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03 回翔龙

203回 翔龙

“这……”夏中和道,“黄姑娘说的不错。只是我不能眼看着潇州分舵刚出虎口又入龙潭。”夏中和说到此处忽然想起黄衫智慧过人,我何不问下她的意见。于是又道:“黄姑娘,以你看当前形式下,我们当如何是好?”

黄衫笑笑,“贵帮之事我不便多说吧

。”

“衫妹,你就别客气了,夏舵主这是真心问你呢。”吴天道。

“正是,还请黄姑娘指点。”夏中和说着又要施礼,黄衫连忙拦住他。

“夏舵主不必如此。以小女子看来,眼前形势未到您所说的那般,有些事情需要走一步看一步。潇州分舵事小,让奸人落出马脚才、将其一举奸灭事大呀。”

夏中和听了点点头。

“只是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当日我们冒充逍遥仙子捉弄了贺长老,他必定已将此事告之邪教。而邪教可分析出我已知他们的阴谋,否则不会冒充逍遥仙子的。这样一来他们会不会多加了小心,在天龙帮大会上深藏不露,反而是引我们出招、露出破绽。”

“呀,这如何是好?”吴天听了大惊,“如此说来我们这次不一定能揪出贺长老了。”

“是的。而且……恐怕他们将计就计,给我们下套。”黄衫道。

夏中和听着陷入了沉思。他分析着帮内的形式,心道虽然帮主不便明显的偏袒儿子,但其在紧要关头必定站在少帮主一边,如此一来,难免被贺长老抓住把柄,那样帮主的威信大降,反而是贺长老占了便宜。而且据传,他早对帮主之位觊觎已久。但是如此,也不能让周强得了潇州分舵。我还要请此二人出马,即便事情暴露,我一人承担便可。

“黄姑娘所言极是,我们当小心行事才好。”夏中和道。

“正是。”黄衫喜道。

“不过我方才所说之事也不能不防,夏某认为也应做好打算。万一少帮主落败,还需有人压过周强。”

“夏舵主还是想让我们出场吗?”吴天道。

“不错。所以夏某不才,想将我帮降龙掌法中的几掌告诉两位,以备不时之需。”夏中和说完,吴、黄二人大惊。若是换做旁人听到此言,必定高兴不已,天龙帮的降龙掌法天下至刚,或许只有法相寺的佛光印能与之抗衡,天龙帮之中,除了帮主外,也只有舵主长老级的人物能够学全

。普通天龙帮弟子若能学会一两招,行走江湖之时便让人高看。

但是眼前的二人却不是普通人。

“不可。”吴天道:“贵派降龙掌法向不轻传,夏舵主传给旁人必有违帮规,恕难从命。”

“这……”夏中和一愣,心道天下有多少人想学到此掌,而吴天却断然拒绝,心中无贪念,现今此种人不多了。心中对吴天不免又高看了几分。

黄衫想了想笑道:“夏舵主,武哥乃虹光派弟子,学你的降龙掌法多有不便。不过,你先看我这一招。”黄衫说着,身形舞动,最后双掌齐出,一条白龙飞腾而出,将旁边一棵小树击倒。

夏中和一惊,“你怎会我帮降龙掌法?”旋即摇摇头道:“不对,虽然从招数上看着像,但这不是降龙掌法,而是你的幻龙术。”

“不错。我当日见过贾舵主施展降龙掌法,刚才只是学着他的招式,而以幻龙术使出。”

“如此只能骗得了帮外之人,而骗不了本帮之人。”夏中和道,“黄姑娘,你在中原无门无派,此事还需你相助。我便将降龙掌法传你几招。”

夏中和说完,不等黄衫答应,低声说着降龙掌法的口诀心法。吴天连忙走开几步,远远避开。

夏中和刚说了几句,黄衫突然“呀”一声,瞪大眼睛看着夏中和。

夏中和十分的诧异,连忙问道:“怎么了?黄姑娘。”

黄衫脸色凝重的低声念了一段什么,这次轮到夏中和惊讶了。

“你怎知我降龙掌法的心法口诀?”夏中和惊道。

“你听仔细了,这是降龙掌法的口诀吗?”黄衫又念了一遍。

夏中和仔细听了一遍,抬头看看黄衫道:“有些不同,但差不太多。”

此时吴天也走了过来,“衫妹,什么差不太多?”

“武哥,我升龙岛的翔龙拳口诀,居然与天龙帮降龙掌法几乎相同

。”

“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莫非二者同出一处?”吴天惊道。

夏中和和黄衫对视一眼,他们也不知道。黄衫虽是升龙岛岛主之女,却从未被正式传授过翔龙拳。因为此拳刚猛之极,若是女子使用不当,反而会自伤其身。只是黄衫聪明伶俐,通过各种途径背下了翔龙拳心法,但是遵父命从未练习。刚才听夏中和说起降龙掌的口诀,开始只觉耳熟,再听下去居然和本岛的翔龙拳差不太多。于是打断夏中和,自己向下背诵了一段,惊呆了夏中和。

“降龙掌、翔龙拳。”吴天口中自语道:“连名字都差不多,不知道之人还有以是一套武功的两个分支呢。”

这话说的黄衫心中一动,莫非真如武哥所言,原本就是一套武功,而数百年传承过程中出现了口误,记错了名字。

“黄姑娘可否施展两招贵岛的翔龙拳,让夏某见识一下?”夏中和道。

黄衫点点头,按自己的记忆打了两拳。

“黄姑娘为何不运上内法?”夏中和见黄衫只是练出了招法,却并未将内法运上。

“不瞒夏舵主,我岛上严禁女子练习翔龙拳,据传此拳女子练习后非但不能发挥出其威力,反而会自伤其身。”黄衫道:“对了,贵帮的降龙掌可有类似的规矩?”

“似乎没有。但是数百年来,却未听说过有女子练习降龙掌。”

“这便是了。”黄衫道:“武哥,你还记着刚才我练的那两招吗?”

“只记下一招。”吴天道。

“那好,你记下这些几句口诀。”黄衫就要念出。

“不,我不能学习降龙掌。”吴天道。

“不,这不是降龙掌,而是翔龙拳。似乎家父在世之时便想将此拳传授于你。”黄衫道。

“那是为了换我的魔彩珠。”吴天道。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03回 翔龙)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