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19 回师徒

219回 师徒

天龙帮中人非常吃惊,特别是号称降龙掌天龙帮第一的贾六金。他脸色惨白,一半是因为刚才被白眉所伤,另一半是因为他发现,吴天五层境界的拳或者掌,居然与自己八层境界的降龙掌相当,这是其武功不同还是魔彩珠的功效呢?

白眉也是大惊,但其毕竟是一代枭雄,心中马上盘算清楚。虽然绿袍受伤,但其已伤了五六人。眼前吴天借魔彩珠之力功力大增,再加上黄衫最多对我占了上风,而那边晓月和忽而善已胜利在望。想罢,枯木杖一挥,与吴黄二人战到一起。

果然不出白眉之所料,片刻之后。夏中和在无法躲闪的情况下,本想以手中竹杖格挡忽尔善的巨刀,却被一刀震飞,口吐鲜血。与此同时,法相寺的明海、明河等人都已被晓月击伤,晓月哈哈大笑几声,直取了色大师。

徐若琪与江小贝两道剑气刺向晓月,晓用杖、掌齐出。二人被震飞,倒地不起。又有几个小和尚想挡住晓月,都被他击倒。眼见晓月到了了色的跟前,狂笑道:“师叔,你没想到有今天吧。”

“阿弥陀佛。”了色道:“明水,回头是岸呀。”

“哈哈哈。”晓月一阵的狂笑,回手击倒几人,举掌便要向了色的头顶击下。

“阿弥陀佛。”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巨大的佛号,功力尚浅之人不免头痛如裂,连晓月都觉五内震动。

一道佛光,巨大的掌力化成巨型手掌击向晓月。

晓月大惊,双掌齐出,“轰”的一声巨响,晓月连退数步才站稳。只见一个大和尚全身散发着金光,如罗汉般从天而降,站在了色身前。

忽尔善怪叫一声,巨刀劈下,那大和尚单掌击出,又是“轰”的一声,巨汉忽尔善居然被震得在空中翻滚,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这等掌力,只有九层境界的降龙掌能与之相比。而出掌之人,只能是法相寺的方丈了空。

“师父。”晓月惊道。

“孽障。”了空低吼一声双掌齐出,晓月不知是耗费了太多的内法,还是心中有愧,居然不敢攻击,只是防守,只是了空一时也拿不下他。

“了空方丈,你终于来了。”司马空道。

“阿弥陀佛。”了空道。

忽然场中响过一声的怪叫,忽尔善跳了起来,众人大惊。方才受了了空方丈的重击,大家都以为他不死也必受重伤,没想到居然还能跳起来,贾六金心中一懔,想到前些日子将夏中和时自己曾与这巨汉相斗,自己的强悍掌力,对他这巨形的身体居然作用不大。这西域之人,到底是什么体质呀。

此时忽尔善挥巨刀砍向了空。

了空眉头一皱,双战二人。只是他立刻处于下风。

刚才晓月一阵猛攻,守护中毒之人的人被他伤了小半,剩下邪教之人立刻占了优势,眼见正道之人防线要破,后面发不出内法之人就要受到屠戮。忽听空中十几人同声念颂佛号,声音未落,十八个和尚各持短棒落到了场中,守在众人之前。

“罗汉堂,十八罗汉阵。”明海说了一声,晕了过去。

白眉眉头一皱,见对方来了强援,心中暗道不好,局面对己方不利,看来此次难胜了。

此时从主台之后突然跳出一人,对着身前的赤发一掌击出。

八条金龙腾空而起,赤发本与司马空斗的旗鼓相当,不敢放松,突然受到攻击只好猛退,同时举掌相迎。

“咚”的一声巨响,赤发被震退两丈有余,胸口气血翻滚。

“帮主!”地上的柯长老等天龙帮弟子惊道。

那人并不理会,继续挥掌击向邪教中人。

主台之后又走出一人,挥掌加入战团。

“少帮主。”柯长老道。

上高宇点点头,道:“我爹的**已解。”

“这便好,这便好。”柯长老眼中含泪道。

此时上官青云已知白眉冒充他之事,于是大怒着冲向白眉。一掌击出,八条金龙飞奔而出。

吴天与黄衫见状,同时施展翔龙拳和幻龙术。此时任由白眉内法深厚,也是接不下的。

“退。”白眉匆匆与上官青云对了一掌,接其掌力后飞而出。

晓月从怀中取出若干霹雳弹,向地上一掷。

大家知霹雳弹的威力,连忙躲闪。

“轰轰”几声爆炸,场中腾起一团烟雾。

“大家小心!”司马空大叫一声,紫薇剑一挥,只听“当当”若干声,十几根银针被打在地上。原来是绿袍撤退之时借烟雾放暗器偷袭。

烟雾散后,邪教的主力已退了出去。只听到白眉叫道:“别以为你们赢了,其实你们输了。哈哈哈。”最后一声,已在十里之外。

而此时场中,只留下满地的哀嚎。

“天龙帮所有能动的,随我追赶邪教。”上官青云余怒未消,大叫道。

“上官帮主。”司马空拦住他道:“有道是穷寇莫追,如今贵帮的损失最为惨重,还是救治伤员要紧。”

上官青云哼了一声,他也知莫说追不上白眉等人,即便追上也讨不到便宜。于是吩咐道:“打开仓库,把所有治伤好药全部拿出来。”

“是。”上官宇答应一声,带几个人去了。

邪教一退,各帮各派都开始自行救治。

“这两位是?”上官青云看着黄衫与吴天身着天龙帮之衣服,而刚才与他一同攻击白眉之时显示出超强的武功,不是本派中人。

“上官帮主,不认识了吗?”黄衫笑道:“汾水镇外,中阵之首。”

“呀,吴阵首,黄姑娘。”上官青云惊道,“可是两位怎么穿着我天龙帮衣服?”

“帮主。”夏中和此时被人扶过来,“请帮主恕罪,容夏某回禀。”于是夏中和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交代给上官青云。

吴天和黄衫见二人说话,于是各自去帮忙救治伤者。

“义父。”黄衫来到雷龙的身前,低声叫道。

“咳咳。”雷龙干咳两声,居然笑道:“那白眉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能将我老人家打成这样。也就是我老人家,若是换了别人,早见阎王去了。”他说着,又咳嗽几声,脸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