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196 回怀抱

196回 怀抱

“啊!”吴天惊的后退两步,远处的弟子听到叫声纷纷朝这边看来。

“或许你都不记得了,那日在海州城沙滩之上,你入魔发狂,与我派中阵斗到了一起。中阵为了自保,已准备将你击伤。可是黄姑娘为了保护你,居然在沙滩之上,与你做了男女之事,才暂时消除了你的魔性。”

“这……这是真的?”吴天惊道。

“这是真的。”不知何时,徐若琪也走了过来道:“我们中阵七人亲眼所见。只是你消除魔性之后都忘的干干净净,而且不知为何黄衫居然没有告诉你。”

“衫妹为了我,竟然做了如此大的牺牲。而我却有事瞒着她,这全是我的错,我对不住她呀。”吴天说着,突然站起,“我马上去找衫妹,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等等。”储志宏道:“据你所说黄衫已被邪气侵体,你可曾想到为她驱邪的办法?”

“这个……”吴天想了想道,“当初衫妹为了给我除魔,去无忧谷求钻石蛋。现今我手中有魔彩珠,如果找到衫妹,我用魔彩珠试试。”

“你不是说黄衫是中了魔彩珠的邪气吗?”徐若琪道。

“不错。我原本以为衫妹是多次照射了魔彩珠上的异彩,才中的邪气。如今听了你们之言,或许我猜的不对。衫妹有龙鳞甲护体,可防部分异彩,而她所中之邪,或许是我传给她的……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

“有些道理。”储志宏道,“那么现在先找到黄姑娘为上。”

“好。”吴天道。

于是储志宏将带来的几人分成三组吴天、徐若琪、储志宏各带一组,三组间隔排开,在山中排查着黄衫的踪迹。

多半日已过,众人已找出去几十里,仍然毫无所获。储志宏已在考虑这样找下去有没有意义?若是黄衫御空飞走,此时已出去几百里,这样找到明天也会毫无所获。而正在此时,忽听冯不凡一声惊呼。

接着看到一道粉龙飞出,直击冯不凡。冯不凡挥出一道五色剑虹,“咚”的一声,冯不凡被震退数步。

“吴师叔祖,找到黄姑娘了。”冯不凡不顾胸中气血翻滚,大声叫道。

接着一道黄影闪过,黄衫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吴天见状御剑跟去。徐若琪、储志宏、冯不凡也御剑跟上。

“你等先回山去。”储志宏临走前,大声叫道。其他弟子纷纷称是。

黄衫速度非常之快,显然是经过了一夜的休息,内法充沛。而吴天与徐若琪则是一夜的未眠,稍显疲惫,特别是徐若琪。

飞了一阵子,冯不凡首先坚持不住,落到了地面,接着储志宏也被落下。

徐若琪苦苦坚持了一阵子,终于也被越落越远,无法飞行了,她落地后休息片刻,又施展轻功追赶。只有吴天凭借浑厚的内法,一直跟着。

渐渐的,黄衫的速度慢了下来,吴天大喜,连忙催动内法,迅速的追近。

终于,黄衫落了下去,吴天连忙落下,远远的叫道:“衫妹,衫妹。”

黄衫听到他的叫声,回头看了他一眼,吴天见她脸上的粉芒少了许多,正要上前。

黄衫手中龙筋一挥,吴天没有躲闪,“啪”的一声,龙筋之稍抽到了吴天的脸上,抽出一条血痕。

黄衫一愣,脸上表情复杂。“你为何不躲?”黄衫问道。

“衫妹。我刚刚知道你为我做了那样大的牺牲,我欠你的太多。你便取我性命,我也不眨一下眼。”吴天说着到了黄衫的面前,拉住了她的手。

黄衫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她看着吴天脸上慢慢流下的鲜血,脸上的粉光变的更浅了。

“你终于知道了。”黄衫道。

“衫妹,我不该瞒着你。只是我与徐师姐之间真的没发生什么,而英子姐与我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视她如姐姐一般。”吴天说着,急的眼中含满了泪水。终于,一滴泪水掉了下去,砸到了黄衫的手上。

黄衫看着吴天的眼睛,仿佛被他感动了。

突然,黄衫脸上粉芒大盛,她一把推开吴天,冷笑道:“武哥,你又在骗我。”黄衫说着龙筋一挥,击向吴天。吴天还是没有躲闪,龙筋打到吴天的后背之上,并没有太大的力道。原来黄衫经过长时间的御鞭飞行,内法消耗巨大,此时已是力不从心。而吴天虽然已消耗了大量的内法,可是怀中魔彩珠又给他补充了不少的灵气,吴天此时反而内法充沛。

黄衫见一击未奏效,还想强提内法,再出一击。吴天心道衫妹强提内法,搞不好会受内伤。于是身形一闪到了黄衫的近前,黄衫不及躲闪,吴天手指已在她的颈上轻点。黄衫身子一软,倒在了吴天的怀中。

“衫妹,对不起了。为驱除你身上的邪气,我只能出此下策了。”吴天说着,将黄衫放到地上,然后从怀中取出魔彩珠。魔彩珠发出详和的白芒,照射到了黄衫的身上,渐渐的,黄衫脸上的粉色变浅了,表情也不再狰狞。

吴天知道魔彩珠的威力,所以见黄衫情况好转,连忙收珠。在她的后颈轻轻一拍,解开了她的穴道。

黄衫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武哥。”黄衫轻轻道。

“衫妹,你好些了吗?”吴天见黄衫说话正常,于是大喜。

“我感觉好累。”黄衫轻轻道,“呀!”她突然大叫一声,“我是不是打伤了林姐姐?”

吴天点点头,低声道:“你那时有邪气侵体,并非你的本意。”

“那也不该,她对我很好,我怎能伤她?”黄衫急得叫了两声,又晕了过去。

“衫妹,衫妹。”吴天叫了几声,见黄衫并依然未醒,于是摸摸她的脉门,脉象平稳,看来只是邪气侵体之后精力消耗过度。吴天放下心来,将黄衫搂在怀中,看着她静静的睡去。

怀中睡着的黄衫,十分的美丽。吴天看得有些痴迷了,我真的曾与衫妹做过男女之事了吗?吴天看着黄衫心道,如此说来我应该全心呵护她才是,否则便是更加的对不起她。吴天想着,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下去,然后把她搂的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