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20 回驱毒

220回 驱毒

“义父,你别说话。好生疗伤吧,过一会儿让武哥帮你疗伤。”黄衫含泪道。

“我老人家身子骨硬的很,倒是丫头你没有受伤吧?”雷龙看见刚才绿袍在烟雾中发了毒针。

“无……无事,我有龙鳞甲。”黄衫道。其实她的左臂中了一针,此时已感觉到麻痒,只是为了不让雷龙担心,才没有说出来。

雷龙点点头,闭目调息。黄衫连忙到了一旁,封了左臂的穴道。

“黄姑娘,你……”前面打坐的徐若琪看到眼里惊道。

“我……无事。”黄衫说着,脸色也有些苍白。

“你快运功驱毒,待会等玄真子师伯调出解药。”徐若琪道。

“好。”黄衫说着,感激的看有徐若琪,坐到了她的旁边。

吴天正忙着查看那几个被绿袍第一波毒针伤到的黑衣人,江小贝、冯不凡还有储志宏等人

此时这几人正打坐驱毒。可是他们脸上都是汗如雨下,可见那毒非同小可。

吴天见状也束手无策,突然想起了玄真子师伯精通医术。于是连忙到了他的身旁。“师伯,可能解你们的毒?”

“我们先前所中之毒不算什么。因为害怕我们发现,所有粥中只放了极少量,但能让喝一碗粥之人,在十二个时辰能发不出内法。”

“啊?”旁边的李玦惊道:“喝两碗粥的如何?”

“两碗,恐怕要内法受损了,非个三五个月无法恢复。”玄真子道。

“呀,都怪我嘴馋,喝了两碗。”李玦急道。

“那毒针之毒呢?”吴天问道。

“此毒非常奇特,虽然毒性不大,但是发毒之人功力较高,针上之毒直入骨髓,若要清除,恐怕有费些周折。”玄真子道。

“可有办法?”吴天急道。

“需要内法奇强之人,用内法将毒吸出。”玄真子道:“再配以解毒之药,方能痊愈。”

“好,我的内法如何?”吴天高兴道。

“我看可以。”

“药物来了。”上官宇带着几人推着一车各色的药品来了。

“少帮主,这边来。”吴天招手道。

“好。”上官宇将车推了过来,玄真子逐一看看,终于挑出几味,告诉上官宇的制作方法,上官宇马上去做了。

看着上官宇严肃的表情,吴天点点头,心道这还有些少帮主的样子。

“你将了空方丈、叶谷主、上官帮主和咱们掌门叫来,我教你们驱毒的方法。”玄真子道。

“是

。”吴天说着便要去叫那几人,忽听上官青云高叫道:“什么?你早知道贺长老之事?”

“帮主息怒,听我慢慢说来。”夏中和道。

“帮中出了如此大事,其它三大掌门都知道了,却只有我不知。你该当何罪?”上官青云本想借此天龙帮大会之机扬天龙帮之威,没成想非但目的没有达到,自己还折了个大跟头,此时正是怒火中烧,发到了夏只和身上。

“请帮主恕罪。”夏中和道。

此时练武场外跑进来一群人,为首一人胸前锈着八条金龙,正是被贺长老支走的那群人。

“帮主。”那人抱拳道。

“此处发生如此大事,你们都到哪里去了?”上官青云怒道。

“我们奉贺长老之命出舵巡查,却未发现邪教之人。”那人道。

上官青云一听贺长老大怒,“你们这群饭桶。”说着一掌向那人胸口击去。他盛怒之下,用上了五成的功力,五条金龙飞腾而出。那人不敢躲闪,若是中招,必是重伤。

“不可。”正在旁边的吴天大叫一声,一拳击出,四条金龙撞开五条金龙。他与上官青云各退两步。

上官青云一惊,怒道:“你从哪里学来的拳法,怎么如我帮降龙掌法如此相像?”

“上官帮主,这是东海升龙岛的翔龙拳。却与贵帮的降龙掌有些渊源。”吴天道。

上官青云点点头,“我先责罚了这帮家伙,再过去说话。”

“呵呵。”司马婉茹干笑两声道:“自己都被制住了,还责罚别人。”

听了此言上官青云脸上红一下青一下,气的肺都要炸了。

“师妹禁言。”司马空斥道。

“阿弥陀佛,上官帮主,还是救人要紧。”了空方丈上前道。

上官青云哼了一声,与其他三位掌门和吴天到玄真子身前

“几位掌门。此针毒虽不强,但是已被施者以内法逼入伤着骨髓。必须各位以强悍内法立即吸出,否则后患无穷。就是各位以掌心对准伤者中针之处,以内法吸出,直至看到鲜血。”玄真子道。

“好。”众人点头道。

“药品马上便到,请大家立刻施救。”玄真子道。

于是五人马上忙碌起来,先找本门本派之人医治。

不救不知道,一救发现中针之人居然不少,而且此事十分的耗费内法。若是所吸的东西大些,可能还省些力气,小了反而无处着力。也就是四位掌门再加吴天有魔彩珠相助,才能不停的施救。

吴天为江小贝吸出毒针后,又为储志宏医治。

“吴师弟。”突然徐若琪叫道。

“徐师姐,莫非你也中针了?”吴天惊道。

“没有,你看黄姑娘。”徐若琪坐在黄衫的对面,偶尔的睁眼,发现黄衫的脸色越来越差。她知黄衫已有身孕,于是才叫吴天。

吴天这才发现人群之中的黄衫,连忙上前道,“衫妹,你中针了,为何不早说。中针在什么位置?”

黄衫本想笑笑,可是全身、特别是腹中疼痛,本想张口笑笑,可是因为疼痛变成了呲牙。她只好用手指指自己的左臂。

“好,我马上为你吸针。”吴天说着,右掌抵在黄衫中毒之处,左掌握住魔彩珠。

“出。”吴他大叫一声,一根银针被吸了出来,同时还带出了少许黑血。

吴天内法不减,黑血被吸出更多。终于,血由黑转红。吴天才收住了功力,气喘吁吁。

黄衫身子一软,倒在了吴天的怀里。

“衫妹莫怕,你体内之毒已被我吸出,待会敷药后便无事了。”吴天说着,轻拍着黄衫的肩头。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20回 驱毒)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