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九猜测

第五卷 青龙朱雀篇 三十九 猜测

过了小半个时辰,仍然没有人影流水四仙躲藏之处的树叶不时的动动,那是他们等的不耐烦了。?

黄衫和吴天远远的看着他们,偷偷笑着。?

忽然吴天脸『色』一变,朝一个方向看去。?

黄衫跟着看去,不久,便听到了脚步声,沉重的脚步之声?

下面流水四仙也不动了,静静的等着来人。?

片刻之后,却见一孕『妇』挺着大肚子,围巾包头,手里拖着一只死鹿,慢慢的走来。?

吴天心道这必定是山上猎户的女人,她不早不晚,偏偏此时经过这里。?

而卖蛋老人和周强也有些失望,兴奋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色』仙。?

等孕『妇』走到跟前,他突然跳了出来,大声叫道:“我已忍了很久,等不到那黄衫,我便先跟这怀孕的女人玩玩。”说着向那个女人肩头抓去。?

这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一抓,未曾想那孕『妇』肩头一侧,居然躲过了这一抓。所见之人都是一惊,这女子显法力不低。?

『色』仙也是一惊,双手划出一个金『色』的八卦图,向那女子击去。?

那女子看的出此击的力道,但是自己身体笨重不便躲闪,于是取出一条黄『色』的长鞭,全力一甩。?

“啪”的一声,八卦图居然被击成两半,只是图风不减,吹落了孕『妇』围在头上的围巾,一头青丝飘下,『露』出一张美丽、但略带妖冶的脸。?

“呀。”『色』仙一惊,心中暗爽,虽然年岁大些,但却是个大美女。此时其他三仙也跳了出来,围住那那孕『妇』。?

卖蛋老人看见刚才那一鞭子眉头一皱,又仔细看了看,脸上一惊,他见四仙就要动手,不顾旁边的周强,大叫一声“自己人,别动手。”然后跳了下去。?

黄衫本来正在奇怪,却发觉旁边的吴天身体在颤抖,吓的她连忙道:“武哥,你怎么了?”?

只听吴天咬牙道:“逍遥仙子,她害得我好惨。”?

吴天说到这里,就要拿血剑跃下,黄衫连忙将他一把拉住。?

“武哥,不可。”黄衫轻声道。?

听到黄衫的声音,吴天才安静了一些,重新伏好身,看着场中的变化。?

卖蛋老人跳到几人中间,凝视几眼逍遥仙子,怅然道:“果然是你。原来逍遥仙子也会变,居然嫁做人『妇』,还怀了身孕。”?

逍遥仙子一惊,上下打量几下卖蛋老人道:“难道是你?”?

“不错,就是我。”卖蛋老人突然高声,“罢了罢了。”他看看旁边的流水四仙和刚跳过来的周强,摇了摇头,不再往下说。?

吴天和黄衫对视一眼,心道那声音有些耳熟。?

“哈哈哈。”『色』仙笑道:“想不到逍遥仙子还有老情人,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又是哪位的?仙子能记的清楚吗?”?

听到此言逍遥仙子大怒,手中软鞭一挥,卷向『色』仙。『色』仙早有准备,一下跳开,一脸的『**』笑。?

其他三仙见『色』仙受到攻击,就要欺身而上,那卖蛋老人连忙挡在他们中间,“大家还请住手,都是教中之人,不要伤了和气。”?

“他们?”逍遥仙子收住软鞭冷笑道,“难道教中无人了吗?如今教主收人也太过随意了。什么猫猫狗狗的都要。”?

“你说什么!”食仙大怒,“你逍遥仙子在江湖上就有好名声了?还说我们。”?

“你……”逍遥仙子说着,又要挥鞭,那卖蛋老人连忙挡在她的身前,朝四仙摆手。?

“我们此来还有正事要做,切莫因此『乱』了方寸。”然后转身问逍遥仙子,“你怎会到此?”?

“我住在这里两年多了。”逍遥仙子说着,突然她的腹中胎儿一阵的转动,她痛的连忙捂上肚子,额头流下冷汗。?

“怎样?”卖蛋老人关心道。?

逍遥仙子摇摇头,过了一会儿好了一些,然后道:“我无事,几位若无它事,还请离开吧。”?

“仙子。”赌仙上前一步道:“既然在此偶遇仙子,回教之后需向教主禀报。还请仙子给个说法,为何三年未归本教?”?

逍遥仙子脸『色』一变,怒道:“此事我自会向教主亲自禀报,不用你等传话。”她说着,看了卖蛋老人一眼,用脚一勾,勾起地上的鹿,用手接住,继续向前走。?

“且慢!”食仙挡在逍遥仙子身前道:“按本教教规,若一年未与圣教联系,便算脱离圣教。虽然你贵为堂主,也不能例外。今日你便跟我们去见教主,由教主亲自发落。”?

逍遥仙子扫了他一眼,“我如此样子怎能回去见教主,待我方便之时,自会向教主请罪。”?

“我看你是有了相好的,不想回教了吧。”『色』仙邪笑道,“却不知是哪位高人,能将堂堂逍遥仙子『迷』倒,还怀了身孕。我倒想见识见识,也向他请教几招。”?

“混帐!”逍遥仙子大怒,挥鞭向『色』仙卷去,怎奈略一用力,腹中疼痛,挥出的鞭子毫无力道。?

『色』仙大笑,伸手抓住鞭头,用力一拽,逍遥仙子站立不稳,直向『色』仙怀中撞去。?

『色』仙早看出逍遥仙子身体笨重,早没有了传说中的法力,他大笑着张开双臂,笑道:“这可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

逍遥仙子心中虽急,可是毫无办法。?

『色』仙的笑声突然停止,因为他手中的软鞭已被卖蛋老人扯走。卖蛋老人伸手,扶住逍遥仙子。逍遥仙子抬头看看他,脸居然微红,然后推开。?

“你要作什么?难道要与老『色』我抢女人吗?”『色』仙怒道。?

闻听此言卖蛋老人身上升起一股紫芒,『色』仙吓的后退两步,其他三仙全力戒备。?

片刻之后,卖蛋老人身上的紫芒又收了回去,他冷冷道:“你们还是不要惹她,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看来这卖蛋老人,与逍遥仙子有过一段经历。”黄衫轻声说着,转头看着吴天。?

吴天听了此言,想起了自己与逍遥仙子发生过的事情,脸有些微红,心道此事如何向衫妹解释清楚呢??

黄衫看在眼里,想起了那日在碧云山上,徐若琪从自己怀中发现逍遥散之后,曾质问吴天,是什么将两人害成这样,分明是在说那逍遥散,而逍遥散是逍遥仙子的独门秘『药』。再想想虹光派弟子看徐若琪和吴天的眼神,明显他们之间有些事情,而吴天并没有说过。那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呢?黄衫突然想起了逍遥散的功效,心中大惊,莫非武哥与徐若琪当年曾中过逍遥仙子的逍遥散,那么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