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八埋伏

三十八 埋伏 筏子的狂魔三十八 埋伏 无弹窗 ,灌江 网

此时伍飞的徒弟于涛走了过来,向雷龙行个礼,看了看旁边的黄衫和吴天,欲言又止。

黄衫明白人家是有话要说,于是对吴天道:“武哥,咱们出去走走。”

“不必!”雷龙道:“都是自己人,有话尽管说。”

“是。雷长老,方才收到降龙帮的书信,下月降龙帮大会要公开评选潇州分舵舵主,请本谷届时派人参加见证。掌门师兄请几位长老到议事厅商议此事。” 娱乐秀

“好,我马上便去。”雷龙说着,向吴天等人点点头,带紫剑双侠跟于涛走了出去。

雷龙走后,吴天突然道:“衫妹,这几日只顾与你义父切磋法力,却忘了那件大事。”

“武哥说的是降龙帮贺长老与周强师徒二人,勾结邪教谋图潇州分舵舵主之位的事情吗?”黄衫道。

“正是。我应立即赶回去虹光派,向掌门禀报此事。”吴天说着起身道。

“武哥不必着急,前些日子在海州城中,我已将此事告知薛大哥了。”黄衫道。

“如此甚好。”吴天道。

“相信此时不只无忧谷,法相寺和你们虹光派也都收到了降龙帮的书信,受邀参加降龙帮大会。”黄衫道。 娱乐秀

“只是降龙帮自己开大会焰主,请其它三大门派做什么?”吴天奇道。

“武哥,据你所知,谁最有可能夺得潇州分舵舵主之位?”

“从咱们偷听他们的对话来看,应该是降龙帮帮主上官青云之子上官宇。但是有贺长老师徒从中做梗,花落谁家还未可知。”

“不错。这封信是由降龙帮帮主发出,说明他目前尚未察觉贺长老师徒的阴谋,并没有将他们看做竞争的对手。”

“这便要三大门派参加吗?”吴天道。

“我觉着他邀三大门派,原因有三。一、前些日子,降龙帮因为前任潇州分舵舵主李国章,勾结邪教伏击咱们之事与三大门派有隙,如今可趁此机会与三大门派休好;二、上官宇乃上官青云之子,若有三大门派见证其夺得舵主之位,可谓风光无限;三、上官青云认为自己的儿子势在必得。”

听黄衫分析完,吴天连连点头,高兴道:“衫妹分析的头头是道,有你在我安心多了。”

黄衫一笑,“只怕无忧谷众人还不了解其中的阴谋,咱们应将此事告之。”

“不错不错,他们正好都在议事,咱们这就去告诉他们。”吴天说着就要向外走去。

“武哥不可。”黄衫叫道,“想想堂堂降龙帮传功长老都成了邪教的走狗,谁敢说无忧谷中没有这样的人。”

“那……”吴天想了一下道,“你义父必不是这样的人,咱们将此事告诉他老人家。”

黄衫摇摇头道,“我自是相信义父的为人,但是他老人家生性禀直、脾气暴躁,他若知道了此事,恐怕整个无忧谷便无人不知了。”

“那便如何是好?”吴天急道。

“我看叶谷主为人内敛,却是心计颇深。你便找个机会,将此事告诉他便可。”

晚饭之后,吴天向叶孤云的住处慢慢走去。谷中之人都知道他是雷长老的干女婿,所以并未有人阻拦,还纷纷跟他打招呼。

吴天一路和人打着招呼,不多时便到了叶孤云所住的小院门外。只听院内剑气破空之声不断,似乎有两人正在练功。

吴天心道定是叶谷主晚上练习法力,我身为虹光派弟子,此时进去多有不便,于是转身想要离开。却听叶孤云高声道:“院外何人?既到院外便请进来吧。”

吴天干笑两声,推门入院。

只见院内是叶孤云与一个女子,都手拿着宝剑,显然方才是在练习双剑合璧。

“叶谷主晚上还要练功,令人敬佩。这位是谷主夫人吧。”吴天说着连忙施礼。

叶孤云见是吴天,微微有些吃惊,但马上笑道:“吴兄弟说哪里话,愚兄若不加紧练习,恐怕会落后你太多了。”

“这位便是孤云常常提起的吴天兄弟吧。别叫夫人,叫嫂子就行了。”叶孤云的夫人道。

“嫂子。”吴天笑道。

“这便对了。”夫人笑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进屋吧。”

叶孤云知道吴天深夜到此,必有要事,于是请吴天进屋,不一会儿,夫人便奉上两杯热茶,转身出去了。

“叶谷主,我今日冒然来访是要禀告一件要事。”吴天正色道。

“吴兄弟请进。”

“好。”于是吴天便将在降龙帮东海分舵见到之事说了一遍,叶孤云听后大惊,起身踱了几步道:“贵派可知此事?”

“已然知晓。”

“贵派打算如何应对?”

“我离开升龙岛便到了这里,未见过本派掌门,尚不知派中之事。”吴天道。

叶孤云想了想,点点头道,“多谢吴兄弟想告,虽然此事是你亲见,只是除非抓到直接的把柄,否则冒然行事反而中了邪教的反间之计,导致降龙帮与我们的误会。所有只能见机行事。”

“呀!”吴天惊道。

“吴兄弟何事惊讶?”叶孤云被吓了一跳。

“我是惊讶叶谷主与衫妹说的一模一样。”吴天道。

“原来黄姑娘也是此意。”叶孤云心道:这黄衫心智过人,幸亏已拜雷龙为义父,与我谷也算是有了关系,否则他日沦为对手,那便麻烦了。

“叶谷主,事已说明,我便告辞了。”吴天说着起身便走。

“吴兄弟,等等。”叶孤云道,“有一事,愚兄不知当讲不当讲。”

“请讲。”

“吴兄弟,你背后可长有什么东西吗?”叶孤云问道。

“背后,在升龙岛之时似乎在两肋之下受了些伤,偶尔还会疼一下。怎么,有何不妥吗?”

叶孤云点点头,“那便对了。吴兄弟,那日我用钻石蛋给你驱魔,你体内魔彩珠和血剑的魔性很快便驱除干净了,可是……”

“可是什么?”吴天想起黄衫说过的,叶孤云给他驱魔之后,累的几乎虚脱,其中必有蹊跷。

“可8是你体内似乎还另有一股力量,与我的钻石蛋对抗。我本以为那是未除去的魔性,便想一次解决,防止将来出现不测。未曾想那股力量奇特的很,非但不能除去,反而引着钻石蛋之力在你体内旋转,而且越陷越深。”

“啊?”吴天一惊,心道早知自己与常人不同,比如不怕魔彩珠和血剑。

“我开始没有注意到这点,只以为是钻石蛋没有发挥到最高的法力,于是不停的催动,妄图消灭那股力量,直到……你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什么变化?”

“你的后背两侧,不知有何物突然要长出来。只是你被那龙筋捆绑,那要生长之物无法撑断龙筋。我此时也是心中大惊,因为钻石蛋的法力要超出我的能力控制范围了。于是我立即收力,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收回了钻石蛋的法力。”叶孤云说着,从旁边的取过一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钻石蛋,发着蓝光。

“此蛋的光芒已比往常弱了不少。”叶孤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