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197 回救人

197回 救人

不知过了多久,黄衫幽幽的醒来了。

“武哥。”黄衫看见吴天直愣愣的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

“衫妹,你醒了,感觉怎样?”

“睡了一个好觉。”黄衫笑道。

“那便好。”吴天看黄衫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神情也十分轻松,心中大喜。

“你一直都这样看着我吗?”黄衫羞道。

“是呀,我还没有看够。”吴天道。

“去。”黄衫从吴天怀中起来,整理下头发,突然想起自己伤了林燕,十分的难过。“林姐姐伤的怎样?”

“我听储师兄说伤的不轻,但是没有大碍,调养些日子便可痊愈。”吴天道。

“都是我不好。”黄衫低头道。

“不,都是我不好。若没有我的缘故,怎会发生这些事情。”吴天道,“我已知咱们两个原来已经做过……那事了。等叶谷主来后,咱们便成亲。”

黄衫点点头,心道那叶谷主要快些来才好,否则肚子就大了。

“衫妹,你想什么呢?”吴天看黄衫脸上表情奇怪于是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黄衫一时还不好意思说出,用手轻抚腹部,只盼吴天能看出端倪。

“咱们先回山吧。”吴天搀着黄衫道。

“谁让你搀,人家自己会走。”黄衫笑道。

二人说笑着,辩明了方向,正准备御剑而起,忽然吴天眉头一皱,“衫妹,你可听到了?”

“好像有打斗之声。”黄衫道。

吴天点点头,二人心有灵犀,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没走多久,只见地上有几具尸体,看衣着是天龙帮弟子。

“天龙帮?”吴天奇道。

二人继续先前,行不多时又是几具尸体,除了天龙帮的,还有几人衣着奇特,并非是中原人士。

“呀,邪教圣刀堂。”黄衫认出了衣服的来路。

“邪教?”

“不好!定是天龙帮和邪教打起来了。”黄衫分析道。

“天龙帮不是与邪教勾结吗?”吴天道。

“那应是部分,不是整个天龙帮。”

此时离打斗之处已近,就这片刻之间,已听到两三声惨叫。还有忽尔善的怪笑。

吴黄二人连忙飞起,已看到不远之处,忽尔善挥着巨刀,带着手下将三个天龙帮弟子围在当中。那三个天龙帮弟子都已是满身是血,遍体鳞伤。除其中年纪较大的一人尚有战斗力外,另外两人已的强弩之末,只能苦苦支撑。

吴天觉着那老者有些面熟,当年沙头镇天龙帮向三大门派解释李国章偷袭徐正甫之事时,那人似乎也站在前面,不是长老便是堂主。两声惨叫,那两个年轻的天龙帮弟子倒下,剩下那面熟之人臂上也中了一刀,坐倒在地。

忽尔善狂笑两声,巨刀直劈而下。地上之人已无力再躲闪招架,于是眼睛一闭等死。

“住手。”吴天一声暴喝,一道七色剑虹从天而降。

忽尔善刀挥至一半,忽觉后脑恶风不善。眼角余光扫见一道巨大的彩虹击向自己的后背,心中大惊。居然将刀在空中硬生生的转了一个弯,迎上剑虹。

“当”的一声,忽刀善因准备不足被震退数步,吴天趁机落到了那长者的身旁。

同时几声鞭响,几名邪教教众倒在龙筋之下,黄衫趁机站到了吴天的旁边。二人环视周围之人,除了忽尔善圣刀堂的人马外,居然还有几个光头和尚。吴、黄二人心道不好,难道晓月也到了?可是四周并没有看到晓月。

“啊!”那天龙帮老者发觉自己大难未死,又喜又惊。看到吴天,心中大喜。“你……你莫非是虹光派吴天?”

“正是,前辈是?”

“天龙帮夏中和。”

“西山分舵夏舵主。”吴天惊道。

“正是老夫。”

吴天未来得及问夏中和如何遇袭,那边忽尔善一招被震退,心中大怒,怪叫一声,挥巨刀砍向吴天。

吴天沉着应战。只是手中剑不太应手,自己的功力不能充分施展。

忽尔善力大无穷,刀刀如有千钧。十来招过后,吴天已落了下风。吴天心道不好,如此下去非但救不了夏舵主,自己反而会受制。

黄衫拔出短剑,正欲上前与吴天双剑合璧,邪教其他人呼拉的围了上来,黄衫只能护在夏中和身前,不敢离开。而包围黄衫的人中,居然有几个好手,一时黄衫也陷入苦战。

十几回合过后,二人已呈败相。黄衫眼珠一转,想起一事。

“武哥,你派可有信号火箭?”

“有。”

“快发信号求救。”黄衫喜道。

“好。”吴天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支火箭,在打斗的间隙朝空中抛去。

刚才只顾追赶黄衫,也不知此处离碧云山多远,所以吴天将信号火箭全力抛出,希望尽量高一些,碧云山上能看到,派人来救。

火箭刚飞升几丈,忽然劲风一闪,一道佛门的佛光印掌风,居然正中火箭。“嘭”的一声,火箭在低空爆炸,根本传不了多远。

吴天大惊,忽见一个大和尚挥舞禅杖加入战团,一禅杖直击吴天。

吴天本来便处下风,此时被人偷袭,一时危在旦夕。

忽然空中传来一声龙吟,一条白龙凭空而出,直扑晓月。

晓月大惊,连忙撤杖躲闪。

只听“咚咚”几声,黄衫的后背连中了几掌,向前一扑,吴天一剑击出,忽尔善也被刚才的白龙惊住,连忙后退。

吴天扶住黄衫,低头看去。却见黄衫脸上也是略带惊讶之色,旋即又转成了兴奋,她居然并未受伤。吴天想起了黄衫穿着龙鳞甲,心中大喜。

而晓月等人并不知晓,看黄衫无事,心中大惊。再加上黄衫刚才情急之下施展出了幻龙术,让他们一时摸不清黄衫的虚实。

晓月心道自凝碧涯到现在不足两个月,这娃娃即便学会了奇术也只是刚刚入门,想到这里稍微的宽心。冷笑道:“你们好命大,三番五次都被你们逃脱。”

黄衫看看眼前的形式,单是忽尔善和一干邪教教众自己与吴天便难于对付,如今再加上晓月,已方绝无胜算。若是只自己和吴天二人,两人双剑合璧或许能逃走,可身后还有个夏中和。黄衫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但见对方之人脸上表情惊讶,都对刚才的幻龙术十分的忌惮,于是决定先唬他们一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