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02 回请求

202回 请求

“邪教这群王八旦。”贾六金骂道。

此时于海从地上爬起,走到了夏中和面前道:“舵主,你的伤势如何了?”

“已无大碍。于海,我不是安排你驻守咱们西山分舵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禀舵主。我接到虹光派的飞鸽传书,说您在路上遇袭受伤。于是我们沿路寻来,半途发现了那些兄弟们的尸体,于是加快速度,终于在这里追上了舵主。”

“如此说来,虹光派救了我两次呀。”夏中和说着,看看吴天和黄衫。

“舵主,这二位是?”于海突然问道。

夏中和一愣,心道我该如何解释?

黄衫笑笑,粗着嗓子道:“家父与夏叔叔乃至交,故而我与师兄愿追随夏叔叔左右。”

“多谢。”于海深施一躬,可是起身之时胸口有些疼痛,一咧嘴,旁边之人连忙将他扶到一旁。

于是大家帮着受伤的兄弟包扎伤口,贾六金和夏中和重新回到茶馆里,喝茶聊天。

“贾老弟,你怎么到了这里?如此路线你已绕了远路。”夏中和问道。

贾六金干笑两声,有些不自然道:“我顺路去潇州城看望了一位老友。”

夏中和也跟着笑笑,心道你看什么老友,分明是去潇州城逛窑子去了。随即又想到,贺长老代理潇州分舵舵主,难道老贾先到他那里通了通气?或者是贺长老投其所好在潇州给他安排了色场。

“贾老弟,此次潇州分舵舵主之位,你意中何人?”夏中和低声道。

贾六金看看夏中和,笑笑道,“老夏你以为呢?”

“少帮主自然是首选。”夏中和看着贾六金道:“不过贺长老之徒周强也是出类拔萃,我心中尚未有定论。”

“呵呵。”贾六金笑道,“老夏呀,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少帮主若是当选,帮主难免有任人唯亲之嫌。”

夏中和点点头,为难道:“贾兄弟,实不相瞒。前些日子周强贤侄到我那里走了一趟,他知我喜欢收集宝刀,专门送了一把宝刀。我是既爱刀又不方便收下,为难了好一阵子。”

“哈哈哈。”贾六金大笑,“老夏呀,你本是爽快人,如今岁数大了怎就优柔寡断了。周强贤侄的一番孝心,你怎好意思拒绝。况且咱们拼杀了这么多年,也该好好享受享受了。”贾六金说着,想起了舵中的那两个美女。

“难道说他也去了你那里不成?”夏中和道。

贾六金眼珠一转,看见众人包扎完毕,于是起身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上路吧。”

看着贾六金的背影,夏中和的脸色沉了下来。黄衫所说的送礼之事,已经落实,这老贾是支持周强的。如此一来在长老和舵主中,已有两人支持周强,除了帮主,目前只有我支持少帮主。剩下的即使柯长老支持少帮主也才成了二对二,那便只有比武决胜负了。虽然少帮主武功不错,可是据说那周强也非善类,而且是带艺入门,此二人相争再加上邪教暗中相助,恐对少帮主不利。不过,若是有人先拿下周强,再输给少帮主,那便安全了。只是此人需要武功高强,而且又是新面孔。夏中和想着,看看不远处的吴天和黄衫。

有了贾六金和于海的两队天龙帮人马,邪教知难而退,没有再次偷袭。而从一路上的食宿,便看出那位贾舵主和夏舵主的不同。夏中和对吃住并不讲究,简简单单即可。而贾六金却不是,每次都要摆上一大桌酒菜,到最好的客栈投宿。看着这些,夏中和摇头道:“天龙帮三大分舵中,要算潇州分舵最为富足,其次便是东海分舵。只有我的西山分舵,地处偏远,日子过的紧呀。”

一日晚间,贾六金又摆上一桌,叫上夏中和和于海一起喝酒。夏中和吃了几口,便起身离开了。贾六金知道他的脾气,也并不挽留。只是拉住于海不让他走,要他陪着喝酒。

夏中和在吴天的门口转了好几圈,犹豫着是否说出自己的想法。

因为黄衫是女扮男装,而且说是夏中和至交之后,于是便将她与吴天安排到了一间屋内。二人本正在屋内打座练功,听见门外有脚步之声,久久没有离去。于是吴天打开房门,居然是夏中和。

“夏舵主,您……”

夏中和笑了两声,伸手示意进屋再说。

黄衫看夏中和脸上表情不定,知道他有事要说,于是笑道:“夏舵主,有事请讲。”

夏中和刚要开口,正巧门外有天龙帮弟子走过,夏中和眉头一皱,低声道:“两位,我确实有事相求,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好。”黄衫答应一声,于是三人离开客栈,到了镇外。

夏中和对二人一揖到地。

二人连忙还礼,“夏舵主这是为何?”吴天道。

“夏某有一事相求,还请二位务必答应。”

“夏舵主有事请讲,我们若能办到,定当尽力。”吴天道。

“我想请二位其一冒充我天龙帮弟子,参加潇州分舵的舵主竞选。”

“啊!”吴黄二人齐声惊讶。

“不妥不妥。”吴天道,“如此一来,对贵帮与我派都不好。”

“吴少侠,你有所不知。这几日来我已发觉贾舵主果然收了周强师徒的礼物,转而支持周强。而眼下柯长老态度不明,如此说来少帮主反而胜算不大。若是双方僵持不下,就会转而比武决胜负。而少帮主与周强二人武功相当,若是比下去恐对少帮主不利。”

“所以,你老想让我们胜了周强再输给你们少帮主?”黄衫道。

“正是。”夏中和喜道。

“夏舵主,你可曾想到,若是此事败露,贺长老必定反咬一口,说你勾结虹光派图谋不轨。”

夏中和一愣,他也曾向这方面想过,但是心中只想着少帮主了,未曾想的这么深。

“我们虽然取胜周强不难,那样势必施展本身的武功,那时各派高手都在场,别人一眼便可看出来。”黄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