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195 回争斗

195回 争斗

“吴师弟,发生什么事情了?”徐若琪道。

“好像是衫妹将林师姐打伤了。”吴天道。

“什么!”徐若琪惊叫一声,心道莫非是因为当年逍遥散之事?不对呀。林燕师妹已照顾了黄衫半个多月,为何单会在今日发生此事?

吴天的心思都在黄衫身上,没有理会徐若琪,只顾催动内法,紧追而上。徐若琪也连忙跟上。

飞了一阵子,已离开碧云山的地界,前面的黄衫落了下来。

吴天连忙跟着落下,叫道:“衫妹。”

前面的黄衫突然转过身来,吴天看见她的脸,吓了一跳

。只见黄衫的脸上发出纷色的光芒,双目在粉光的反衬之下变成了灰色,十分的恐怖。

“衫妹,你怎么了?”吴天停下脚步问道。

“武哥,我对你不薄,你却如此对我。”黄衫狞笑道。

“衫妹,是我不对。不过咱们不都说好了吗?”吴天道。

“我虽已妥协,但心中仍咽不下这口气。”黄衫说着,面上粉光闪动。

此时徐若琪刚刚赶到,落地时看到了黄衫的样子,惊的叫出了声。

黄衫一见徐若琪,眉毛一挑,“你带她来做什么?”

“我……是她自己跟来的。”吴天看看徐若琪道。

“黄姑娘,林燕可是你打伤的?”徐若琪问道。

“不错,她本该受到惩罚。”黄衫狞笑道。

吴天听此言大惊,看黄衫的样子似乎神志不太清楚,心中正思考此是为何?

“林师妹全心照顾你,你却忘恩负义,如此对她。”徐若琪怒道。

“那是她罪有应得。还有你。”黄衫说着,口中念动真言,小指一弹,一条粉龙直击向徐若琪。

徐若琪冷笑一声,一道六色剑虹闪过,“轰”的一声巨响,徐若琪被震退两丈,而黄衫面不改色,小指再弹,三条粉龙飞舞而出。

吴天看出此击的厉害,即便徐若琪运足十成功力,也可能受伤,况且此时已来不及聚气。

“衫妹住手。”吴天说着,手中宝剑一挥,一道七色剑虹闪过,“咚”的一声,黄衫被震退三步,脸色突变。

“武哥,你怎帮着她?”

“衫妹,你莫动手,咱们有话好好说。”吴天道。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黄衫冷笑道,“你原本便是风流成性、朝秦暮楚之人,可怜,可怜。”黄衫说着轻抚自己的肚子。

“我不是那样的人。”吴天急道。

“你怎不是。整个虹光派都知这徐若琪为了你,与青梅竹马的秦弄玉分手;那个叫英子的,本与你相好,但为了她之事已嫁做人妇;还有逍遥仙子,也是因为你隐世三年多。如今你又来害我。”

“啊,衫妹,你怎这样想?”吴天大急,就要上前。忽然黄衫小指又是一弹,一条粉龙击出,吴天剑气挡去,却是一虚招。吴天不及收剑,另一条粉龙已迎面攻来,吴天情急之下,只挥出一道五色剑虹,眼见与粉龙相撞,吴天心道不好,此次着了衫妹的道,必受轻伤。

此时旁边飞来六点十字剑星,“轰”的一声,五色剑虹、六颗十字剑星撞上粉龙,黄衫再次被震退三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气血不稳。

“好好,你们联手欺负我。”她说着,居然强行施展幻龙术,数十条小粉龙凭空而出,击向吴天和徐若琪。二人左挡又封,终于将粉龙全部击散。二人稳下身形之时,黄衫却不见了踪影。

“啊!她走了。”徐若琪惊道。

吴天没有应声,心中却在思考一个问题:幻龙术原本幻出白色的龙,而黄衫此时却幻出了粉龙。而通过刚才接下黄衫的几招,感觉她所发出的粉龙身上,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像是散着异彩的魔彩珠,所散发出的能量。

“呀!”吴天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心道衫妹说过,在我入魔之时,她曾屡次受到魔彩珠的异彩照射,会不会她也被邪气侵体?

徐若琪见吴天脸上表情不定,于是问道:“吴师弟,你想到什么了?”

“徐师姐,这里我可以应付,你还是回去吧。”吴天感觉徐若琪在此反而容易引起黄衫的误解。

徐若琪看看吴天,不知为何,心中有些酸楚。“吴师弟,今日之事说来也算因我而起。而且黄姑娘对你我之事有些误会,我想有些事情还是当着咱们三人之面解释清楚为好。”

吴天心中很乱,觉着她说的也有道理。

“况且如今天色已晚,想找黄衫姑娘更加的困难,多一个人,便是多一分机会

。”徐若琪又道。

吴天终于点点头,“那多谢徐师姐,你功力不及衫妹,要多加小心。”

“好。”徐若琪听了吴天此言,心中突然有些感动。

茫茫大山之中,找一个人如大海捞针。二人寻了一夜,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清晨之时,吴天和徐若琪在一座小山头稍作休息。二人正在打座,突然听到有人高呼吴天的名字。

“吴天,吴师弟。”

是储志宏的声音。吴天应了一声,不一会儿,储志宏找到了他们,同来的还有冯不凡、郑桐等天权堂的弟子。

“储师兄,你们怎么来了?”吴他问道。

“你们昨日走后,江师叔祖便将所发生之事禀告了掌门。由于当时天黑,而黄姑娘武功又极高,且状况不明,所有才让我们天亮后才出来的。”储志宏说着,看了看徐若琪。

“多谢储师兄。”吴天道。

“吴师弟客气了。你们昨晚可曾追上黄姑娘?”储志宏道。

“追上了,只是她的性情似乎有些不妥。”吴天见眼前人多,并没有多说。

储志宏看出吴天有所保留,于是对大家道:“咱们赶了一早晨的路,现在就地休息一下。”说完拉着吴天离开众人。

吴天把昨晚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我看衫妹似乎与我当年相似,中了魔彩珠的邪气。储师兄,你见过我当初入魔的情况,我到底是什么样子?”

“你当时左目发出红光,性情极不稳定,时而平静如常,时而发狂,而且……”

“而且什么?”吴天问道。

“吴师弟,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对你说。你每当疯狂之时,便要和黄姑娘……和她做男女之事。”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95回 争斗)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