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五回失身

十五回 失身

挥小?br>

寒气很快传遍了她的全身,片刻之间她的手脚都麻木了,接着便是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黄衫幽幽的醒转。

她感觉有一件炙热的东西在她的身上不停的动着,摩擦着自己的脸、胸、腹、大腿。

那……是一个人,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不只是爬在她的身上,而且……正与她做着男女之事,而自己全身居然是一丝不挂。

“啊!”黄衫惊叫一声,便欲挣扎,可是双手却被那人按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黄衫只看得见那人的耳朵和肩头,但仅仅是这两处,她便认出了这个男人是谁。

“武哥。”黄衫在那男人耳边轻声道。

男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只是一下,便又开始在她的身上摩擦着。

武哥为何对我做如此之事?难道是为了救我吗?黄衫想起自己倒下之时曾被魔彩珠异彩扫到,又想起了当年吴天救治母亲如云夫人的情景。

她的脸红了,身上的凉气渐渐的散去,武哥即便不是救我,对我做任何事都是可以的。

黄衫想着,便配合起他的动作,兴奋之时要运起无忧谷的内法与他配合。可是她的内法刚起,却被他以一股霸道的内法压制,顿时动弹不得。

狂魔105_更新完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前后翻页,上下(↑↓)上下滚用,回车键:返回目录

重要声明:小说“狂魔";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狂魔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特别感谢对本站的技术与更新支持!

黄衫在壁顶对着二人的尸体又拜了几拜,此时升龙岛民已将幸存者处理的差不多了。其实也没剩下几个人,猎龙族人加上升龙岛之人一共只有十几人幸存,伤势有轻有重。轻的只是被青龙打飞撞晕,重的全身多处骨骼碎裂,已无可救药。升龙岛岛民给他们包扎完伤口,开始慢慢的收拾死尸,清理升龙岛。这是一项大工程,没有几天是做不完的。

黄衫看了一下可以干活的人数,不过是三十来人,于是便把他们召集到了黄岛主和如云夫人的住处,将他们分成几组。有负责照看伤员的,有负责掩埋死尸的,还留下两个诚实可靠的男丁,守住黄岛主的房间。黄衫从房间中取出些金银,分给众人,众人连连的称谢,黄衫告诉众人囚龙壁内凶险,不可靠近,众人称是,各自忙乎去了。

黄衫在屋内打座调息片刻,感觉全身通畅,刚才不舒服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她决定再探囚龙壁。

刚刚走出房门,只见两个岛民拿着两片东西跑了过来。

“小姐,我们捡到这个。”两个岛民跑了过来,其中一人黄衫认识,便是在海州城里见过的张小三。

“张小三,这是什么?”黄衫看见他们拿着两片荷叶大小的椭圆形东西,在阳光之下闪着青光,看质地即非金属也非贝类。黄衫接过来,非常的轻,用手敲敲,却是异常的坚韧。“你们从哪里捡得?”黄衫问道。

“小姐,就在刚才清扫之时,在岛上捡的。我看质地不错,本想劈开了做梳子,没成想却劈坏了两把刀。我们看着并非常物,所以送到小姐这里来。”张小三道。

“哦?”黄衫奇了一声,突然想起了刚才幼龙身上之鳞,与其形状相同,只是颜色不一,个头小一些。

难道是龙鳞?黄衫心道。

这正是吴天用血剑挑下的两片龙鳞。

黄衫想着,将龙鳞放在地上,从张小三手中要过一柄刀,用力砍下。

“嘭”的一声,黄衫只感觉到强烈的反弹之力,手中刀“咔”的一声断成了两截,上半截飞出十丈之外。而龙鳞之上居然毫无损伤。

黄衫大喜,她从小听母亲说过,龙鳞是极佳的防御之物。不但能避刀剑等硬伤,还不惧水火毒,甚至还能消除部分法术伤害。只是猎龙族所猎之龙体形并不大,起码没有青龙如此巨大的,它们的鳞片效果要差了许多。猎龙族中有件至宝,便是由龙鳞穿成的一件轻甲。

黄衫连说几声好,拿起两片龙鳞飞进了囚龙壁内,直到第三层。

黄衫在原来的石门之处将龙鳞挡在身前,自己蜷缩在龙鳞之后,慢慢的走了进去。果然如她所料,那种恶心和乏力的感觉比刚才小了许多。黄衫继续前行,四下的石壁已被青龙打烂,她还以为是青龙醒来之后,伸了几下懒腰撞得,岂知那里还有吴天和她母亲撞击出来的。

魔彩珠的方向便是黄衫的目标,她将龙鳞挡在身前,慢慢的走着,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于是黄衫将两片龙鳞都挡在身前,效果果然好了不少。黄衫看看四周,那魔彩珠的方向居然是仙鱼所在的方向,通过旁边石壁的反光,黄衫能够看到魔彩珠发出的异彩了。黄衫想起前些日子黄岛主为了能拿起魔彩珠,手中泛起了金芒,于是自己也运足了内法,以防不测。

终于走到了水潭之边,黄衫看到潭水之中漂着一条条的死鱼,竟然都是仙鱼。而死去的仙鱼都没有了原来的光彩,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黄衫正想着,脚下碰到了什么东西,她低头看去,居然是一人个的脚。顺着脚看去,那人平躺在潭边,左手旁扔着血剑,此时血气大盛,黄衫看了一眼胸口就是一阵的翻滚,连忙凝神静气,而他的右手不远处,便应是魔彩珠,因为那里的反应最强烈。

这是武哥,一定是武哥,他还在这里。黄衫先是大喜,然后便是害怕,武哥为何一动也不动,难道他死了不成?黄衫心中大急,便侧身向吴天脸上看去。只是尚未看清楚,便一不小心被魔彩珠的异彩扫中,再加上血剑的影响,还有担心吴天的死活,黄衫心头一乱,那种恶心与乏力的感觉突然又强了起来,她只觉着眼前一黑,脚下一软站立不稳,马上就要摔倒,黄衫尽量的向后倒去,临摔倒之时她将手中的两片龙鳞扔了出去,正好盖上了魔彩珠。自己则“扑通”一声,倒进了水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