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六回随魔

十六回 随魔

这股内法不是武哥的,他不武哥。那他是谁,他是谁。黄衫想着便要挣扎,只是她的挣扎在他面前是如此软弱,甚至都没有叫出声来。

终于,一股炙的东西进入了她的体内,她上的寒气消失,还微微的发。

那人终于从她的上起来,面朝另一侧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黄衫不顾自己**,抬头看去,面前之人明明就是吴天。于是叫道:“武哥。”

那人猛的转过脸来,直视着黄衫。

黄衫惊叫一声,向后退去,靠上了石壁。

那人的脸到了黄衫的脸前不足半尺之处,死死的盯着她。黄衫双臂抱在前看着眼前之人,那脸庞、那体型还有那声音,正是吴天。只是他的左眼,是一只血红的左眼,发出诡异的红光。

“你认识我吗?”那人道。

“你是武哥。”黄衫颤声道。

“武哥?好像有人这么叫我。我也看着你面熟,你叫什么?”

“我是黄衫呀?武哥,你难道忘了吗?”黄衫急道。

“黄衫?好名字。那我叫什么?武什么?”

“你不姓武,你姓吴,吴天。”

“吴天。也是好名字,好名字。”吴天说着哈哈大笑起来,洞内不太结实的石头被震的掉下来好多块。

黄衫心道不好,莫非是他失去了记忆?还是被血剑和魔彩珠反噬?

吴天色迷迷的在黄衫**上打量几下,然后道:“你不错,以后便跟着我吧。”

听到这话黄衫心中一惊,心道他不但失去了记忆,连秉也大变。她边穿衣服边上下打量着吴天。他浑的血渍都被被他的体温烤干,只有后背接近两肋的位置有两处伤口还显得湿润。

此时吴天拿起地上那两片龙鳞,魔彩珠的异彩出,黄衫发出一声惊叫。吴天笑笑,只见魔彩珠之中除了异彩,还有一青一红两个红点不停的缠绕盘旋,吴天用手在魔彩珠之上一抹,魔彩珠便不见了。

“我这魔彩珠法力极强,你可是受不了的。”吴天笑道。

“什么?你还记得它是魔彩珠。”黄衫惊道。

吴天一愣,也是十分的诧异,看着黄衫道:“怎么?它不是叫魔彩珠吗?”

“是的,它就是魔彩珠。”黄衫起道。

吴天将拿起了地上的龙龙鳞,拿着朝黄衫比了一下,取出血剑。血剑血芒大盛,黄衫连连后退。吴天拿起血剑将龙鳞稍加改造,那传说中坚韧的龙鳞居然在血剑之下犹如凡铁,片刻之后,吴天已将两片龙鳞改造成了一件简单的护甲,在了黄衫的上。

黄衫大喜,心道武哥还记着关心我,看来他恢复心智还是有希望的。

吴天退后几步连道可惜。

“可惜什么?”黄衫问道。

“可惜这东西是平坦之物,不能显出你窈窕的姿。不过有此物,你在我边就安全许多了。”

果然,自黄衫穿上龙鳞之后,上的感觉好了许多,对血剑的反应也几乎消失了。

“走。”吴天说着就要起飞。

“等等。”黄衫叫着,从地上捡起了天愁残剑,递了过去道,“武哥,你忘了带天愁剑。”

吴天看着天愁剑居然后退两步,皱眉道:“这也是我之物吗?”说着并没有接过来,而是御血剑飞到了囚龙壁顶。

黄衫连忙跟上。吴天在囚龙壁顶,面对着沧茫的大海,不知在想些什么。黄衫心里却在分析刚才的景,他见到了天愁剑似乎有些不适,难道天愁剑便是治愈他的良方吗?黄衫又想起当年魔彩珠吸收碧云山地坑的灵气后,不再是流光异彩,连自己也能用手触摸,或许是这魔彩珠吸收了什么灵气,便是什么禀。如此说来,我应带他回碧云山试试,我没有办法,或许他的师长们有办法。想到碧云山,黄衫的脸色沉了下来。

“你要去哪里?”黄衫问道。

吴天摇摇头,朝一个方向指了指道,“我只觉着该离开这里,去那边。”

“不错,那边便是陆地的方向。”黄衫说完,吴天却没有回应,而是侧目看着曹翰林和飞云族长二人合成的尸体。

“这二人的死的殊为奇怪。”吴天道,“究竟何物有如此两力将二人骨骼硬生生穿在了一起呀。”

“难道你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吗?”黄衫含泪道。她从地上捡起曹翰林的龙门剑,递到吴天的面前,“你可还认得这把剑?”

吴天摇摇头。

“那你还记得虹光派吗?记着虹光剑法吗?”黄衫又问道。

吴天又摇摇头。

黄衫一咬牙,举剑朝吴天刺去。吴天下意识一挥血剑,一道六色剑虹闪过,龙门剑被震飞到了空中。

“还说不记得。”黄衫说着,腾空而起,接住龙门剑。

“那便是虹光剑法吗?”吴天两眼空洞,极力的思考着什么。

忽然他的怀中魔彩珠异光大盛,左手血剑与之呼应,吴天左目之中出红芒,他脸上的表变的狰狞起来。吴天血剑一挥,向黄衫刺来,黄衫下用龙门剑一挡,被震退三四丈,尚未站稳,吴天已冲到近前,血剑向黄衫喉咙刺来。

“武哥。”黄衫轻叫一声,吴天一愣,血剑停了下来。

“武哥,我是黄衫。”黄衫说着,眼中流下了泪。

吴天左眼中红芒渐弱,血剑和魔彩珠也收住了光彩。吴天收住剑,右手擦去了黄衫脸上的泪水。轻声道:“我虽想不起我与你的关系,但是我却不愿看到你流泪。”

“武哥。”黄衫一下子扑到了吴天的怀中,吴天轻搂着她,眼中却是一阵的茫然。

过了许久,吴天将黄衫推开,问道:“那二人与我有关吗?”

黄衫抬头见吴天脸上的表恢复了正常,于是道:“这其中一人便是你的师父,另一人是我的舅舅。”

“师父。”吴天说着看看那具尸体,走了过去磕了三个头,黄衫心中大是欣慰,也在旁边磕了三个头。

吴天血剑一挥,“轰”的一声在囚龙壁顶劈出一个大坑,将两人的尸体放了进去,突然他发现飞云族长腰间缠着一根绳子,与凡物不同。于是用力的拽出,然后用石块掩埋了二人的尸体,仔细的看着那条东西,竟然是一条龙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