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194 回伤人

194回 伤人

“不怪她怪谁?”

“我刚才问了她几个问题,如今分析一下,其实是黄姑娘的计策。”

“什么?衫妹?”

“不错。”江小贝背手道:“你遇到逍遥仙子之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而几位首座城府极深,应没有给座下弟子们说过此事。试想徐若琪是如何得知的?”

“她怎么知道的?”吴天问道。

“是黄姑娘告诉她的

。”

“衫妹?不会的。衫妹对她印象不好,不会跟她说话的。”吴天摇头道。

“并不用直接说,只需将这消息说给别人,自然会传到徐若琪的耳中。而徐若琪对逍遥仙子恨之入骨,势必会找你或者找黄姑娘问逍遥仙子的事情。”江小贝说完看着吴天。

吴天没有说话,心道衫妹聪慧过人,她能想出此计实属正常。但是她为何要这样做呢?

“看来黄姑娘已猜出你有事瞒她,所有才出此下策。”

“啊!”吴天惊叫一声,后退几步。沮丧道:“是我不对,这些事情不该瞒着她的。特别是我们都快成亲了。”吴天说着看看江小贝,“江师叔祖,我该怎么办呢?”

江小贝也无计可施,他看看旁边一直没有做声的储志宏。

储志宏道:“吴师弟,据我看来,黄衫虽贵为升龙岛小姐,却是豁达之人。从她认可咱们师父和她母亲之事便可看出。我看你要把所有的事情,给她老老实实的说一遍,然后求她原谅。无论如何都要求她原谅你,她为你做的太多了。”

吴天点点头,并没有听出储志宏话里有话。

此时林燕走了出来,看看吴天道:“你进去吧,我帮你劝了劝她。”

“多谢林师姐。”吴天朝林燕抱了下拳,走了进去。

黄衫此时坐在**,见吴天进来并没有作声,看上去反而有些羞涩。

“衫妹。”吴天叫了一声坐在床边,伸手拉她的手。黄衫躲开,吴天再次拉住她的手,她扯了几下,吴天抓得很紧,没有挣脱。

“衫妹,是我不对,我不该瞒着你。其实我是怕你不理我,我才不敢告诉你的。另外我也是想彻底的忘记过去,好好的做吴天。”吴天拉着黄衫的手,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说完之时,窗外天色已黑。

听完吴天的记述,黄衫并没有啃声,不知在想着什么

吴天有些着急,他见黄衫没有反应,于是指天发誓道:“衫妹,这次我都说了,我若有半点隐瞒,不得好死。”

话刚说到一半,黄衫突然掩住了他的嘴,轻声道:“谁让你发誓了。你若记不住少说了一两句怎么办?”

吴天大喜,“衫妹,你不生气了?太好了,你不生气了。”吴天高兴着,把黄衫揽在了怀里。

“谁说我不生气了。”黄衫道,“我气的要死,可是气有什么用呢,我都已经……”黄衫说着轻抚着自己的肚子。

可惜傻吴天只顾高兴,根本没有看清楚黄衫的动作,竟然接嘴道:“不错,你都已经答应嫁给我了,你可不能反悔呀。”说着把黄衫搂的更紧。

忽然怀中的黄衫咳嗽两声,身上突然变的冰凉。吴天觉出不适,连忙让她躺倒。

“衫妹,你今日受了地坑灵气的侵害,已然受了内伤。我虽然用魔彩珠给你疗伤,但你仍需休养几日。”

黄衫点点头,居然合眼睡着了。

吴天摸摸她的额头,身体的温度正常了起来,于是轻轻的退出了房间。

“怎么样了?”门口的江小贝问道。

吴天抬头看时,徐若琪居然也守在门口。吴天想想自己刚才朝她发火,于是笑笑道:“徐师姐,刚才是我不对。”

徐若琪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快说呀,说通了没有?”江小贝又问。

“说通了。”吴天傻笑道。

“这便好,不然掌门也该为难了。”江小贝道。

“为何?”

“我刚才见你对徐若琪发火,我本是想把她支看,才说让她将此事禀报掌门,没想到她也是实在人,居然真的禀报了掌门。掌门本欲过来看看,可是走到了一半又折了回去

。你们小两口生气,他老人家可是不方便插嘴的。”江小贝说着笑了起来,旁边的徐若琪居然脸红了。

“你现在快将此事禀报掌门吧。”江小贝对徐若琪道。

徐若琪听了一愣,不知这回是真是假。

“这次是真的,别让掌门操心了。”江小贝说完笑了起来。

旁边的林燕却没有笑,心道看来黄姑娘并没有把她已身怀有孕之事告诉吴天,否则他必不是如此平静。我去玄真子师伯那里给黄姑娘取药时,偶然中听到师伯说黄姑娘可能是有身孕了,方才见她情绪激动才告诉了她,此招果然有效。可是她却没有告诉吴天。或者……林燕看着傻笑的吴天心道,或者她没有明说,可是吴天没有看明白。

她想着瞪了吴天一眼,走进了屋内。

吴天、江小贝、储志宏在门外聊了两句,正准备离开,忽听屋内传来林燕的叫声,“黄姑娘,你怎么了?黄姑娘……”

接着听到“咚”的一声,屋内一道粉光闪过,接着林燕发出一声惨叫。

吴天等人冲进屋内,但见林燕倒在地上,口吐鲜血,而黄衫已不在屋中。

“林师妹,发生什么事情了?”储志宏摸下林燕的脉门问道。

“黄……黄姑娘。”林燕指指窗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吴天朝窗外看去,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一个黄色的身影疾驰而去,那应是黄衫。

吴天身上并未带着血剑,于是道“师兄,借剑一用。”

“给。”储志宏将自己的佩剑扔了过去,吴天御剑追去。

储志宏这把剑虽然不错,但无法与血剑相比,故而吴天飞行起来慢了好多。而前面的黄衫用的则是龙筋,虽然吴天剑御之术占优,却不能马上追上。飞了不久,忽然由下飞上一人,原来是徐若琪正要向掌门司马空汇报相关事情,走到半路听到空中有风声,抬头看去正听到吴天在后面高叫着“衫妹。”。她不知发生何事,于是御金蛇剑也飞了起来,正好遇到到吴天。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94回 伤人)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