

曹翰林点点头,指指一片树丛之后。

片刻之后,上官宇的人已死伤大半,他边的二人已倒下了一位,这二人原是他父亲上官青云的贴护卫,此次为了保证子的安全,特地派出来一路保护上官宇。

上官宇此刻满头是汗,口已被刀锋划破,渗出了鲜血。此刻忽尔善巨刀举起,刀光大盛,好似巨刀又突然变大了几倍,他一刀砍下,如有万钧之力。上官宇连连后退,眼见躲不开,另一护卫舍上前,举棒相迎。只听的“喀嚓”一声,连棒带人被忽尔善劈成了两片。

鲜血溅了上官宇一脸。

吴天心道不好,这上官宇等人危矣。此人虽然一富家个子的习气,却好歹也是正道中人,我不能看着他死去。吴天想着便以持剑攻出,旁边的曹翰林看出了他的用意,轻轻的拍拍他的手,低声道:“暂时不用你出手,那边已有了动静。”吴天顺势看去,果然那树丛之后已有人影闪动。

忽尔善见到鲜血反而更加的兴奋,居然伸出舌头脸上的血,举刀对着上官宇一刀劈下。

上官宇心道不好,我命休矣。

吴天举剑正要上前

忽听旁边树丛之中一阵的龙吟之声响起,八条赤龙狂奔而出,直扑忽尔善。

忽尔善大惊,连忙横刀格挡。“轰”的一声,忽尔善居然被击退五六丈,直到他将巨刀插到地下,才止住了退势。这家伙一的蛮力,受此重击居然无事,一跃而起,死盯着树丛。

一材干瘦之人从树丛之中缓缓走出,二目精光闪动。

“啊!贾舵主,你在太好了。”上官宇见到是贾六金,心中大喜,连忙站到贾六金后,而其剩下的三四个手下,也连忙跑了过来。

树丛之后陆续出来十几人,手持竹棒,将忽尔善等人围在中间。

“屠龙阵。”曹翰林道,“这便是与我派七星北斗阵齐名的四大名阵之一,屠龙阵。”

“师父,你们的七星北斗阵和屠龙阵哪个厉害?”黄衫问道,这同样也是吴天心中的疑问。

“不好比较。”曹翰林道,“我派七星北斗阵只能七人成阵,而这屠龙阵法,只要五人之上,均可成阵。”

“你若是以七对七,师父觉着如何?”黄衫又道。

“若是双方的十四人法术上下相同,我觉着是难分胜负。但我派若以中阵对其相应的七人,应略占优势,因为我派向来注重兵器,中阵之中,不乏宝器。”

吴天听罢点点头,握紧手中的血剑,心中十分高兴。

忽尔善看看四周,也感觉出周围之人所站的方位必有奇妙,而且面前之人相当的厉害,一时不敢乱动,于是问道:“你可是贺长老?”

上官宇哼了一声道,高声道:“你们只知贺长老,却不识得贾舵主才是天龙帮降龙掌第一高手。”

“看来你找的小乞丐,赚了两份钱。”黄衫笑道,“他不但将消息告诉了上官宇,还禀告给了贾六金。”

“只是这样却是救了上官宇一命。”曹翰林道。

“这贾六金功力果然非凡,那大个忽尔善并非他的对手。”黄衫道。

忽尔善也听出对方不是贺长老,他虽说不清楚中原话,但却并不傻。他觉出此事有异,分明是前那人骗了自己。看眼下的阵式,天龙帮之中以贾六金为首,于是挥动巨刀,刀光一闪,劈空砍下。

不待忽尔善靠近,贾六金双掌齐挥,八条赤龙脱掌而出,与忽尔善的刀气撞到一起,“轰”的一声,忽尔善被震飞三四丈,贾六金也退了两步。

贾六金面露冷笑,心道这斯受此一击,恐怕是起不来了。每成想忽尔善天生体禀异,只是顺位喘了一口气,翻跃起,又一刀砍到。

贾六金大惊,连忙又出一招降龙掌,八条金龙与忽尔善的刀气相撞,忽尔善又被震飞三四丈,贾六金不敢大意,凝神盯着忽尔善。

忽尔善一声怪叫,左掌拍,双臂一展,四周枝叶被气势吹飞。贾六金见势不好,运足十成功力,九条金龙飞腾而去,忽尔善并不躲闪,依然是那一刀招,只是此时巨刀之上蓝光闪动。

“啊!”曹翰林一声的惊叫,“这贾长老的降龙掌已练至九层,恐怕天龙帮帮主上官青云也不过如此。”

旁边的如云夫人点点头道,“这降龙掌倒与升龙岛的翔龙拳有几分相像。”

“轰”的一声巨响,忽尔善被震飞足足五丈,未等他抬头,贾六金连击三掌,忽尔善只能以巨刀相格。三掌过后,贾六金已是气喘嘘嘘,眉宇间赤芒微闪。

再看忽尔善,已被击退到了十丈之外,嘴角流出鲜血。他用死死盯着贾六金,眼神之中露出恐惧之色,忽得他大叫一声蛮语,转便跑。他的随从连忙跟上,只是跑的慢的惨叫几声死在了天龙帮屠龙阵下。

贾六金此时才收了掌,背手看着上官宇。“上官贤侄,在老夫的地盘上做事,怎就不打声招呼呢?”

“贾叔教训的是。”上官宇拱手道,“本来只说是邪教残部,我才打算自己处理。”

“邪教的堂主都到了,还说是残部。”

“是。若不是贾叔,小侄命休矣。看来是有人故意引小侄到此,想置小侄于死地。”

贾六金想起了那晚贺长老和周强,张了张口,又想起了府中的两个美女,终于没有说出口来。

此时场中除了天龙帮弟子,只剩下被绳子捆在一起的那十几个农民了。

“舵主,这些人如何处置?”一弟子请示贾六金。

贾六金看这几人穿着邪教服装,想来应是邪教中人,可能是犯错之,才用绳索捆绑到了一起。于是对上官宇道:“贤侄,剩下的这些邪教中人,便交给你处理了。”

上官宇眼睛一转,明白了贾六金的用意,于是拱手道:“多谢贾叔成全。”说罢一挥手,剩下的几个手下,纷纷起兵器,想将那十几人杀死在当场。

忽得一条丝带飞至,卷住一根竹棒打到另一根竹棒之上。而第三人手中刀眼见就要砍在一人头上,却被一柄黑剑挡下,刀被高高的震起,那个天龙帮弟子连退好几步。

贾六金和上官宇抬头看时,已有两年两女走了过来。

“是你。”上官宇一眼认出了黄衫,就要上前几步。

“嗖”的一声,黄衫手一抖丝带向上官宇的颈中缠去,上官宇大惊,右掌击出一条赤龙撞上丝带,丝带一歪,黄衫连忙收回。

“你们是什么人?”贾六金见来人、特别是两个女人相貌倾国倾城,于是拉住上官宇问道。

“逍遥仙子。”如云夫人笑着,走到了前面。

贾六金看看黄衫,心道这不是当初在汾水镇的那个女子吗?虹光派说她是邪教逍遥仙子之徒,看来果然不假。只是这邪教两大堂主突然到处,不知有什么重大谋。

“有何贵干?”贾六金说着,运气于右掌,只见掌上赤芒闪动。

“我只想要回这十几个不成气的弟子。”如云夫人说着经过黄衫的边,低声道:“衫儿看好了,这是真正的幻龙术。”

贾六金看如云夫人径直向自己走来,心下大惊。于是一掌击出,八条金龙狂啸飞出。

如云夫人形一闪,口中念念有词,手中软鞭虚晃。只见贾六金周围百条白龙飞出,贾六金大惊,连忙收掌自保,左右击出,未曾想都击了个空,原来都是幻像。即便如此,贾六金也惊的连退数步,惊恐的看着如云夫人,心道江湖皆知逍遥仙子色冠武林,原本以为靠的多是狐媚之术,未曾想居然有此奇功。他想着,挡在上官宇前慢慢退去。

如云夫人等人也不追赶,等他们走远了,便放开那十几人。那十几人早已吓的体如筛糠,纷纷跪地求饶。

“你们立刻回家,今之事不可对外人提起。”黄衫厉声道。

“是,是。”众人答应着,纷纷跑远了。

“衫儿,你可看清楚幻龙术的要领?”如云夫人问道。

黄衫眼珠转了几下道:“术如其名,幻龙而出,九虚一实。”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如云夫人起抚着黄衫的头发,在她的耳边低语着什么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