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1回 回岛

第一回 回岛

海州城外,一座巨涯之侧,有两间茅草屋。

屋外空地之处,曹翰林与如云夫人坐在一张矮桌之前品着茶,而吴天与黄衫则在不远处练习着雷龙所教的双剑合壁之术。

曹翰林不住的点点头,“想不到这两个孩子居然与那雷龙有缘,据说那人脾气火爆,当年连他的师兄风轻摇都让他三分。”

“我对剑法只是略通,但看的出雷老爷子这剑法需是相互慕之人才能发挥出威力。”如云夫人道。

“是呀。这两个孩子……好的紧呀。”

“咱们是否应该顺水推舟,给他们定下亲事。”如云夫人道。

“咱们说与不说,他们都不会分开了。”曹翰林羡慕的看着吴天和黄衫。

“所幸衫儿一到中原,便遇到了吴天这样的好孩子。不似咱们……”

“咱们也很好。”曹翰林拉住如云夫人的手道:“我曹翰林孑然一近四十载。本以为此生再无红颜知己,于是只有埋头于诗词歌赋之间,直到遇到你。”

如云夫人却收回了手,低头道“可惜我已为**、为人母,若是早上二十年,我必定与你……与你双飞双栖。”

“怎是可惜,我却觉着幸运的很。在我曹翰林有生之年能遇到你,实在是此生无憾了。”曹翰林说着又拉住了如云夫人的手。

“师父,夫人。”远远有人高叫,四人顺势看去,只见储志宏跑在前面,而后跟着那十几名少女。

“志宏。你们终于到了。

”曹翰林大喜道。

“师父,夫人,你们可都好?”储志宏道。

“好好。”曹翰林说着拉储志宏坐下,黄衫则和那十几个少女叽叽喳喳的聊到了一起,好像是一群早起的麻雀。吴天只好站到了曹翰林后,听储志宏说话。

“夫人,看样子您快痊愈了。”储志宏喜道。

如云夫人莞尔一笑,“还不多亏了你和你师父吗?”

“夫人差矣,我寸功未立。”储志宏道。

“非也。”如云夫人学着曹翰林的语调道,“若不是你将你吴师弟引过来,我们又岂能见到魔彩珠?”

储志宏笑笑,忽然压低声音道:“师父、夫人,我刚才在城里见到一些人,好像是升龙岛之人。”

“什么?他们寻出岛了吗?”曹翰林道。

“似乎不是在找咱们,只是来人甚多,好像还有大人物在里面。”储志宏道。

“大人物。莫非是黄岛主亲自出岛了?”曹翰林道。

如云夫人脸色一沉道,“咱们进城看看,也许岛上出了大事。”说到这里如云夫人突然想起了什么,子一震,忙问曹翰林,“翰林,自我死去算起,到今有多长时间了?”

曹翰林算了一下道,“还有六天,便到五年了。”

“啊!”如云夫人惊叫一声,远处的黄衫等人都纷纷跑了过来。

“夫人,什么事?”

“我死去那是祭龙之,而六天之后的祭龙之,青龙便会结束百年的睡眠,重新醒来。”

“这便如何是好?”储志宏道。

“或许还有办法。”如云夫人说着,看看旁边的吴天。

“你可愿意到升龙岛走一趟?”如云夫人问吴天。

“但听夫人吩咐。”吴天毫不犹豫道。

“好。”如云夫人大喜,于是转对储志宏道:“进海州城,找升龙岛之人。”

海州城虽比不过潇州与临江,但是也相当的繁华。如云夫人与黄衫在街上一走,所到之处便是一阵的动,不用找升龙岛之人,他们自己便找上门来了。

如云夫人等人还没走到城中心,便有一升龙岛弟子从人群中冲出,站到了如云夫人面前,惊讶的合不上嘴。“夫……夫人,你是人还是鬼。”

如云夫人看到他微微一笑,伸手在他的肩头拍拍,笑道:“我当然是人了。你不是张小三吗?”

“夫人,您果然没死。”张小三说着连忙跪倒在地。

“我只是睡了一场可能永远醒不来的觉,多亏有人把我叫醒。”如云夫人手指一抬,张小三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听说岛上出来不少人,他们都在哪里?”

张小三擦擦眼泪道,“我们都是跟随开山护法逃出岛的。”

“什么?开山居然带你们逃了出来?”如云夫人惊道。要知道,升龙岛三大护法地位在岛上仅次于岛主,有些事上连她这个岛主夫人都要听他们的。如今三大护法之一却要从岛上逃出来,岛上必定发生了重大事。如云夫人想着,连忙道:“开山护法在哪里?快带我去。”

“是。”

片刻之后,张小三带如云等人到了一家客栈,“开山护法就在里面。”张少三说着,率先跑了进去,在一间客房门口叫道:“开山护法,您看谁来了。”

“何人?”里面开山的声音有些虚弱。

如云夫人推门而进,开山看见如云也似刚才张小三那样愣在当场,许久才缓过劲儿来。

“莫非岛主说的起死回生之术,确有其事?”开山道。

“正是。”如云夫人说着,曹翰林也进了房间。

“你!”开山看见曹翰林便要跃起,曹翰林一笑,开山摇摇头,静了下来。

如云夫人见开山**着上,口缠着许多的白布,血渍从白布中渗出,显然受了重伤。

“开山护法,是谁将你打成这样?”如云夫人问道。

开山摇摇头道,“还能有谁,当然是岛主了。”

“他为何这样对你?”

“自您死后,岛主便大便。特别是是青龙复活之越近,他更是喜怒无常,时不是将手下之人打成重伤。这还不算,前些子我们得到消息,夫人的猎龙族人得知夫人被岛主一拳击毙的消息,令兄已起全族之力扬言平升龙岛。”

“啊!”如云夫人大惊。

“我本是好意,一来不想让岛主与令兄发生冲突,二来青龙觉醒之期临近,我便向岛主建议大家暂时撤离升龙岛,避避风头。没成想岛主听之大怒,将手中茶杯捏碎向我掷来。黄岛主法力深厚,我一时躲避不急,碎片竟然直刺到了我口之内。若不是追风、破浪两位护法苦苦哀求,我早已死在岛主拳下。”

如云夫人听罢微微叹了口气,想了一下问道:“开山护法,你来时的船只停在何处?”

“就在海州城外码头之上。”

“好,你便在此养伤,我即刻回岛,希望能避免两家的冲突。”如云夫人道。

“如此甚好。既夫人不计前嫌为升龙岛上下着想,我便与夫人一同回岛,万死不辞。”

如云夫人说着从房间中快步走出,黄衫急问道:“娘亲,你要却哪里?”

“回升龙岛。”

“回去干什么?”黄衫气道。

“你舅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