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47 回黄衫对白毛

247回 黄衫对白毛

看着徐若琪的背影??江小贝叹了一口气??暗道这世间为何有如此之多的痴情人呢??这吴天已有黄衫这等天下无双的女子??可二人的经历却总是磕磕绊绊??如今又有徐若琪搀和进來??事情不知要发展成什么样子??它日黄衫必会知道当时代她拜堂是徐若琪??不知她会怎么想;再如果此事被吴天知晓了??又会是如何??这个吴天身上有太多的不凡??刚才提到他昨晚发狂时??两位掌门都脸色突变??看來现场的场面必定非比寻常??幸好我与贝贝??虽然不说什么郎才女貌??但也算的上门当户对??最主要是沒有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困扰??与吴天和黄衫??包括徐若琪相比??自己与金贝贝还算是幸运的??江小贝胡思乱想着??突然有些思念金贝贝了??虽然他们一见面就会吵个不停??江小贝自己笑了??或许这便是两人表达感情的一种形式??他笑着??想着??有些困了??于是爬在桌子上??就要睡着

此时门一响??一个白色的人影走了进來??江小贝猛然惊醒??看清楚來人之时??他的脸沉了下來

“江师叔祖??”换回白衣的徐若琪道:“你若困了??便回房休息吧??天马上就要亮了??”

“我倒无妨??”江小贝沉脸道:“只是你若出现在这房中总有些不方便吧??”

徐若琪被说的脸上一白??原本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的缺乏血色??她冷笑一声道:“都说江师叔祖聪慧过人??沒想到也是如此迂腐之人??不过也是??你们天权堂的??自曹师伯而下??沒有几个开通的??我看只有吴天做事还不拘泥于常规??”

“我怎是迂腐??”江小贝起身道:“我曾听到过你与吴天的传言??你若真是为他好??还是离他远点??否则黄姑娘怎么想??吴天该怎么办??”

“黄姑娘??”徐若琪道:“你们如今只知黄姑娘??却也不问别人的感受??好吧??我便出去??替吴天寻找那黄姑娘去??让他们俩好为过小日子??”徐若琪说完??独自走了出去

“徐若琪??你回來??你一个人太危险??”江小贝急道

可是洞房之外金光一闪??徐若琪早已不见??江小贝飞了出去??想拦下徐若琪??只听空中一声鹤鸣??接着听到了巨鹤振翅之声??徐若琪骑鹤飞走了

月落西沉??日升东方

天终于亮了??江小贝悬起的心也放下了一半??如果自己分析的对头??那么这算是躲过了一劫??起码吴天现在醒來??不会因月光的照射而发狂入魔了

想着什么事情??什么事情便发生了??**的吴天吧嗒两下嘴??睁开了眼睛

他面上白芒一闪??“嚯”的一声坐起??突然叫道:“徐师姐??怎么会是你??”只是他脚沾地后??发现在屋内的??只有江小贝

“吴天??你酒终于醒了??”江小贝问道

“呀??江师叔祖??你怎么会在我的房内??徐……”吴天本來想问徐师姐呢??可是在自己一醒來便问别的女孩??特别是在洞房之内??显然不合适??于是转口道:“衫妹呢??昨天酒喝的太多??有些事情记不清楚了??”

“不错??你大醉后被人扶进了洞房??然后他们要闹洞房??被我赶走了??可是半夜间??不知为何洞房之内发出一阵的红光??等我赶來之时??室内只剩下熟睡的你??而黄姑娘不见了??”

“不好??难道是我入魔伤了衫妹??”吴天心道头一夜自己入魔之时??差点与徐若琪做了荒唐之事??难道洞房花烛之夜??又曾入魔

“这点你不必担心??室内并沒有打斗是痕迹??应当不是你有了异常??我倒想问你可有不适之处??”

吴天动动身体??摇摇头道:“我无事??只是衫妹她??”

“也许是黄姑娘发生了异常??”江小贝道

吴天想起黄衫腹中胎儿与自己都吸收了那魔尊的部分魔法之力??导致黄衫也有入魔之态

“对了吴天??”江小贝要來个先入为主、欲擒故纵??“你刚醒來时怎么叫徐师姐??那是什么意思??”江小贝说完紧盯着吴天的眼睛??心道若是他与徐若琪关系不同寻常??他必定心虚而言它??但若是我猜错了??他咬定见过徐若琪??我便不好解释了

吴天想起成亲头晚之事??脸上微红??好在满屋的大红??遮掩住了他的脸色??“我叫她了吗??我好像觉着是她和我入的洞房??然后点了我的睡穴??”

江小贝听完??心道吴天明显的心虚??看來他与徐若琪必定有过不寻常之事??我不妨引导一下他的想法??于是脸色一沉道:“吴天??这便是你的不对了??你在洞房之夜还梦到别的女人??若是让黄姑娘知道了??她会怎么想??”

此话一出??吴天低下了头??自己也感觉深深的对不住黄衫??“呀??”吴天突然叫了一声??把江小贝吓了一跳??“江师叔祖??会不会是我晚上说梦话??叫出了徐师姐的名字??惹的衫妹不高兴了??她才入魔的??”

江小贝听完心中暗喜??吴天已经承认他是梦到了徐若琪??于是又道:“你们洞房之事??我怎知道??现在掌门、叶谷主还有徐若琪等人都已出去寻找黄姑娘??相信不久便能将她找回來??”

吴天听完便要出门去找黄衫??江小贝连忙将他拉住??心道若是被他先找到了黄衫??两人说不到一块去??事情便难圆了??必须将他稳住

“吴天??我看你还是待在此处吧??你若也出去了??他人找到黄姑娘回來??到时你不在山上??岂不让黄姑娘担心??”

“这……”吴天听江小贝说的有道理??于是停下了脚步

“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房中??静待消息吧??”江小贝说着??将吴天按到了椅子上

徐若琪被江小贝激出??正好遇到鹤前辈在空中展翅??于是便骑鹤而起??她坐在鹤背之上漫无目的的飞着??脸上一行热泪流下

“鹤前辈??我终究是个苦命之人??如今我要帮吴天去找他的心上人??可是又不知她在何处??你觉着我们应该向哪边飞??便向哪儿边飞吧??”徐若琪说完??附身搂住了巨鹤的鹤颈??闭上了眼睛

天地幽幽间??那只巨鹤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点??而附在其背上的徐若琪??犹如一个被人抢了玩具又找不到父母撑腰的孩子??无助而可怜

不知飞了多久??那巨鹤突然长鸣几声凭空停住??徐若琪也感觉前方似乎有两股强悍的法力在剧斗??她连忙抬头看去??只见远处红光不停的闪过??空中白龙飞腾??似乎是两个高手战在了一处

“鹤前辈??也许就是在前面??咱们快去??”徐若琪说着??身上金光一闪??金蛇剑已握在了手中

巨鹤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却沒有向前飞去

“鹤前辈??你怎不飞过去呢??难道你对前面那红光有所忌惮??”徐若琪道

巨鹤长鸣几声??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其实徐若琪也感觉出那红光压迫之力极强??但她还是御剑而起??向前飞去

巨鹤又鸣叫几声??似乎在叫徐若琪也别去??可是徐若琪坚定的飞了过去??巨鹤终于有些担心??还是跟了上去

徐若琪飞近??果然是二人在空中斗在一起??一人身穿着大红的内衬衣服??正是黄衫??只是她此时身上发出红光??头发散乱??看上去邪气十足??似魔而非人

而与她对战之人??则是一个十足的妖魔??他全身的白毛??居然背生双翅??身上也是发出红光??上下飞舞着??不停的发起攻击

徐若琪看了那妖怪的样子心中一惊??这与前天晚上吴天的样子十分的相似??莫非这两人还有什么联系??她哪里想得到??眼前之人虽然身体如正常人一般巨大??但是出生不过才四五个月??只是被魔尊所驱逐的戾气所侵心??而又用魔尊之心内的魔法将其体型催大??以能积蓄更多的魔法之力??最主要的??他原本便是吴天的骨肉

那白毛怪手掌随意的一挥??一片红光划向黄衫??黄衫身上红芒一闪??小指一弹??五条白龙裹着红光咆哮而出??在红光之上撞开一个缺口??黄衫从缺口中钻过??而白毛怪已扑到近前??黄衫身上又是红芒一闪??只是比刚才已弱了许多??“嘭”的一声??黄衫被击飞数十丈??此时太阳初升??一缕阳光照到了黄衫的身上??她身上的红芒少了许多??她的意识似乎也清醒了许多??四下的看看??眼中一阵的迷茫

徐若琪见状大喜??看來黄衫已恢复了意识

黄衫只顾茫然??那白毛怪却已冲了过來??只见一道红光闪过??他直朴向黄衫

徐若琪见状大惊??正要高声提醒??可是张开的嘴又合上了??心中一个奇怪的念头升了出來:若是沒有黄衫??吴天会和自己好吗??反正虹光派都知他与我有过不同寻常之事??或许弄假成真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黄衫听到白毛怪挥翅之声时??他已到了身前数丈??根本无法躲闪??情急之下??黄衫身上白芒一闪??五条白龙盘绕在自己身前