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01 回埋伏

201回 埋伏

一日到了一个小镇,三人在一茶馆稍作休息。黄衫看到茶馆外有不少卖小玩意的,于是拉吴天过去看看。那些小老板们见二人虽然一身伙计的打扮,却是气宇不凡,都知道这必是天龙帮弟子,于是都客气招呼。黄衫虽是升龙岛小姐,但是升龙岛远离中原,这些东西是平时见不到了。只有每次过年前随娘到海州城采购用品时,才有机会看到。

夏中和看着二人,脸上带着微笑。他轻品一口茶,揉揉自己的胸口,只是微微疼痛,心中十分的高兴。一路上有吴天用魔彩珠疗伤,夏中和的内伤好的很快。而且通过这些天的接触,夏中和对二人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二人郎才女貌、感情深厚,一个聪明绝顶、一个正直憨厚,虽然年纪轻轻,却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而且武功已步入一流高手的行列,此二人前途不可限量。若假以时日,必成江湖巨擎、一代宗师。

对于吴、黄二人所说的贺长老之事,夏中和经过几日的细想也相信到了九成。自己的行程知道之人并不多,只是为了方便曾飞鸽传书到总舵,如此说来不是鸽子被邪教半路拦截了,便是总舵有人给邪教通风。吴黄二人不象是在编造慌话,但他们所说之事也要一点点的验证,以免在本帮内部造成不必要的纷争。

夏中和想着,不免想早日到达总舵。于是他结了茶钱,走出茶馆,正要招手叫黄衫和吴天赶路。忽然听到破空之声,两件暗器击向自己。

夏中和虽然内伤未愈,但行走江湖几十年,经验老道。感觉不妙,便将身形一闪,随手拿起茶馆门口的一个茶碗扔了过去。

一件暗器与茶碗相撞,“轰”的一声炸开,同时炸到另一件暗器,又“轰”的一声爆炸。

可怜旁边的一个卖包子的小贩,被炸的满身是血,顿时死于非命。

听到爆炸之声,吴、黄二人立刻警觉。只见夏中和俯在地上,不知是否受伤。而远远几颗黑色的圆球又飞向夏中和。

“霹雳弹。”吴天惊道。此时黄衫双手齐舞,将手中的发卡当作暗器掷出。

又是“轰轰”几声,那门枚霹雳弹被发夹击中在空中炸开,形成一团黑烟笼罩在当街,而夏中和便在烟雾之中。

吴天心道不好,挥剑冲入烟中。刚到夏中和身前,只见前面亮光一闪,一件兵器砸向夏中和。吴天没有多想,挥起一道七色剑虹迎光而上。“当”的一声,吴天被震退七八步,而对面之人也后退两三步,同时发出“咦”的一声。

黄衫幻出几条白龙,击向那偷袭之人。同时将烟雾吹散。那人接下几招,趁着烟雾跳走了。吴天扶起夏中和之时,只看见一条金光闪闪的禅杖在烟雾中一闪。

“晓月。”黄衫道,“夏舵主,可曾受伤?”

夏中和摇摇头,三人正要离开,忽然从四周冲出一群人,为首一人手舞巨刀,正是忽尔善。

吴天上前迎住忽而善,黄衫守在夏中和旁边。夏中和大约恢复了三四成的功力,也不时的击出一掌。

周围之人见这里打了起来,纷纷远远的躲开,胆子大的探头向这里看来。

三人心里都在发虚,因为武功最高的晓月藏在暗处,不知何时会出来给致命一击。

刚过几回合,忽然听到一阵的脚步之声,一群天龙帮弟子跑了过来。

“舵主,是你吗?”为首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远远的叫着。

“于海。”夏中和大喜,“快来助战。”

“屠龙阵法。”那个叫于海的大叫一声,手下天龙帮弟子摆出阵形将邪教众人围在当中,于海则护在夏中和身前。

黄衫身前之人被天龙帮弟子敌住,于是和吴天双剑合璧双战忽尔善。忽尔善顿感压力,落于下风。

场中邪教弟子在天龙帮屠龙阵的包围之下,讨不到便宜,而忽尔善已是守多攻少。忽然一声长啸,晓月从夏中青身后飞出,一招伏龙杖法带着虎啸之音直击而下。

夏中青拼命的躲闪,堪堪躲开。旁边的于海大了一声,挥动手中的短棒击向晓月。晓月禅杖一挥,于海被震出数丈。

吴天和黄衫本欲过来相救,忽尔善突然连攻几招,二人连忙防守。

晓月见夏中和落单,心中大喜,怕他人来救,于是也不收禅杖,右掌一挥,施展佛光印掌法,一片金光直击夏中和。

夏中和心道不好,此掌来势太急,自己似乎无处可躲。

突然一声龙吟之声,“轰”的一声,晓月的佛光印被人接下。

晓月后退一步心中一惊,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多了一人。晓月手中并未放松,运足十成功力又一掌击出。

对面之人双掌齐出,一声龙吟。“轰”的一声,晓月被震退三步,而面前之人也后退三步。

“降龙掌法。”晓月惊了一声,看出对方来了强援,于是大叫一声,首先撤走。

那边忽尔善拼命杀出,其他人也纷纷撤退。可是又有一群天龙帮弟子赶到,而邪教除了几个武功高的,剩下之人被全部歼灭。

吴天和黄衫见忽尔善逃走,并未追赶。他们心知晓月的功力非凡,能与他连对两掌之人也必非常人,于是回头看去。只见一身材干瘦之人站在夏中和身前,正搭着夏中和的脉门。

“呀,贾六金,东海分舵舵主。”黄衫低声道。

“他怎么会到这里?”吴天奇道。

“不奇怪,想罢也是去总舵的途中,正巧遇到了。”

“他会不会认出你来?”吴天想起当日冒充邪中中人,自己是易了容了的,而黄衫则是以真面目示人。

“不会的,咱们现在是天龙帮弟子呀。”黄衫笑笑。

好在贾六金刚才只顾对付晓月救夏中和了,并未注意到吴黄二人。

“老夏,你怎受了如此重伤?”贾六金道。

“说来话长,我来的途中被邪教偷袭,若不是虹光派出手相救,我早一命归西。只是可惜那群跟随我多年的弟子们,无一幸存。”夏中和说着眼圈发红,“没曾想他们还不死心,今日又在这里偷袭我。若不是老弟赶到,我只怕是见不到帮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